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七十三章 信仰之跃

萧瑟的寒风在空气中流淌着,被握着的受指依然冰凉。

阁主轻笑的望着她,精致的容颜在雾气中考不太真切。

“我给你个机会如何?”阁主轻笑着。

无汐将手抽了出来然后指着那片坟墓说道:“阁主是想将我也葬在那里吗,那样的话到时候得给我多烧些纸啊。”

“怎么会?”阁主轻笑了一下摸了摸无汐的头:“我给你个逃生的机会,如若不然,你将会永远的陪在我这里哦。”

那双碧色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拿自由做赌注吗。

无汐轻笑了一下,在这种事情上无汐是从来都不会犹豫的。

阁主将她带来了楼上,倚着栏杆萧瑟的风吹的更猛了,不过身体似乎麻木了一般什么都感觉不出来了。

阁主蹲下身来将无汐的脚链打开了,同时手上绑着的链子也打开了。

哗啦一声,阁主将链子扔入了水中。

无汐微微望了一眼归于平静的河水,活动了一下自己被束缚已久的手腕,等着阁主继续说下去。

阁主趴在栏杆上,然后望着寒气十足的河水,和有点让人发怵的高度轻笑道:“你从这跳下去,然后自己游到岸上,你就自由了,若是做不到,那样的话就留下来陪我,顺便提一下,我会对你很好的,”

这种高度和水面的确是很让人发怵,而且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的游泳技术还不是很发达,完全是在温泉里学的皮毛,因为某人经常被水给泡晕了。

跳下去死的可能性足够的强大。

但是,无汐望了阁主一眼,如果是陪这个变态的话,无汐觉得还是……

没有一句话,无汐轻轻的站在栏杆上,寒风吹的更凌厉了。

阁主望着那个干脆利落的站在上面的女子,就已经明白了她的选择,微微低眸,连你也是这样子的呢。

连一句告别也没有,无汐开始了她在这个时代第一次的信仰之跃。

身体极速下降的坠落感,耳边的风声呼呼的作响,似刀的风割的脸生疼,丫的这个楼有几层啊,还容不得无汐的反映,扑通一声无汐就坠落在河里面了,窒息感,高处坠落的压迫感,整个身体都在疼痛,内脏都快要炸了,河水灌入了嘴中,身体也暂时性的麻痹了,裂开的伤口开始涌现出血液,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食人鱼之类的……

这种感觉很不好,得赶紧浮上水面,太大的冲击让无汐的意识都快渐渐的模糊了。

这一次难道真的要死了。

浓重的雾掩饰了阁楼下的水面,让阁主看的不太真切,墨色的发垂落下来,碧色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这一次又归于他一个人了呢。

以后的日子又会寂寞很久了呢,毕竟他永远也无法离开这个地方,真的有一点羡慕阮玉呢。

无汐不知道怎么浮出水面的,刚刚出来的那一刻,身旁那个磅礴的建筑已经不见了,那雾气也消失了,似乎这一切都仿若梦境一般,但是身体上那疼痛告诉无汐这一切都是存在过的。

此刻的无汐也并不知道自

己身处在那里,周围望去一片汪洋。

这可不妙啊,身体上的伤不宜久泡,会感染的,而且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来船只,况且她已经许久都没有进食,体力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而且这河水好冷啊。

无汐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估计还没有游出去,就死在了归途中。

但是这样泡着也不是办法,总之先游着在说吧。

福泽中,梨花香微微的缭绕着,狸儿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小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是被吓坏了,睡着了也死死的抓着萧重华的衣诀。

萧重华轻轻的为她盖好了被子,然后将衣诀悄悄的抻了出来。

起身像外走去。

云在一旁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膝盖的疼痛还没有缓过来,不过还好陛下在他的腿废掉之前回来了。

“云,你继续扮朕,掩蔽国师。”萧重华淡淡的说道。

云一下子僵住了,还要啊,人已经救了回来,陛下还要去哪呢。

不过这个疑惑只能是一闪而过了,作为影卫他们要做的就是绝对的服从命令。

“是,陛下。”云恭敬的回答道。

“你要去找她吗?”裴炎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房间,绝美的身姿让人看了不由的羞红了脸庞。

“狸儿的情绪不太稳定,如果你没有在身边的话,她醒来会哭闹的。”裴炎红唇微起看起来漫不经心实则认真的说道:“我会去寻到她的。”

那双秋水剪的凤眸盈盈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这种事情,就拜托你了。”萧重华淡淡的说道。

裴炎轻笑了一下,微微转身红衫在空气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

“那是自然,我会找到她的。”裴炎懒洋洋的说道,迈着步伐每一步都仿若惊鸿之舞一般。

不过还没有踏出去房间,肩上就多了一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按下的力道不轻不重。

“你在这陪着狸儿,这样她醒来就不会哭闹了。”萧重华的声音淡淡的,裴炎听到了里面的不容拒绝。

裴炎轻轻的笑了,微微侧身盈盈的凤眸望着萧重华,洁白的指间划过他俊美的脸颊,说道:“陛下,若还不坦白一点的话,她真的就跑了。”

不明意味的话,似笑非笑。

“不过我也累了这么久,稍微休息一下也可以。”裴炎慵懒的说道,半透明的皮肤在阳光的微射下说不出的**。

他轻轻的飘到了床边,然后慵懒的坐在了那里仿若一只火狐一般。

当侧身凝望时,站在房间中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裴炎轻轻的将手放在狸儿的额头上,轻轻的说道:“你的皇帝哥哥还真是不坦诚呢。”

无汐在河里面不知道扑腾了多久,身体已经开始发热,但是从指间上到皮肤里却又是彻骨的寒冷,嘴唇已经冻的发紫,因为体力已经渐渐的消失了,意识也渐渐的模糊。

已经到此为止了吗,这一次就这样去见阎王的话,她一定要问一个问题。

黑白无常到底谁攻谁受,听说孟婆是一个永远也

长不大的小正太呢。

对了,阎王还有没有胡子啊。

还有可不可以做个交易,能不能让她下辈子投个好人家,真真正正的做个汉子呢。

从脚踝的那一处,已经开始渐渐的僵掉了,手臂似乎也无法动弹了。

无汐模模糊糊的已经感觉到身体已经开始向下沉了下去。

无汐,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掠过一丝微笑,已经到此为止了,只希望别做个水鬼就可以了。

身体开始一点点的没入了水中,就在快要到头部的时候。

无汐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给拉扯出来了,意识模糊不清的无汐微微望向到了一个身影,是神来接她来了吗,然后眼前一黑,彻彻底底的昏了过去。

萧重华望着在怀里面已经失去意识的女子,湿透了的身体混合着血的颜色,脸色很惨白。

好看的眉微微蹙了一下,不由的将她向怀里微微靠了一下。

冷冷的说道:“船夫,回岸。”

那船夫迅速的将船掉头然后卖力的划着。

怀里的女子身体都在瑟瑟的发抖着,眉紧紧的蹙着,下意识的寻找着温暖源。

福泽中,珧玥将一盆盆的血水端了出来,刚刚到房门外,腿一软,不由的微微靠着栏杆才勉强的撑住自己。

那样狰狞而触目惊心的伤口,无汐究竟发生了什么,身体的每一处都有伤疤,新鲜的伤口处,都已经被河水泡的糜烂,肉微微的向外翻着,泛着猩红的血色泡泡。

萧重华冷冷的望着,无汐遍体鳞伤的伤痕,子夜一般得眼眸如同深渊一般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刚刚来的太医,望着那伤口都不由的微微颤抖,明明是个女娃娃,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伤害。

那冰凉似尸体的皮肤下仅有一点点的猥琐的脉搏。

太医向皇帝说道:“陛下,这个姑娘还活着。”

子夜一般冰冷的眼眸,让太医脊背不由的微微腾起一股寒意。

“但是此女子似乎以前就受过大的伤痛,身体根基已经受损,似乎还未痊愈就又受了严重的伤,加上受伤部位感染,长时间的浸泡,脉相已经十分的薄弱,也不知能否熬的过去。”太医将实事叙述出来。

还未说完,身体就已经被萧重华腾空的拎了起来,子夜一般眼眸仿若黄泉之水一般冰冷,太医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地狱,腿都在发软。

“给朕把她救活了,不惜一切代价!”冷冷的声音,似乎下一刻就能要了他的命。

太医连忙颤颤巍巍的说道:“臣定当竭尽全力!”

冷汗从头发上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珧玥跪在门外双手伏地然后说道:“陛下,药浴已经准备好了。”

萧重华将太医丢在了地上,然后径直的将**的无汐抱了起来。

太医跪在地上赶紧写些方子,内心的恐惧感一点也没有消失,似乎下一秒就是他的地狱。

萧重华抱着无汐向药浴的方向走去,突然怀中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一般,眼底一片清明,轻笑着说道:“重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