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要活着出来啊

传说,在天朝的江南有一条永远不会结冰的河。

传说,在上面有一个一直飘荡的着的人。

传说,他知晓世间的一切事情,只要你付出他想要的代价,他可以告诉你想要知晓的一切。

传说,见到他的人都没有回来过。

无汐站在这条河边,这里的水比周围的清澈很多,晶莹仿若一眼就可以见到河底一般。

舒适的风吹拂着她,让神经般头痛好很多,旁边的裴炎依旧翩若惊鸿。

裴炎微微侧身忧魅的双眸望着她说道:“这条河上的主人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并不是不老不死的,是世代相传的,不过这一代的河上的主人稍微有些极端,所以无汐你就在这里等着就好。”

裴炎媚笑深深:“等完事之后,一起去喝一杯。”

说完,就拍了拍无汐的肩膀,然后就向那条河走了过去,每一步都仿若惊鸿之舞。

无汐从背后一下子抓住了他,淡淡的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当萧重华让你带到我这里是摆设吗。”

无汐走到他身边,一双明眸淡然的望着他:“这条河的主人,你若想要问出他什么事情,首先不就是要供奉出一个女子吗?”

“你放心吧,我不会逃的”。无汐平静的说道,的确进入这条河的少有回来过,但是神之子有些太重要,不然,萧重华也不会选择这一条道路的。

裴炎微微叹了口气,红唇勾着绝美的笑:“我倒是希望你可以逃。”

似笑非笑,半真半假。

无汐拿出一把刀,轻轻的在手腕上划了个口子,娟娟的流血从手腕中流了出来,虽然关于这条河的主人无汐听到的传闻很少,但是也知道些许,这条河流的主人是非常嗜血的。

果真,血滴落在河流之中,周围立马开始起了迷迷蒙蒙很大的雾,一条琉璃船游了出来,上面占了一个人,并看不清楚他,但是有听他说道:“家主早已知道二位会来,请吧王爷。”

说着,船上就放下了吊桥,无汐踏上了桥上,还未落脚,身后的裴炎轻轻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轻盈的说道:“现在后悔可还来的及,我不会告诉陛下的。”

后悔吗,无汐轻轻勾着一抹不明意味,这种东西是不会有的。

然后就径直的走上了船上,裴炎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跟了上去。

河上的雾很重,风也很凉似乎都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那个人将他们二人带到了河的中心,明明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很起眼的河,但是却是异常的宽阔,不久朦朦胧胧之间可以看到一个大气磅礴的建筑在河的中央,玲珑的楼阁,空气异常的冰凉。

接待的人站立在桥中说:“接下来,王爷要和这位姑娘分开了。”

上了这条船的女子都称之为河神的祭品,祭品自然是要送到祭台上了,而索取情报的人则是要到另一边。

这是规矩无汐和裴炎自然也是知道的,在踏上吊桥之前,裴炎一个转身,红衫在空气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突如其来的抱住了无汐,轻盈的声音落

到了无汐的而边:“要活着出来啊。”

无汐轻笑了一下在某只狐狸的腰上掐了一下说道:“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河上的风很冷,空气中都带着水汽,无汐的眼被蒙上了,被一个人带到了一个不知明的地方,无汐感知不到周围的气息,这里的人都仿若是幽灵一般连走路都是悄无声息的,不一会儿,无汐大概知道她被带进了一个房间之中,因为这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浓重的令人作呕。

周围的寒风没有了,但是无汐还是感觉不到气息,未知的东西的确让人心有不安。

“哦呀,遇到了一个有趣的灵魂呢。”一个冰凉的气息从无汐的身后传了过来,无汐明显的感觉到腰部被环住了,没有温度的手指拿住她的手腕,轻轻的嗅了一下了一下她的手腕轻笑道:“好香的血味。”

一举一动之间没有一点温度,无汐轻轻蹙眉,这个人是人吗。

让无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用舌头微微舔了一下她的手腕,这无汐可就人不了了

在这个人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无汐一把将眼罩摘了下来,瞬间大片大片的血池呈现在了无汐的面前,浓稠的血液在玉做的渠道之间缓缓的流淌着,早知道,这个人是个变态,还真是极度的恶趣味。

“已经把眼罩摘了下来了啊,还真是没趣还想和你稍微玩一下的。”那声音看似玩味的说道。

“说吧,你想要什么。”无汐不想和这种人废话,直接问道,但是她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身体居然动不了了。

“你就安心吧,你的王爷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了,而且这里面的空气吸多了会动不了的哦”。声音冰凉的从哪个无汐的耳朵旁传了过来,她的身体里瞬间蔓延这一种恶寒。

“接下来,让我们好好玩一下吧。”依旧是轻笑声。

无汐可没有什么好心情啊。

裴炎被带到了一个阁楼之上,里面的房间影影绰绰,阁楼上环绕着木制的阁楼上环绕木制的暗箱,身后的人已经消失了,裴炎微微蹙眉,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温度,仿若行走的死尸一般。

垂落的墨发微微遮住了忧魅的眼眸,红唇挑着轻笑:“阁下,不亲自出来迎接,本王有些伤心呢。”

“王爷想要的,就在这阁楼里面取走便好。”一个空灵的声音在阁楼中回响着,随着话音的落下,一扇门瞬间打开了,一个暗出来了。

裴炎轻轻的飘了起来,光洁的手指拿出暗箱中的一卷羊皮卷。

裴炎微微望向那羊皮卷,好看的眉微微蹙了一下,这么容易。

“王爷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我会让人带你出去的”。那声音传了过来。

裴炎挑着轻笑,似笑非笑的说道:“稍微有些惊讶呢,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会这么容易的就得到了情报。”

“的确对与王爷来说是容易了一些,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命运的使然罢了,就像王爷会来到这里,而我会把情报交给王爷一样。”

裴炎微微打了个哈欠,这些故弄玄虚的话,他压根就没有听进去几句,他想问的问题只

有一个。

“我家的女子,是不是可以还给本王了。”裴炎看似平淡的语气中带着微微的杀气。

帝京,大殿中。

太后跪在佛祖面前,虔诚的祈祷这。

“事情可办好了。”太后略微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禀太后,事情已经办妥,但是国师让我转告您一句话。”那人的语气之中明显的带着犹豫。

温润的佛珠在太后的手中滚动着,她抬了抬眼皮说道:“说!”

“太后,国师说,这一次之后,他和你在无关系。”那人很没有底气的说完了这句话。

噼里啪啦。

那温润的佛珠滚落了一地。

在无关系吗,太后的凤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手指不由的扣紧了肉之中。

“太后,宁王那边还用继续关注吗。”

“哼。”太后冷冷的哼了一声:“那种病秧子随他去吧。”

“倒是皇后那边,要稍微的关注一下了。”

散落的珠子,已经被侍女悄悄的收走了,手指上落下的血液,也有太医过来匆匆的为其包扎。

裴炎此刻已经到了岸上,微微的望了一下那清澈的河流,然后转身离开。

无汐,你可要活着回来。

手中的羊皮卷上只是画了一个星辰,但是仅仅如此,裴炎就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看来司天监那个家伙,还是按捺不住啊,明明都已经是身体没入土半截的人了,还要给别人添麻烦,等回京以后让萧重华给这朝廷换一下血液了。

无汐在这血腥味浓重的地方,被放在了一个玉台上,身体无法动弹,眼眸再一次的被蒙住了。

这家伙该不会想要玩尸体派对吧,想想无汐就真有一阵恶寒。

“你是来我这里唯一一个个 没有哭的人。”那冰凉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我还真是谢谢阁主夸奖了。”无汐轻笑道:“阁主和传闻中的一样丧心病狂呢。”

“丧心病狂吗。”那人轻轻的喃喃了一下“还真是有趣呢。”

“你的身体里明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你,你为什么不听听她说的呢。”冰凉的气息从无汐的 耳畔传了过来,搜轻轻的划过她的脖颈:“她就在你的体内,很寂寞,她叫你杀了那个人呢,为什么不杀了他呢,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呐,他和你有仇不是吗。”

声音具有很强的蛊惑性,在脑海中那个声音又开始响了起来。

“杀了他,你忘了他提着父亲的头吗!”

“杀了他,你忘了上吊的母亲了吗!”

为什么不杀了他呢.....是舍不得吗。

蛊惑的声音传了过来,一股恨意延伸过来。

啰啰嗦嗦的,真的很麻烦。

无汐突然动了起来,然后将眼罩再一次的摘了下来,手迅速的抓住了那人的脖子:“你到底想怎样!”

但是那人的相貌出现在无汐的面前时,无汐的瞳孔骤然的紧缩了,居然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