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七十八章 你作为洁癖的骄傲呢

佛殿中,空气中弥漫着檀香的气味,高高在上的佛祖睥睨着天子。

无汐躲开萧重华修长的手指,然后微微抬眸极其认真的说道:“你妈长什么样的。”

突然又觉得这个说法有点欠妥,改口道:“太后娘娘的尊容如何。”

萧重华深邃的眼眸微微促狭的望着无汐,骨节分明修长的手在一次强制性的将无汐手给固定住。

略微带着些调侃的说道:“怎么想通了,要当朕的妃子吗?”

无汐一双明眸清明的望着萧重华,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说道:“我就是当尼姑也不会做你的妃子的。”

萧重华轻轻的将无汐的手用锦帛包扎好,修长的手指,划过无汐的面颊说道:“那为什么要问起太后。”

无汐微微翻了个白眼,在心中吐槽到那肯定是有事。

无汐别扭的躲开了萧重华的手指,然后说道:“陛下要是不愿意说,臣就不问了。”

然后和萧重华离开了一段距离,又坐回了抄经书的地方。

萧重华也一如既往的拿着宣笔,声音淡淡的说道:“朕的母后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

无汐微微侧身,当然啊也知道很漂亮啊,历朝历代那个皇后不漂亮啊。

无汐有一搭没一搭写着经文,脱口而出说道:“有没有特点什么的。”

无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奇怪。

萧重华苍劲背透的小篆在宣纸上飞舞着,淡淡的说道:“朕母后的梅花妆为天下一绝。”

话音落,萧重华修长的手指差点把宣笔都捏碎了,他为什么要回答她这个问题。

而无汐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萧重华的失态,连宣纸上的经文都写的乱七八糟的了。

果然是这个样子的吗,无汐微微捏紧了宣笔。

狸儿所说的被一个女子和男子带到过福泽中,果然是梵听和太后娘娘。

虽然画梅花妆的女子很多,但是过了这么多年能让狸儿这种小孩子都能记忆如此深刻的,那梅花妆肯定不是一般的了。

无汐的宣笔的墨汁滴落在案桌上,而本人却完全的没有没有发觉。

那这两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狸儿说过她那时也如现在一般大。

一时间大量的猜测在无汐得脑海里充斥着,同时一个诡异而大胆的想法在无汐的脑海渐渐的形成了。

“无汐……无汐……”

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在无汐的耳边充斥着,但是也没有让无汐回神。

“无汐!”

一道如同寒泉一般的声音无汐瞬间就回了神,但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俊美脸让无汐刚刚回神的无汐着实下了一跳,身子自然而然往后倾了一下,手上拿着的宣笔因为无汐的动作墨汁全洒在了那张俊美的脸上。

面前的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冷冷的望着无汐。

无汐望着萧重华黑了的脸,由于画面太过搞笑,虽然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挽回的过错,但是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顺便将双手举了起来表示清白。

“陛下……噗……我不是故意的。”无汐一双明眸满是笑意的望着萧重华。

萧重华子夜一般深邃的眼眸望着面前满是笑意的女子。

这样的神情还是第一次见到,萧重华微微低眸掩盖着划过眼底的情绪。

面前这个仿若冰块的罗刹,一点动静都没有,心底不由的徒生出了一丝的寒意,脸上的笑容也微微僵了一下。

这难道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

萧重华突然伸出骨骼分明修长的手伸向无汐。

无汐下意识的闭上眼,伸手挡着感道:“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打人不打脸的!”

但是过了良久,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只不过脸上有点黏黏的感觉。

无汐微微睁眼,然后就看见某罗刹手上满是墨水的抹了无汐一脸。

无汐的眼角抽了抽,陛下你是小孩子吗?是小孩子吗!

你作为一个洁癖的骄傲呢?

但是,那么一瞬间无汐看到了萧重华嘴角掠过的笑意,仿若樱花开落一般的美丽。

无汐微微有些晃神。

不过只是一瞬间无汐就又迅速的回过神来,然后右手的狼爪就伸向了萧重华,不过自然被萧重华给躲了过去。

然后还伸手敏捷的钳住了无汐,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淡淡的说道:“到此为止了。”

虽然无汐很不甘心但是却也没法动弹。

两个人都成了大花猫,祈祷自然也就进行不下去了,萧重华招人收拾了这里,然后没有留下一丝温度的就离开了这里。

无汐攥紧了宣纸,然后一抹自己的脸果真全是墨。

一瞬间那落花一般的笑容又出现在了无汐的脑海里。

无汐轻轻的打一下自己的脸,总是瞎想什么呢,那张冰块脸还有什么可想的啊。

汤泉中,雾气缭绕,温暖的水滑过无汐的真的很舒服,然而……

“哈哈哈哈!”一阵特别没形象的笑声在无汐的耳边环绕着。

无汐额头上的青筋爆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按住那笑声的主人,咬牙说道:“珧玥你笑够了没有丫。”

珧玥轻轻拭了一下眼角笑出的眼泪,然后忍住笑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笑了。”

随后拿轻柔的汗巾为无汐擦拭着那些墨说道:“不过你这副样子实在是有些搞笑呢。”

满脸的墨水,无汐微微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她想啊,还不是因为某只小心眼的陛下啊。

“你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珧玥轻笑道,风情的眼眸望着她,不过吗眼底深藏着无汐所没有注意到的艳羡。

此刻的无汐又回忆起了那一幕,额头上似乎还留有着某只的温度。

想到这里,无汐就一下子潜到了水底。

啊!好烦躁。

“这样你会再一次的泡晕的哦!”珧玥的声音在水面上回荡着。

珧玥轻轻的勾着一抹笑,风情的眼眸望着水面下的无汐。

这样真是挺好的呢。

而另一个奢侈华丽的汤泉中。

“哈哈哈哈!”一阵如同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回荡着。

萧重华泡在温泉中,如同泼墨般散落的发垂落与逆天的身材上,依旧冰冷俊美的容颜,美好的仿若一幅画一般。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微微按住了某位同样绝色的容颜的墨发冷冷的说道:“你笑够

了没有。”

裴炎洁白的指间微微的戳了戳萧重华冷俊的脸颊,红唇微起轻笑道:“你干了些什么这么狼狈。”

萧重华轻轻的打掉裴炎的洁白的指间然后说道:“事情都办好了。”

裴炎流转的眼眸微微望向萧重华轻笑道:“我出马,还会出现问题吗?”

“这样就好。”萧重华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拿着丝帛将脸上残留的墨汁。

“总感觉。”裴炎魅惑的凤眼望着萧重华,如瀑的墨发垂落于晶莹的胸膛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今天似乎很开心。”

萧重华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道

“是你的错觉而已。”

无汐躺在在干净的地板上,大口的喘息着,脸上盖着冰凉的毛巾,果真泡太久会晕的啊。

“我说过的吧,泡太久是会晕过去的。”珧玥无奈的轻笑道,将那些些换下的纱布收拾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侍女匆匆的进来和珧玥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无汐微微瞥向珧玥。

珧玥脸色不是很明显的变了一下,然后起身对无汐说道:“我还有事情,就先退下了。”

无汐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躺在哪里。

随后凤珧玥走后,然后无汐起身将脸上的毛巾放了下来。

一双明眸,微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目光,接下来她也该行动了呢。

华丽而不显稚气的房间之中,小萝莉在暖暖的**沉睡着,无汐站在萝莉的床前,落下的阴影遮住了光,一双明眸微微望向萝莉,随后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银针。

轻轻的对小萝莉说道,对不起了。

然后在某萝莉的指尖上轻轻的扎了一下,用一个小小的冰玉的玉瓶成了一些血在里面。

无汐的动作很轻,尽管某只萝莉似乎感觉到了痛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无汐成功的将血取了出来,那么接下来还有一个人的。

无汐的眼眸微微低了划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夜晚的福泽,烛火将整个楼照的通明,空气中都充斥着寂静。

缓缓的流水的声音更加明显。

无汐穿梭与楼层中微微望向那个同样是灯火通明的神殿,无汐微微望着那影影绰绰的白色。

这个国师很强大啊,这不眠不休的熬夜的能力,特别适合看场子。

那么接下来,无汐正要行动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无汐的眼眸微微低了一下,然后一个翻身,躲在了楼层底下。

“玥姑娘,你走再快,花也已经败了。”一个急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况且那花用什么浇灌而成你又不是不知道。”

脚步声停了,珧玥将那女子的领子一下子抻了过来,风情的眼眸不在有往日的柔和,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随后就把拿女子给推开了。

然后脚步声就消失了,那女子倒在了地上,微微擦拭了一下眼泪,就起身继续跟上了珧玥。

等没有了动静之后无汐一个翻身又回到了地面上。

轻轻的捡起一个玉瓶,明眸中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总是丢东西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然后转身飞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