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 你的哥哥还活着

无汐望着躺在走廊里满身是血的辰儿,一双明眸中闪过无奈。

明明就已经是血流的满身,但是辰儿那张清秀的脸却依然勾着儒雅的笑调侃道:“姑娘,在这样看下去,辰某就真的得死了。”

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已经咳出了不少血,无汐将手掌放在他的胸腔,微微拉开那衣衫,果真一个非常醒目的红印子在胸腔上。

不仅是受了外伤,还有很明显的内伤。

那个人内力还算深厚。

“把自己搞的这样的狼狈,不觉得很蠢吗”。无汐无奈的说道,随后站起身来。

她虽然不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是也不能看着他死啊,毕竟他还欠她三个条件呢。

无汐转身然后向门外走去说道:“我去给你找大夫。”

说完刚想用轻功飘走,就被辰儿抓住了脚腕说道:“不……不要去找大夫。”

无汐有些无奈了,她不是大夫怎么给他医治啊。

无汐蹲下然后戳了戳辰儿的脸说道:“都成这样了,你还逞强啊。”

没想到辰儿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怕来的人看上我,让我给他做女婿。”

无汐噗嗤的一声笑了,一双明眸缺复杂的望着辰儿也轻笑的脸:“我说你怎么就确定那大夫生的是个女儿呢,万一那个女孩还没有长大,你不成犯罪了吗”。

就仿若辰儿没有受伤,两个人依旧斗嘴互损。

“我对自己的美貌有信心”。辰儿咳着血说道。

还真是嘴硬呢,

而且还真是一本正经的的胡说八道。

无汐起身小心翼翼的将辰儿抱了起来,本想着有个免费的保镖,这下可好,两个病号,前途堪忧啊。

“抱的时候轻点,很疼的”辰儿轻轻的靠在她的怀中说道。

无汐将辰儿放在**,翻了个白眼说道:“抱你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然后无汐将他的衣衫剥掉,腰间的伤口非常的狰狞,可见下手之人的狠烈。

这是和辰儿有多大的仇啊,庭院里并没有什么人了,但是好在阮玉给她备的药足够的多。

“你究竟和这位有多大的仇啊,看看这洞”。

辰儿微微拿血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恰恰是因为她很爱我。”

还真是爱之深,恨之切啊,无汐从阮玉的药箱中拿出了一颗药。

无汐将一个药丸给辰儿喂了下去,这是续命丹,暂时可以让辰儿挺一阵。

无汐烧了一壶热水,没想到她那薄弱的内力居然是来干这个的。

她将辰儿的伤口清理好,撕裂的伤口之深,但是剑法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并没有伤到辰儿的内脏。

无汐将止血散撒在了上面,将一个银针拿了出来,随后在上面极准的为那银针戳了个小小的洞,她将一块冰玉蚕丝的手帕拿了出来。

无汐微微望了一眼那手帕心中都在抽痛:“我说你可一定要赔我啊。”

毕竟这手帕可以减少伤口的感染,无汐望了一下某人,没想到其实某人已经华丽丽的晕了过去,无汐轻轻的叹息一下,也是难为他了。

无汐望了一下辰儿应该已经昏死过去了,所以也并不需要给他用麻沸散了,无汐细细的将辰儿的伤口撒上

药,然后给他的伤口进行了缝合,将那翻开的肉,一针一针的为他缝合,血水整个湿透了无汐的手掌,缓缓的从无汐的手中滴落下来,甚是诡异。

毕竟这样的刀口不缝合的话,很难愈合和容易溃烂。

虽然她并不是大夫,但是上辈子受的伤也并不少,尤其是这种外伤,简单的处理伤口还是可以的,毕竟子弹穿透甲骨的感觉还是很酸爽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窗外也静谧的可怕。

无汐为辰儿缝合了最后一针,整个身上也被汗整个湿透了,血色狼狈的床,无汐叹了口气,然后将辰儿抱了起来,随后为他净了身子,的确如此美好的身材外她的眼前展露无疑,但是无汐一点点观赏的心情也没有。

这样的狰狞的画面,一般的女子肯定会被吓得腿软的。

但是某只是个女汉子。

在无汐给他揭开衣衫的时候,一块玉牌滚落了下来,无汐看到了上面的字:“淮”

玉色温润,,质地良好,无汐微微皱眉,他难道是淮南国的人,虽然知道他身份不一般,但是也没有想到是邻国的人,无汐将这块玉牌收尽了怀中,以后要章也好要了。

无汐安排辰儿。

睡梦中的辰儿微微皱眉似乎感受到了疼痛一般。

无汐将床单换新,然后为辰儿着上就衣服。

随后为他盖上了被子,一遍遍的换洗着湿毛巾为他盖上头上,以免他发热,虽然无汐给他处理了简单的伤口,但是没有办法,无汐真的不会化解内伤,她已经又给辰儿喂了化瘀散,至于最后怎么样,完全看他的造化了。

无汐砍在床边,一下一下的打着瞌睡,却又不敢深睡,万一辰儿发烧什么的,谁给她买账啊。

突然手中多了一个重物,无汐被惊醒了,她看向**的人正在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放。

眉头紧锁着,呢喃道:“绮琴……不要……不要离开我……”

“琴儿……我爱你啊……求求你不要……”

断断续续的似哽咽。

无汐明眸中有些复杂,她似乎总是能听到别人最脆弱的告白呢。

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和怎样的梦呢。

无汐将手轻轻的放在辰儿的额头上轻轻的说道:“别害怕,已经没事了。”

辰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渐渐的陷入了平静与深睡。

一晚似乎也没有这么漫长。

辰儿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窗外的阳光已经微微刺向他的眼。

他微微起身,身上的痛让他微微一怔,身体上的伤都被包扎好了。

床边那个女子一下一下的打着瞌睡,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有些滑稽。

辰儿伸出手去想为她擦掉,却惊醒了她。

无汐睁眼愣了一会儿,然后转向辰儿,发现某人正伸着手在她这边,无汐下意识的擦了擦嘴然后说道:“你醒了了啊。”

无汐没有发觉她动作得滑稽引来了某人的轻笑,无汐是被那双完全睁开的眼眸给震惊到了。

碧色的眼眸当真是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琉璃般的瞳色,甚是迷人。

无汐觉得辰儿还是不要睁眼的好,不然得出多少人命啊,那可是罪过了。

“怎么,被本

公子迷倒了?”辰儿调笑道。

“半条命都去了,还这么毒舌啊。”无汐说道,然后下床活动活动了筋骨,阳光微微刺了进来,身上很是酸痛。

果真是靠着床沿睡很不舒服的说。

辰儿望向这个女子,碧色的眼眸中泛起一丝复杂的目光。

无汐没有察觉到,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今天清晨,南烟派人将血灵芝送了,过来。”

无汐将一个玉冰壶中用艳丽的血液浸泡着一般花,她以为血灵芝有多大呢,没想到是这样的啊,原来只给了她一瓣花,怨不得南烟会这么痛快呢。

无汐将玉冰壶扔给了他说道:“南烟说了,若是续命的话,这一瓣已经足够了。”

辰儿修长的手指将玉冰壶接住,然后望了一下那清澈而诡异的冰壶。

无汐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受的伤太重了,暂时待两天再走吧。”

说着无汐就端着那盆血水向外走去。

“无汐姑娘难道就不好奇吗,我所做的一切,我为什么受伤,我是从哪来的。”辰儿突然淡淡的问道:“这一切无汐姑娘从一开始见到我时从来都没有问过。”

无汐怔了一下,但是也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些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轻描淡写的话语让辰儿也微微一愣。

“姑娘为什么救我呢。”辰儿淡淡的问道。

无汐轻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谁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大概是因为无聊吧。”

因为第一次见辰儿的时候,那种对世界富有兴趣的样子,还真是有意思呢。

“再说!”无汐突然回头,清秀的脸上勾着浅浅的笑:“你你现在欠下的,迟早是要还我的。”

“那样的话,作为交换,我就透露给姑娘一些东西”。辰儿突然说道:“莫姑娘可有兴趣。”

听到这一句话,无汐瞬间回头然后抓紧了辰儿的衣领说道:“你为什么会知道。”

“别抓这么紧,我可是受伤的人”辰儿轻轻的将无汐的手拨开。

无汐微微沉了一下,毕竟乱世之后再也没有了莫家,辰儿又怎么会知道她的身世。

“让辰某感到些许吃惊的是,为什么莫姑娘会在仇人的手下当官”辰儿似笑非笑的说道,无汐别过脸去硬邦邦的说道:“这与你无关”。

你意味为她想啊,这种感觉是最不爽了,好伐。

“你只要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莫家”无汐的声音半真半假:“我既然能救你自然也可以杀了你。”

的确在辰儿若是没受伤的时候,无汐觉得自己可能杀不了他,但是现在可不一定了。

辰儿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无汐的头说道:“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哥哥还活着”

无汐的瞳孔微微瑟缩了一下,她的哥哥,无汐微微有些惊讶,为什么辰儿会知道的这么多,她的哥哥又是谁。

“虽然只见过一面之缘,但是好歹也算记得”辰儿轻笑着,那个人和面前的人真的有几分相似呢,那双清澈的眼眸。

一时间信息量很大无汐在心中消化了一下,说真的,无汐在报仇与不报仇,自由与束缚。

到底该怎样的抉择,无汐真的很头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