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为什么不杀了他

作为河神大人的祭品,居然还活着,无汐觉得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

但是一睁眼在一个棺材之中,这种事情怕是发生常人身上,一般都会给吓死吧。

无汐勉强的回头望了一下,四周,果然这棺材之中留有小洞可以供她透气什么的,要不然她早就憋死了。

被血池中的血腥味给熏晕过去了,这种事情出现在她的身上还真是。无汐轻微的呼吸了一下,不过残留在胃中的那种血腥味,无汐觉得她有段时间是吃不下东西了。

趁着那个变态狂还没有来,无汐稍微理了一下思路。

首先是为什么他会和阮玉是和他是兄弟,虽然向着一模一样的面孔,但是两人的性格,还真是啊。

无汐也没听说过阮玉提起过他的家人啊,一响起那清冷若梨花般的男子,好像,她也从未问过。

无汐怔住了,除了医术之外,她还了解阮玉些什么。

在脑海中使劲的想了一下,好像什么都没有了,说起来她也没有正式的去了解过阮玉,他为她包扎,为她找药,有的时候还为她收拾烂摊子,似乎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一时间,无汐的心中感慨万千。

好像是她擅自的接近了阮玉,擅自将他留在身边的,好像她从未问过阮玉的感受。

无汐彻底的出了神,没有发觉棺材板已经压不住了,不对,是被人打开了。

“醒了!”一个轻笑声将无汐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那精致的面孔呈现在无汐的面前。

“要不要吃点东西。”依旧是冰凉的气息。

无汐坐起身来淡淡的说道:“不劳你费心了。”

此刻无汐所待的地方已经不是那个血池了,换成了普通的房间,不过这房间之内没有床,只有一个棺材。

靠,古代版吸血鬼吗。无汐吐槽到。

无汐稍微的动了一下,这才发现她的手腕和脚腕都被锁链锁着。

“怎么,阁主大人还怕我跑了不成。”无汐调侃的说道。

“不过是以防万一。”那人轻轻的笑道,碧玉的眼眸水光潋滟。

无汐此刻有很多的疑问,有待向这个所谓无所不知的阁主大人问的,不过她此刻最想问的是。

“阁主究竟和阮玉是什么关系。”无汐淡淡的问道,不过以她现在的状况,问这个是有点牵强。

“你还真是有趣。”阁主轻笑了一声:“被供奉给我的姑娘,都是求着我把她放出去,但是你似乎一点对这个不敢兴趣了。”

无汐在心中微微翻了一个白眼,她当然感兴趣了,但是现在就算是她问了,这个变态的人也不会说吧。

现在还不如了解一下,该了解的事情。

“所以你和阮玉究竟是什么关系。”无汐再一次的强调了一遍,这个对于她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

阁主在一旁玩把着她的头发轻笑着说道:“他是我的弟弟,除了这一个其他的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阁主轻笑了一下:“不过作为你让我觉得有趣的奖励,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事情。”无汐淡淡的望了她一眼,一双明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目光

“是什么。”

司天监的府邸中。

暗黑而潮湿的墓道中。

萧重华和裴炎已经来到了主墓,用火折子照了一下,环顾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

裴炎波光潋滟的凤眸微微闪了一下,这也正常,如果真就这样简单的找到了,那他就是有些小瞧司天监了。

“狸儿身体不太好,还是早些找到她的好。”萧重华淡淡的说道,修长的手指在墙面上微微的摸索着。

墓道的外面有一阵的响动,裴炎轻笑了一声,毕竟他们这样大的动静不引来人也时不可能的。

“我先出去解决一下那几只老鼠,你快一点啊。”裴炎懒洋洋的说着,然后轻飘飘的就出去了,每走一步都仿若惊鸿之舞。

萧重华修长的手指依旧没有停,这样暗黑的通道到是让他响起了一个人。

这辈子,最怕的蛇和鬼,所以这种地方她是绝对不会,应给说是不敢来吧。

想到这里萧重华不由的轻笑了一下。

戏院中。

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爱情,咿咿呀呀的唱腔十分的婉转哀婉,听者都不由的会落泪。

一个贵妇坐在戏台下,然后轻轻的拿手帕拭着泪。

而周围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眼眸中有些惊恐的看着面前诡异的一幕。

那堂堂的司天监竟然被绑在了椅子上,嘴中还塞着布,十分的狼狈。

“寺郎,还记得你我第一次相遇得地方吗?”那贵妇轻柔的笑着,仿若对司天监现在的模样熟视无睹。

“我这样的对你好。”那贵妇的眼眸中渐渐的被癫狂所取代:“你竟然还想着那个贱人!”

那尖利而又葱白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司天监的干苍的脸庞,轻柔的说道:“这都是你逼我的!”

司天监此刻当然是说不出的愤恨了,但是心中却也充满着无奈,因为他阻挡不了这个疯婆子的行为,只能呜呜呜的表示反抗。

而从墓道中轻轻飘出来的裴炎,坐在房檐上,轻轻的望着这一切,这个前代的郡主还真是偏执呢,不过也托了这位的福让他和萧重华少了好多麻烦的事情。

从墓道中和戏台子的路程之中,倒下的人铺了一地。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萧重华去处理了,因为毕竟狸儿此刻最想见的人并不是他。

戏台子上的缠绵悱恻的爱情还在继续,咿咿呀呀的声音也依旧的婉转。

而在福泽中的一个人却并不是这样的轻松了。

作为一个影卫和死士应给有为陛下奉献一切的决心,但是能不能不是这种情况啊。

云不久前刚刚回到他的主上的身边,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作为陛下的替身在这里祷告和

身披黑狐衮服镀金龙袍,应该是一件无尽光荣的事情。

但是此刻云只想呐喊一句,陛下你在不回来,我的腿就快废了,看来这皇帝也并不是谁都能当的啊。

在墓道中找一个机关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一般都是普通的,萧重华穿过那个暗道,脚底下是一大片的剑和暗器。

但是某位陛

下身上却并没有沾上一点点的脏污。

萧重华踏入了那个暗道,虽然并没有什么样的证据,但是萧重华还是可以肯定狸儿就在这个地方。

“还真是希望能看到陛下痛苦的样子。”

脑海中闪过一句这样的话,萧重华好看的眼眉微微的蹙了一下。

怎么又会想起了这个女子呢。

狸儿瑟瑟发抖的望着她面前的这个人,那泛着寒光的刀微微指向了狸儿的手腕。

狸儿惊恐的挣扎着,小小的身子扭动着,想要挣脱这一切。

那人轻轻的低语了一声:“得罪了。”

然后强制性的将狸儿的手腕给掰开了,说道:“安心吧,我只是取一些血液,并不会将你致命的。”

眼看那尖利的刀子马上就会下来,狸儿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将口中的东西一下子就吐掉了。

然后大声的感到:“皇帝哥哥救救狸儿!狸儿好害怕啊!”

哭泣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的墓道,以至于让萧重华也迅速的感应到了。

那个黑衣人似乎想要堵住狸儿的嘴,但是被狸儿狠狠地咬了一口,那黑衣人一吃痛,将手也放开了。

仅仅一瞬间那黑衣人便已经起了杀意,毕竟这样的哭闹声会引起骚乱的。

但是,手还没有下去,整个的脖子就已经被扭断了,临死之前眼睛都充斥着不可思议。

看着面前丰神俊朗的人,狸儿终于止不住的大哭起来:“皇帝哥哥……狸儿……狸儿以为自己要死了……”

萧重华轻轻的将她抱起说道:“别害怕皇帝哥哥来了。”

无汐此刻依旧是被绑着,貌似在一个刑房之中,那严重的腐臭味再一次的充斥着无汐的鼻腔之中。

阁主最后告诉她的奖励是,萧重华已经将神之子救了出来了。

这说明狸儿安全了,无汐微微低眸,这样某只陛下可以安心了吧。

手被紧紧的锁着,链子将无汐的皮给磨破了,血液微微的流了出来。

毕竟是身为河神大人的祭品,被这样对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阁主拿鞭子抬着她的下巴说道:“接下来才是最有意思的,好好的享受吧。”

那鞭子顺着她的脖颈向下滑去,癫狂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你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明明萧重华杀了你一家,还这样的对你,你明明有机会杀了他的。”

那起落的鞭子抽在了无汐的身上,火辣辣的疼痛。

无汐紧咬着唇,硬是一声都没有吭出来。

拜托,她想问问自己为什么总是这样的找虐。

为什么有这样多的机会杀了,但是却没有动手。

为什么,一次次的甘愿受他的威胁,这样来自官方的吐槽,她也想问问。

“你说啊!”

又是一鞭子落了下来,浓重的血混合着腐臭的味道,让那个人更加的癫狂了。

无汐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一般:“就算你这样的问,我也很想知道啊。”

无汐的笑容深了一些,红唇微起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