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六十六章 被红线缠住的是命中的注定

无汐的每一个字都咬着牙说道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萧重华都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狸儿破涕为笑然后在无汐的怀里滚了一圈说道:“谢谢无汐姐姐。”

“好了狸儿。”萧重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然后揪住狸儿说道:“天色晚了,去睡吧。”

就这样狸儿就这样的侍女带着走了,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无汐和萧重华。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才怪。

无汐一把拽住萧重华的领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敢不威胁我不。”

萧重华捏住她的下颚,子夜般的眼眸凝望着她冷冷的说道:“朕乐意!”

靠,见过没节操的,就没见过这么没节操的,但是没办法,人家是天子啊。

无汐将手放下,不在去看他,淡淡的说道:“这么晚了,陛下不去睡觉吗。”

但是萧重华却抓住她的手,但是力道却不是很重淡淡的说道:“没事吧。”

无汐有些别扭得将手拿了出来说道:“没事,还能动。”

萧重华也没有在继续望着她,站起身来说道:“走吧。 ”

说着就径直的走出了房门,无汐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萧重华是唱的哪一出。

无汐也跟了出来,心情稍微有些复杂,她这一世最想要的是自由,但是偏偏某个人就是不给她。

人活着,不管活几世,不是自己想要的,都活着好累。

无汐微微望向那俊美的身影,说道:“我们去哪?”

萧重华没有回头的说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说起来,萧重华很少穿白衣呢,每次看到他都是一袭黑色华裳,那种压抑,明明穿白衣服也很好看。

无汐望着萧重华微微有些出神,这样俊美的容颜,如果到现代的话,一定会是大明星吧,那样的话,无汐绝对要做他的经济人,肯定赚翻了。

无汐想的有些出神,丝毫没有发现萧重华已经停了下来。

萧重华也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女子微微有些出神,不由的伸出手来将她拦到了怀中。

无汐瞬间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怔怔的望着萧重华。

萧重华微微侧着望着她说道:“想什么呢。”

无汐瞬间回神,然后别过见去,别开玩笑了,她才不会说道想你呢。

“没什么。”无汐淡淡的说道,然后就想挣脱开萧重华的怀抱。

但是某人的手抱的更紧了,轻轻的在无汐的耳旁说了一句:“抓紧了。”

无汐一愣,瞬间萧重华就飞了起来,微微的凉风拂过了无汐的脸颊,就这样萧重华与她在半空之中。

无汐想起来了,萧重华也是会武功的但是也不知道轻功好不好,作为一个珍惜生命的孩子,无汐瞬间抱紧了萧重华,然后说道:“我说为什么非得这个时候去啊,你不累吗~”

无汐微微望了一下下面,身体不由的更向萧重华身边凑了一下,这要掉了下去肯定会摔成鱼子酱的。

“你抱太紧了。”萧重华冷冷的说道:“你想勒死朕吗?”

无汐到是想啊,但是谁让她现在和他是命运共同体啊。

突然想是恶作剧

一般萧重华突然的放开了一下手。

无汐微微有些坠落,然后惨叫着:“啊~救命啊~”

但是某只陛下又将她捞了起来,然后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惊魂未定的表情。

无汐望着这张欠揍的脸,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王八蛋。

然后还是老老实实的抱着萧重华,但是那力道明显的加大了几分。

萧重华自然是感到了痛觉,微微望向身旁那个勾着清浅的笑的女子。

却并没有生气,薄唇微微扬起一抹笑,被淹没在这黑暗之中。

那夜的江难天空是深蓝色的,似乎是一时地疏忽,墨水在宣纸上泛着,月亮半遮半掩地隐没在层云之中,似伊人嫣然一笑,掩面遮住了朱唇,那夜,星辰璀璨了整个夜晚。

她和他之间,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无汐觉得,这样的月夜真的很美。

帝京,宫殿中。

萧潋清披着黑色的大裘,墨色的发垂落下来,如玉的眸子,凝望着璀璨的夜空,即便是夜晚,也能看出那微微苍白的皮肤。

“这样美的夜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浮语站在萧潋清的身旁。

一袭素纱如瀑墨发玉簪轻轻挽着,绝色的容颜,连星空都失了颜色,那似星辰的眸,泛着零星的笑意,美不胜收。

萧潋清微微给她行礼说道:“见过皇后娘娘。”

声音温和若玉。

浮语怔了一下,红唇勾着绝美的笑容,那抹忧伤,整个世间都似乎要落泪了。

“潋清,为何要如此称呼我。”浮语的声音柔柔的,泛着苦涩。

“皇后娘娘才是,为何如此问道。”萧潋清的声音淡淡的,与浮语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那双如玉的眼眸却也如玉一般温凉:“娘娘,夜色重,起风了,还望回吧。”

温尔有礼,不容拒绝。

浮语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是红唇依旧勾着笑,那双星的眼眸,零星的笑意泯灭在夜空之中。

“说的也是呢,我现在是皇后啊。”

萧重华环着无汐,仿若一片樱花飘落一般,轻轻的降落在一座木桥上,清澈的河流,流光溢彩的花灯,火树银花,川流不息的街道。

丝竹悦耳,每个人的眼中都泛着幸福的目光,空气中都有着花和糖的香味。

无汐微微有些惊讶,原来江南的夜景真的很美,都这么晚了还是这样的繁华。

无汐望着街道上挂满了花灯,每一盏都非常的漂亮。

无汐一时间不由的将这夜景看呆了,微凉的风微微拂过她的的发,说不出的舒服。

无汐刚刚想转身对萧重华说些什么,微微一侧头萧重华站在那里,仿若天神一般。如画的容颜,若子夜一般淡淡的眸,薄薄的唇微微抿着,修长的手指微微提一盏玲珑的花灯。

萧重华淡淡的望着她,眼眸并不是仿若樱花般温柔,但是无汐看到了,他眼眸中的自己。

萧重华将那盏花灯递给她,薄唇微起的说道:“送给你的。”

声音淡淡的,凉凉的。

但是却是久违的让人舒服,无汐不由的轻轻勾起一抹浅笑,一双澄澈的明眸,泛着零

星的笑意。

无汐自然是明白,萧重华是还她欠她的那一个约定,毕竟某个陛下也不愿意欠人情,尽管无汐知道,但是还是稍微有一些开心。

不过只是一些哦,真的只是一些……

无汐伸出手轻轻的接过那盏花灯,被萧重华握过的地方,残留着他手心的余温。

无汐望着萧重华说道:“听说,这里也有许愿灯,难得来一趟,要不要去放一下。”

无汐淡淡的说道,温凉的风似乎已经让她暂时忘记了手中的伤痛。

只有这一晚稍微的放纵一下吧。

萧重华淡淡的眸子望着她薄唇微起的说道:“好。”

无汐和他来到了一位卖许愿灯的老者,那老者眉目慈善的望着他们说道:“两位买灯?”

“是啊,老伯。”无汐浅笑道。

那老者慈祥的笑了一下,然后干枯的手轻轻的拿起一盏鸳鸯灯说道:“有情人啊,只要虔诚的祈祷上苍,终会成为眷属的。”

无汐看了一下那鸳鸯灯,然后无奈的笑了一下,她知道肯定是这位老者误会了,然后想开口解释一下:“老伯,我们……”

“好,就要这盏。”萧重华淡淡的说道,眼眸依旧若子夜一般。

无汐转头然后望向他,明眸中有些不解。

只见萧重华拿出一锭银子然后递给了那老伯,随后又接住了那个鸳鸯形状的许愿灯。

那老伯接过了银子,然后颤颤巍巍的从包袱中又拿出了一条精致的红绳说道:“这是我老伴编的,她说带上红绳的人,都是上苍命中注定的,谁也分不开的,这条红绳送给你们了。”

说着就将无汐和萧重华的小拇指给缠绕住了。

无汐望了一下那缠绕在手中的小拇指,很想说着什么,但是望着那老者似乎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说出口的只有:“谢谢老伯。”

萧重华也没有什么在意的,两人离开那摊子,萧重华径直的向一个地方走去,丝毫没有在意手中红线的意思,虽然他并不在意但是不带表无汐不在意啊。

无汐停住了然后说道:“我说……”

还未说完,同样停住的萧重华微微侧身望着她,一双眼眸淡淡的说道:“怎么了,不是你要放灯吗?”

无汐望着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矫情的了,轻轻的勾起一抹笑,明眸澄澈的说道:“说的也是呢。”

那老者望向那两个仿若天造地设的一对,皱褶的眼睛微微弯了,轻轻的说了一句:“老伴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吗?”

河内放花灯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有情人的一对,那脸上泛着幸福的笑容,眼眸中充满着爱意,还有明明是晚上,为什么无汐还能看到粉红色的泡泡。

真是闪瞎了24k钛合金狗眼啊。

无汐和萧重华来到了一个离人群较为偏远的地方,岸边的那棵树上挂满了善男信女的许愿的红绳。

无汐和萧重华轻轻的将手中的灯放了下去,那琉璃的鸳鸯灯顺着缓缓的河流流走,无汐轻轻的将手合拢,闭上了眼眸轻轻的许了一个愿望。

而旁边的萧重华也是如此,俊美的侧颜在散落的月光之下,美不胜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