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八十章 能杀你的只有我

无汐望着面前的这个长跪不起的女子,眼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你就跪着吧。”

说完转身就要走了,羽微微愣了一下定然是没有想到无汐会是这种反映,赶紧起来拽住无汐,可能是因为急火攻心然后一口鲜血又溢了出来。

无汐有些不忍直视的望着她然后用手帕给她把嘴角给擦拭干净了说道:“你以为自己是血浆袋说喷就喷啊。”

羽紧紧的抓着无汐的手臂,眼眸中满是泪水哽咽的说道:“我已经没有人可以拜托了,所以无汐求求你……求求你……”

泪水打湿了无汐的衣袖。

“求求你去阻止玥姑娘吧。”

无汐无奈的将羽提了起来,都说女生是水做的,这眼泪真的是说掉就掉啊。

无汐明眸微微的望着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玥姑娘出了什么事情。”

羽轻轻的将眼泪擦掉,然后眼眸中充斥着忧伤的说道:“姑娘可知道美人泪。”

美人泪,无汐在脑海里微微搜索了一下这个名词,这种东西她还真没有听说过,是胭脂吗。

羽见无汐没有回答,然后继续说下去:“美人泪,故名美人无泪,时一种奇毒可以说也是一种奇花,中毒者虽然不会致命,但是容貌具毁,生不如死。这种花只有历代的福泽的掌门人才可以种植,是有掌门人的生命在灌养。”

等一下,听到这里无汐就有些不淡定了,这种设定貌似在哪里听过啊。

血灵芝是由历代南家的人用血灌养而成。

无汐不由的吐槽道,靠,这是一个厂家生产的吗。

“一旦花成,被毒者服食那么灌养者就会死去。”羽的声音传入了无汐的耳朵。

无汐的明眸中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然后望着羽,淡淡的说道:“你就要和我说现在珧玥正在养这种花,然后你让我阻止她。”

“要死要活是她本人的选择吧。”无汐淡淡的说道,毕竟生命是她自己的,她要是真的想死,谁也没办法阻挡她。

羽的嘴角勾着一丝苦涩的笑,:“我知道,是她自己的选择,但是还是没办法,没有办法不阻止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

垂落的手微微攥紧。

羽的眼神中划过一丝坚定,一字一顿的,的说道:“我的命是珧玥姑娘给的,所以我必须得阻止她。”

无汐知道一个人如果拿生命做了赌注的话,那么还是值得尊敬一下的。

“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无汐一双明眸淡淡的望着她,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一般。

“现在花期已经完成了,如果有人喝下美人泪做的水,那么玥姑娘就真的会死的。”羽轻轻的说道:“我希望无汐姑娘可以阻止那个人喝下美人泪。”

无汐望着羽,淡淡的说道:“看样子,你是知道要毒害的人是谁,那样的话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阻止呢。”

这样找她去阻止不是更麻烦一些吗,况且羽一定就知道她可以阻止那个人吗。

羽再一次的跪在了地上,然后伏地说道:“我去说的话,他肯定不信,但是无

汐姑娘说的话,他一定会信的。”

羽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人就是当朝天子!”

听到这一句话,无汐的瞳孔猛烈的颤抖了一下。

羽说是萧重华,这样不是很奇怪吗,珧玥为什么要去毒害萧重华啊,这样对她来说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啊,突然无汐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句句的话。

珧玥的故人可是国师大人。

我见过这个国师,是一个女子和他将我送到这里来的。

朕的母后梅花妆为天下一绝。

无汐突然间明白了,这一切的违和感都说的通了。

无汐按住了羽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一双明眸凝视着羽说道:“我要怎样阻止她呢。”

羽微微愣了一下,眼眸中的苦涩退了下去,轻轻的说道:“历来的皇帝祭祀饮的圣水都是由掌门给调制出来的,美人泪还需要一种东西才可以完全催发她的药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会在陛下最后一次沐浴的时候将这种物质放进去,我虽然不能完全的解除那种物质但是有一种药可以暂时抑制。”

说完,羽就开始在衣袖里找寻那种药,但是却发现不见了。

无汐微微的望向她,然后将袖口中的一瓶药,淡淡的说道:“你要找的是这一个吗。”

羽微微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无汐那里,但是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无汐转身微微向她摆手说道:“我知道了我会阻止她的。”

羽在后面喊道:“姑娘的大恩大德羽会铭记在心的。”

“我不是在帮你,我是在帮我自己。”无汐淡淡的说道:“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就可以了。”

做好自己的吗,羽轻轻的笑了,但是那血液在一次的从嘴角留了下来。

羽望着手中的血液,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恍惚间,羽似乎看到了她和珧玥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破烂的房屋,她守着将近腐烂的尸体,和萧瑟的雨。

一个玄女一般的女子,打着伞向她走近,对她伸出手说:“你愿意和我走吗。”

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阳光和彩虹,她的命是珧玥给的。

所以她绝对不会让她死的。

无汐一路走向了神池,雾依旧缭绕着,手中的玉瓶微微的攥紧。

太后娘娘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牌,试想一下如果皇帝死在了祭坛上那么便是神的旨意,恐怕民众也不会不接受的,这样她就堂而皇之的可以扶植傀儡皇帝独自掌握大权。

如果说珧玥是为了帮助国师的话是因为倾心与国师,那么任谁都不会想到那个无欲无求将身心都奉献给神的国师大人也会参与这场权利的斗争。

但是有狸儿就例外了,狸儿很明显是国师的女儿,同时也是太后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国师会帮助太后的原因了。

无汐微微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开玩笑她的仇都没有报呢,怎么可能让萧重华死在别人的手里。

无汐一路闯过到了神池中,当然那一干的人都挡在了无汐的面前。

“姑娘,这里是圣地你不能在前进半步了

。”

一干身着白色衣衫的人站在她的面前,然后齐齐的将泛着寒光的剑给亮了出来。

“姑娘若是在前进一步,我们就不客气了!”

无汐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没有半分动摇的向前走着。

那寒光一凛冽,就直直的冲向了无汐,无汐瞳孔微微的凝视着那锋利的剑,瞬间的躲开了。

而下一秒,所有人都齐齐的冲了过来,箭在弦上,千钧一发的时候。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都退下,让她进去!”

无汐望着身后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无汐的后边,手上拿着一个令牌说道:“都退下,让她进去。”

那拿着剑为首的人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可是……”

“玥姑娘的命令,你们也不听吗!”

那一干人无奈的都退了下去,无汐微微的看了一眼羽,然后就径直的走向了神池内。

神池厚重的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无汐进入了神池那一刻。

神池内依旧缭绕着雾气浓郁的芬芳在空气中弥漫着。

无汐一眼就望到了,身在神池中仿若天神一般的萧重华。

明眸微微闪过一丝寒意,然后快步的走了过去,一把抓住萧重华好看的肩膀,冷冷的说道:“出来,你会死的。”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同样冰冷的望着无汐,垂落的黑发落到了紧致的胸膛。

修长的手指划过无汐的墨发说道:“你擅闯神池就是为了和朕说这个?”

无汐的明眸中微微有些怒气,这个罗刹,但是突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萧重华肯定不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为什么还什么都无所作为呢。

无汐起身二话不说的将玉台的萧重华的衣服拔了一遍,果真在金丝黑色华裳的袖子中找到了一封信。

萧重华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淡淡得望着无汐的动作。

无汐二话不说将信封打开,一道密旨呈现外了无汐的面前。

“重儿,你的皇后在哀家的宫中,你若是不想让她出什么事情就知道该怎么做。”

无汐将那信捏成了一团,手指的骨节都微微有些发白,萧重华既然将浮语放到了宫中,就不可能什么保护都不做,如果浮语真的在太后的宫中,那只能是她自己去的。

第一次觉得这个惊为天人的皇后会这样得蠢。

无汐将玉瓶中的药倒入了神池中,然后没了进去,明眸凝视着萧重华,压抑着怒气说道:“你就为了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准备献出自己的生命。”

萧重华微微抿着薄唇,子夜一般的眸冷冷的望着她,低压的说道:“朕的事情什么时候落到你管了。”

无汐冷冷的笑道:“是,你舍不得让你的皇后冒一点的险,你这样的爱她。”

“但是!别看玩笑了!”声音中满含着怒气,无汐的拳头落入了水中,大片的水花溅了起来。

“如果你要死的话,那样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无汐掐住了萧重华的脖子,充斥着怒气的眼眸望着萧重华咬牙的说道:“能杀你的只有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