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六十一章 给朕把自己洗干净了

空气中沁着香料浓郁的香味,氤氲着缭绕的热气迷雾。

无汐泡在了神池中,吞了吞口水望着面前这位也在池中的美男,按理说,如此逆天的身材,这样一览无遗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应该是大饱眼福的说。

但是无汐此刻只想喊一句:天杀的啊。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萧重华也出现在这里,怎么办,怎么办。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依旧冰冷,若一潭不可窥探的深渊深邃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面前这位被水完全浸透逃出他身边的女子。

没想到在此相见竟然是这副样子。

无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陛下……”

无汐此刻真的有种想死的冲动:“没想到您回出现在这里啊,您老泡,我还有事,就先不打扰你了哈。”

然后无汐就顺势转身要离开萧重华向岸边爬去,但是突然想起自己的手还牢牢的抓住着某人的腰。

然后无汐轻轻的将手抽出来,顺便摸了一把那手感极好的肌肉。

没想到还没有抽离了一步,整个身子都被萧重华禁锢住了,然后一只修长的手捏住了无汐的下颚让无汐被迫的望向萧重华的冰冷的眸。

姿势旖旎暧昧。

“爱卿这么久没见,朕甚是想念。”萧重华的语气依旧冷,子夜的眸依旧若寒泉一般。

身子贴的在近,无汐感到的依旧是寒冷,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萧重华,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可是臣不太想念陛下啊。”

萧重华嘴角掠过一丝微不可及的笑意,修长的手轻轻的划过无汐的脸颊说道:“爱卿这副样子出现在朕的面前,可是有些说不通。”

禁锢她的手不由的微微的大了一些,恰到好处的在她的伤口上面。

无汐微微一吃痛,心里默念道,王八蛋。

就在无汐想要反驳的时候,突然那福泽的大门微微开启,进来了一位不染凡尘的男子说道:“陛下,臣听到了一声异动,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国师安心,朕很好。”萧重淡淡的说道,水底下的手将无汐按到了水底。

无汐屏息着,肺都快炸裂了,就在那男子开门的一瞬间,无汐就被萧重华一下子按到了水里,丝毫没有留情。

无汐在水底将萧重华骂了八百六十遍,但是也的确不想被别人看到这副样子。

梵听望了一下池中依旧眼眸冰冷的萧重华,然后恭敬的退下说道:“是,陛下。”

福泽的大门再度被关上,无汐从水底一下子起来了:“呼呼……咳!”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咬牙切齿的说道:“陛下,你这是谋杀,谋杀你知道吗!”

萧重华望了她一眼说道:“怎么,爱卿难道想被国师拉出去活祭,以私闯神池的罪名。”

无汐气结,不管她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旦扯上萧重华就绝对没有好事情。

没想到某罗刹竟然还冷冷的说道:“把自己洗干净了,脏死了。”

无汐的火立马就冒上来了脏你还抱着紧!

无汐望了一眼萧重华,依旧在一旁

悠哉悠哉的泡着温泉。

我靠,不安套路来啊,难道就不应该问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无汐在心中吐槽道。

现在也没法出去然后还和自己最讨厌的人用最糟糕的方式相遇,真是一天比一天倒霉。

还是不要随便的问候神的好,这惩罚……

无汐抹了一把脸,因为刚才在虫洞中爬行,身上的确是擦了不少的伤被温泉一泡,微微有些刺痛。

反正也无法出去,顺其自然吧,望了一眼萧重华,发现他正在假寐,还真是悠闲呢。

无汐望了一下周围,这里的神池只有一个出口,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身上穿的衣服也的确是特别的难受,无汐褪下衣物,在另一旁泡着。

她很放心萧重华,因为她们两个之间,在绝对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发现什么的。

无汐冷静了一下然后在脑子里分析了一下,萧重华为什么在这里。

突然脑海里回想起玥姑娘说出的的话。

“毕竟历代王朝都是如此。”

“每次的到来,都会让这里忙个不停,还真是辛苦呢。”

无汐微微扶额,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意思啊,毕竟祭祀前是要沐浴净身的,在江南祭祀沐浴净身的地方原来是这里啊,毕竟是神池,这样萧重华来到这里也是理所当然的。

怪不得在福泽她看不到别的客人,和这里每天都这么忙。

既然和他又相遇了,接下来究竟要怎么办呢,是逃离还是继续被他束缚。

珧玥端着一杯茶,站在一个阁楼上,凝望着梵听。

他还是那个样子,一如既往的不食人间烟火般,眼眸依旧淡然。

是啊,他将整个人整颗心都献给神。

珧玥将茶放在了了他的对面,风情的眼眸望着他,然后轻笑道:“国师大人,请用茶。”

梵听淡淡的望着她如同一个圣者一般,不对,他就是一个圣者。

梵听轻轻端起玉盏请饮了一口淡淡的道:“有劳门主。”

他是第一个喝她的茶,却一点眉头都不会皱的人,到底什么样的东西才能让他流露出感情呢。

珧玥第一次遇到梵听的时候,是在乱葬岗,在战争连绵不绝的时代,像她这种毫无能力的少女被抛弃在正常不过。

濒临死亡的感觉她如今都还记得,就在哪个时候她遇到了梵听。

若光一般温柔,他将她抱在怀中说道:“别害怕,已经没事了。”

似乎那一个时刻,所有的战争的火焰和死尸都不见了。

而梵听的周围似乎环绕着樱花一般,温柔和温暖。

他将她送到了福泽。

她问他:“我们还能在见面吗。”

珧玥自然记得他抚摸过她的发的触感,那残留的温度。

后来,她知道了他叫梵听,天朝的国师,神的使者,一个她永远也触及不到的人。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不知道是泉水太过温暖,还是这股清香太过迷人,无汐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了,一股困意席卷来。

萧重华冷冷的望着水底快要沉下去的女子,一把将她捞了上来,用白纱轻而易举的裹上了她。

无汐被瞬间的动作给弄的清醒了不少,愣愣的望着把她抱起来的萧重华。

萧重华冷冷望着她淡淡的说道:“你还想泡到什么时候。”

此刻的萧重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戴整齐了。

典型的公主抱,如果是别人应该会小鹿乱撞吧。

“陛下,你难道不问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无汐一双明眸望着那丰神俊朗的容颜和瀑布一般披散下来的墨发。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依旧冰冰冷冷,淡粉的说道:“这与朕何干。”

无汐的明眸微微闪过一丝无奈说道:“陛下,不如这样,你当我没来过,我也当从来没看到过你,放心我会躲的远远的,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

她不想在和他有任何纠葛了,本来是两个毫无联系的平行线,为什么一定要产生交集呢。

“你别妄想在逃出朕的视线。”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若黄泉之水一般,冷冷的说道:“朕不会放你自由的。”

朕不会放你自由的……

无汐躺在房间之中,心中百味杂陈,逃了半天依旧是逃不出命运吗。

羽坐在一旁的塌上,微微有些惊讶,因为无汐的回来竟然是一朝天子给抱回来的,这两个人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不过羽是不会问的,只是轻轻的将晚膳放在了一旁说:“无汐姑娘用膳了。”

无汐一个转身然后直直的望着羽说道:“我现在逃还来的及吗?”

羽抿嘴笑了一了一下然后说道:“姑娘,这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陛下已经下令了,不许放无汐姑娘出这个楼。”羽的眼眸很清澈。

无汐将被子盖了起来,她真的有一种要死的冲动了,拜托要不要这样啊。

被萧重华抱了一路,而某罗刹却面不改色的穿过了所有人群,她也不能怂啊一路上也是一张冷漠脸。

不就是抱一下吗,就当被狗蹭了。

最让无汐抓狂的是,那个不染凡尘清秀的似乎是天使一般的国师居然淡淡的说道:“陛下,神池内是不许沾染色欲的。”

无汐的脑子啊,淡定她要淡定。

不过让她彻底崩溃的是萧重华居然答道:“国师放心,我没有抱过她”

无汐听到了节操掉在地上的声音。

行了,她也没法和这里的人解释了,当无汐望向玥姑娘的时候却发现某个人的视线,根本没在她身上。

无汐回忆了一下刚刚发生的黑历史,觉得顿时生无可恋了。

羽对无汐的表情微微感觉有些失笑,然后说道:“姑娘要不吃的话我就端着走了。”

无汐一下子从被子里出来了,然后出来快速的扫荡着一切,毕竟这世界上不管发生了什么,唯有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姑娘,还是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珧玥不知道什么时候轻笑的出现在了无汐的面前。

“玥姑娘……”无汐无奈的喊了一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