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五十五章 爱还是执念

夜依旧深沉,凉风微微带些凌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绝对不能原谅!”一个女子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尖利的刀刺过白亦風的脸颊。

“为什么風哥哥要挡在他的面前啊!”带着些许凄厉的声音,那女子美眸中带着恨意。

“璎珞。”白亦風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无奈,将南烟挡在了身后。

无汐轻轻的咬断一个饼干,清脆的声音划过这深沉的夜,无汐微微瞥了一眼身后的教主说道:“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教主漂亮的凤眼中闪着不明的情绪说道:“不过都是债罢了。”

小正太一脸无措的望着教主说道:“怎么办啊,珞姐姐还是追过来了。”

这其中的事情只能由他们自己去解决,无汐决定这一次就当个旁观者。

教主也并不打算出手,由白亦風种下的果,就应给由白亦風来解决。

南烟并没有料到有这种情况,璎珞一脸杀气的冲了过来,他认识她。

白亦風曾经说过她是他的妹妹。

“風哥哥明明说过只喜欢璎珞一个任的!”璎珞步步紧逼着,每一招都充满着狠厉。

白亦風无奈的阻挡着说道:“璎珞你冷静一下,你听我解释。”

南烟是不可能应付不了璎珞的,但是南烟知道白亦風挡在他的面前是因为白亦風怕他……

“我不要!”璎珞嘶吼着打断了白亦風的话然后剑锋一个转弯笔直的就冲向了冲着了南烟。

南烟迅速的将剑抽了出来剑锋虽然凌厉但是还是伤不了他的,南烟淡漠眼眸望着那美眸深处都是癫狂的女子。

但是正当男烟要出手的时候。

白亦風的声音从他的耳边响了起来:“南烟别伤了她。”

南烟一个失神剑迟钝了半分,然而璎珞抓住了这个时机,剑锋直逼向南烟的心脏。

南烟来不及躲闪,只能勉强后退减少伤害程度,突然一个宽广的怀抱将他一瞬间抱住了。

然后就听见了剑断裂的声音。

白亦風将璎珞的剑生生的砍断了,声音中充满着怒气说道:“璎珞,够了。”

璎珞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風哥哥,美眸微微有些颤抖:“風哥哥,你居然为了他!为了这个贱人!断了我的剑!”

“他不是贱人!”白亦風打断璎珞的话眼眸中充斥着坚定说道:“他是我白亦風喜欢的人。”

南烟微微一怔,那怀抱中传来了温暖是他渴望已久的。

南烟削薄的嘴角掠过深深的笑意,这样就足够了。

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

“不可原谅!”璎珞眼眸中依旧充斥着不可思议:“你们两个都是男人不是吗!” “世人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白亦風的眼眸依然澄澈,他微微抱紧了身边的南烟说道:“或许吧,但是这有如何,不过我喜欢的人是个男子罢了。”

璎珞微微掩面哭泣:“为什么……为什么璎珞就不行呢,明明璎珞更好。”

“珞儿!”白亦風看着这个从小到大就粘着他的小尾巴声音也不由的变软了一些:“我一直都把你当妹妹!”

这句话让哭泣的璎珞微微停了一下,眼眸低的东西开始渐渐的破碎。

“我不会将風哥哥让出去的。”璎珞喃喃道长长的发掩盖着她的双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突然璎珞手中出现了一柄刀柄,横亘到脖子上,美眸中的执念越来越深,嘴角勾着一抹诡异的笑容:“那样的话,既然得不到風哥哥,那我就让你一辈子记住我是因你而死!”

“珞儿!”白亦風一瞬间放开了怀中的南烟,向璎珞冲了过去。

无汐身边的两个人也瞬时间的消失了,那璎珞被教主小正太和白亦風钳制住,但是还是晚了一点点,刀已经切入脖子里了,大片大片的血液顺着流下来,染红了衣衫,染红了白亦風的手掌。

白亦風微微颤抖的抚摸璎珞的脸说道:“珞儿没事的……風哥哥会救你的。”

璎珞抓住白亦風的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面颊上的血液越发的诡异:“凤……哥哥……是不会……离开……璎珞的……对吗……”

教主已经把穴道给璎珞封上了,她现在还死不了,但是不见得一会儿死不了。

如今璎珞变成了这样,白亦風自然不得不答应了她的要求:“好……風哥哥答应你……不会离开你……”

小正太也眼泪汪汪的望向璎珞哭腔道:“珞姐姐。”

白亦風忍住不去看身后的南烟,明明刚互通了心意……

教主微微叹了口气将璎珞抱起来对白亦風说道:“去和他道个别吧。”

这一个个的孩子还真不让人省心啊。

白亦風站在南烟面前,眼眸中布满了神伤,白亦風艰难的开口:“我……”

南烟却一把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了他的肩上:“没关系,我等你。”

他等了这么长时间,在等一下也没有什么……

白亦風紧紧的抱住了南烟,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发说道:“等我。”

教主微微叹了口气,都是债啊。

一瞬间,风凉凉的夹杂着血腥的气味,月光散落下来,这一切似乎又有些美好。

教主和小正太和某天然呆爽朗君就这样消失在夜幕之中。

似乎无汐的耳边还回荡着教主的调笑:“丫头,我们走了,记得来万毒门玩啊。”

那个混蛋,谁会去那么恐怖的地方找他玩呢。

庭院中又恢复了宁静,只有那淡淡的血腥味说明着一切。

无汐提着一潭酒到了南烟的面前,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轻笑道:“要喝吗。”

南烟微微怔了一下,但是还是接过了酒痛快的饮了一口,那白衣上印的血印记录着那份触感。

无汐微微感叹着璎珞的偏狂,她的爱不是奉献,不是给予,而是霸占,是自私,是为了让所爱的人爱自己,而不择一切手段。

病娇还真是恐怖呢。

“我知道你。”南烟突然淡淡的说道,水晶般的眼眸望着她。

无汐被震了一下,这娃是不是喝醉了。

“不管怎么说,我和白亦風之间的事情谢谢你了。”南烟扭过头别扭的说道。

无汐微微有些失笑,但是她也知道毕竟南烟以前误会过她,现在让他面对她,以

南烟傲娇的性格,定是别扭。

“我知道你是为了血灵芝。”南烟淡淡的说道。

无汐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看来他调查的挺清楚的。

“明日我会差人给你送来的。”说完南烟将酒还给了她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庭院外走去了。

“这样贵重的东西就真的这样的轻易的送给我吗。”无汐似笑非笑的说道。

“它固然贵重。”南烟的声音依旧淡淡的:“但是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忽然他又回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一个人?”

无汐彻底无语了。

不过南烟也未等她回答就走了。

无汐望着南烟消失的背影,不由的吐槽但要不要这样简单啊,那她废这么多事干什么啊。

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有付出才有结果,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但是结果还是可以的啊。

既然任务完成了,那她肯定是要让辰儿加条件的啊。

南烟回到了府中,将带血的衣衫换了下来,似乎那被拥抱过的身体还存在着他的触感。

南烟记得和白亦風的相遇。

那片竹林中,望着他那双澄澈的眼眸,和那干净的笑容说道:“和我决斗吧。”

南烟记得他和白亦風的决斗,若不是他用尽全力才险胜了半招。

当他知道白亦風是魔教的右护法的时候,真的是吃了一惊,魔教居然还有这样的有点愣愣的人。

南烟那时觉得白亦風真的很聒噪,一遍遍缠着他说要让他做他的朋友。

但是和白亦風在一起的时日真的很自由快乐,没有门派中的道岸貌然,没有尔虞我诈,不知不觉中南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他动了心。

是那日花雨下,那澄澈的眼眸。

还是那晚,白亦風触碰过他炙热的手和那双炙热的眼眸。

他也不记得了,但是那份心情,如同种下的种子在心中疯狂的生长着,连碰一下都会扯动的痛。

时间还长,他会等他。

不过,现在他要解决一下他自己的事情,那个比武招亲啊。

正在这时他的父亲招他过去,然后将一则密旨给了他:“皇帝命你伴驾随行,看来你的亲事又要耽误了。”

南烟的嘴角却不经意间掠过了一丝笑意,他的小师叔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父亲不用伤心,江山社稷自然要比儿女之事要重要的很多。”南烟淡淡的答道。

他的父王无奈的望向他说道:“你啊,你。”

无汐随意的坐在栏杆上,淡淡的说道:“白亦風和教主走了。”

“嗯。”

“很可惜你没有看到病娇。 ”

“那还真是可惜了。”

“我把血灵芝要到了。”

“我相信你。”

“你这副样子,居然还活着。”

无汐望着辰儿一身血液的回来了,躺在廊中,腰部很明显的被人戳了个洞,血液涓涓的流着,很是诡异。

“谁知道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