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教主飘到了白亦風的身边吊儿郎当的划过他的脸颊痞痞的说道:“小風这么久没回去,本教主着实思念所以就亲自来了哦。”

“对呀,对呀,小左也好想念風哥哥。”左护法扬起一张天真的脸。

“不过没想到,我们的小風居然学会了扮女子,撩汉子,真是孺子可教也。”那教主一脸欣慰的说道。

“教主,那是有原因的。”面对这样的一个脱线的教主白亦風深感头疼。

其实某只没有发觉他比那教主更脱线。

“原因?”教主一副不解的模样。

无汐知道这一次该由她出场了,许是无汐吧啦吧啦的解释了一大堆。

然后一脸无害的笑容望向那教主说道:“所以,教主明白了吗。”

那教主居然一副玄然欲泣的模样说道:“懂了”

什么,这次由无汐不明白的望着他了。

那教主拿起白亦風的衣诀轻轻的在脸颊上抹着眼泪:“我们的小風终于嫁出去了,我好欣慰。”

“好呀,好呀。”那小正太将头放在了白亦風的腿上说道:“風哥哥穿嫁衣的话一定会很好看的。”

这次无汐看的算是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一家子。

白亦風更是无语了对教主解释道:“教主,不是这样子的。”

那教主立马收起了那副要哭的模样,正色道:“是不是那南烟不娶你,我万毒门堂堂大护法谁敢不娶。”

“教主……”这次白亦風真的无语了。

而无汐和辰儿真的就在那里当起了吃瓜的群众。

这批瓜还真的挺甜的。

“话说回来,教主你道这里究竟是干什么来的。”白亦風已经完全得放弃和他解释了。

这位教主才想起来他还有正事没和白亦風说,随后一副你自求多福的模样开口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只告诉你珞儿来了。”

“珞姐姐说,这一次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風哥哥。”

白亦風澄澈的眼眸中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沉默了一下说道:“珞儿的事我自有分寸。”

教主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白亦風的肩膀,都是债啊。

“不过说起来教主我也有些事情想要问问教主。”白亦風突然想到什么说道。

教主漫不经心的从无汐那抢走最大的一块瓜说道:“说吧。”

“我觉得我的身体出问题了。”白亦風此话一说,教主惊的将瓜都丢了,左护法灵敏的将瓜接住了。

“哪里出问题了。”教主将白亦風的身体上一通检查还顺便为他切了切脉,发现并无异常。

然后轻轻得松了口气,丫的这小子耍他呢。

而白亦風的下一句话,彻底让他惊到了。

“教主可知为何我每次见到南烟的时候心就会莫名的悸动,是不是亦風内力出问题了。”白亦風问的一本正经。

无汐彻底的喷出来了,无比得同情着南烟,任重而道远啊。

连辰儿都忍不住笑了。

“那是因为……”左护法就要脱口而出。,但是被教主一把捂住了。

教主极其认真的看着白亦風说道:“这问题,得你自己解决。”

而无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个天然呆,真的觉得这是病,得治啊。

无汐站在房间外微微打了个哈欠,凉凉的晚风吹了过来,睡意微微减半,很是舒服。

教主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旁边微微笑着,银白色的面具在月光的照耀下微微泛着寒光。

“呦。”教主微微侧着和她打了个招呼:“姑娘身上的毒再不解话,会死的哦。”

话音落,无汐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怎么说也是万毒门的魔教教主,被发现也是应该的。

“现在还活着就可以了。”无汐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双毫不在意的淡然的眼眸,让教主感到些许玩味。

“念在你有帮我右护法情债下。”那教主似笑非笑的说道:“本教主就告诉你这毒的解法吧。”

“那我是不是得感谢一下教主的慈悲呢?”无汐有些轻笑道:“再说,我也不算是帮你家护法。”

毕竟她也是利用白亦風去换取那三个人情罢了。

“那个木头若是没人从后边推他一把,他是绝对发现不了自己的心情的。”教主有些无奈的说道。

无汐嘴角的笑意深了些,果真还是他的孩子啊,这么了解白亦風天然呆的性格。

那教主微微打个了哈欠说道:“你这毒,只有灵华能解,不过这灵花开的时间与地点都没有固定的哦,而且花期极短。”

教主

转身摆摆手说道:“所以一切都看你的缘分喽,不要太崇拜我。”

说完教主就去睡了,无汐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教主说了和没说一样。

她身体的毒她太清楚不过了,不过既然是慢性的,那说明她还有几年可活,在加上阮玉的帮忙,她在多活几年也不是不可以的,这些时间足够了。

白亦風躺在**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教主今天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他自己的问题,需要自己理解。

到底他出了什么问题呢,白亦風久久的不能入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白亦風做了个梦,梦中的南烟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后背,眼眸中氤氲着水气轻轻呢喃着:“亦風……”

瞬间白亦風清醒了过来,额头上微微渗出些许的汗珠。

他微微起身,轻轻的扶了一下额,然后掀开被子,自然是察觉出了自己的身体变化,真是荒唐的梦。

天已经微微泛亮,黑白交织的苍穹朦朦胧胧的像极了白亦風现在的心情。

冷澈的泉水浸透着他的皮肤,身体上的热度渐渐的退了下去。

在怎么迟钝,他也明白了自己对南烟的目光了。

原来,他一直用这种目光看南烟,他究竟是有多无耻啊,这种心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白亦風那空白的脑袋此刻一团乱麻,然后他轻轻的没入水中,想让冷澈的水洗净脑袋中的杂念。

然后结果就是白亦風被教主给拎了出来,匀称的身材,被白衫随意的裹着,无汐望着这副美不可言的画面,差点鼻血都出来了。

果真身材好的才是王道,在心中为教主默默的点了个赞。

“小風啊,不是本教主说你哈。”教主絮絮叨叨的说道:“这自杀也得挑个体面一点,要是传出去我万毒门的右护法差点溺死在浴桶里,我这教主的脸往那搁阿。”

白亦風低低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教主。”

一瞬间无汐似乎可以看见白亦風的耳朵和尾巴都出来了,真的好像一只大型犬啊。

看到他这副样子教主也就不忍心外说些什么。

毕竟他亲爱的右护法第一次对人心动,也无可厚非,不过谁也帮不了他,这情字,还需他自己慢慢体会。

于是教主就将白亦風丢给了无汐,因为毕竟今日他还有擂台赛呀。

无汐照常为白亦風着上妆,然后几人拎着他到了擂台赛,其实白亦風的心中由为的还是一团乱麻,因为做了那种梦,此刻也不敢去面对坐在阁楼上的南烟。

无汐一行人照旧坐在看台底下,不过因为已经看过几场比赛了,所以无汐倒是对这个有些兴趣缺缺,辰儿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大早上的就留了一张字条就消失不见了,倒是教主和左护法兴趣高涨,在一旁当起了白亦風的亲卫队。

无汐默默念叨……我不认识他们……不认识他们。

就在无汐默念道我不认识他们的时候,没想到教主突然安静下来。

似笑非笑的说道:“哦呀,没想到她也来了。”

无汐漫不经心的顺着教主的目光望去,在白亦風面前的女子,一袭异装服,妖娆的身姿暴露在外边,眉心上诡异的刺青,妖治的眼眸散发出寒光。

“淮南国国巫的座下,没想到也垂涎归鸾阁的大弟子嘛。”教主似笑非笑的说道。

无汐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一双明眸淡然的望着教珠轻笑道:“怎么教主怕输?”

那教主望了一眼无汐说道:“她固然厉害,但是遇到我的右护法那也只有输的份儿。”

语气中弥漫着强者才配有的傲气。

的确是呢,无汐微微望向擂台一双明眸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白亦風微微望向面前的女子,澄澈的眼眸中微微跳跃着战斗的意识,也对,毕竟对手是女子,他体质内本就是个君子,那几场的擂台赛,白亦風根本连一成的武功都没有使出来。

他的面前如今终于站了个高手,可以让他忘掉性别。

两方微微行礼之后,战斗一触即发。

那女子先发制人,一把钩刀宛若毒蛇一般,刀锋凌厉的直逼向白亦風。

白亦風微微低眸,然后一个侧身将那快速的刀锋躲了过去,然后一个折扇向那拿刀的手柄打了过去。

那女子也不甘示弱,一个回旋再度向白亦風出击。

刀刀直逼要害。

周围的人看的目不转睛,生性淡漠的南烟也微微望向白亦風。

那女子的招数泼辣而又阴毒颇显出了巫女座下的风范。

但是白亦風也好不示弱,一把折扇用的很是气势如虹,所有的招数在这看似柔和却惊人的气势面前都瞬间被粉碎。

只见擂台上你来我往,瞬间电光火石之间

,白亦風的折扇直逼向了那女子的要害。

那女子虽有些不甘,但是还是咬唇承认道:“我输了。”

白亦風微微行了个承让的礼。

擂台上的主角还没有怎么样呢,反而是擂台下的教主兴奋了,一个劲的为白亦風呼唤好。

小正太自然也很兴奋,双手向白亦風挥舞着。

无汐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我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他们。

白亦風在台上也微微显的尴尬。

随后的比赛就自然轻松很多了,毕竟看似是大门派的女子,不过多数还是用来充花瓶用的。

无汐看的微微有些打瞌睡了,但是阁台上的某只傲娇,却不淡定了,修长的手指微微捏住了白色的衣诀,如水晶般得眼眸中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那个在擂台上的女子正是白亦風,他扮女子来参加他的比武招亲,他是知道他对他的想法所以才来耍他的吗。

白亦風……

不过作为罪魁祸首的某只丝毫没有察觉到某傲娇的怒气。

擂台赛很快就结束了,无汐微微伸着懒腰,终于结束了,当然某两只二货早就已经冲了上去。

无汐无奈的笑了笑。

而在阴暗中,一个人突然露出了病娇的微笑:“風哥哥~找到你了~”

谁也没有察觉。

在庭院深深中,辰儿并没有回来但是某个人却来了。

“白亦風你给我出来。”淡淡的隐忍的声音。

一听就是南烟。

白亦風微微怔了一下,因为某天然呆昨天晚上做了不可描述的梦,所以至今还有点不敢面对南烟。

无汐和某教主和某正太早就竖起了耳朵,见某天然呆还没有动,于是教主一脚就把他给踢了出去。

无汐在这里为教主默默的点了个赞,神助攻。

被踢出来的白亦風不得不面对南烟了。

于是乎,白亦風向南烟打招呼说:“咳咳……南兄……”

因为白亦風不敢看南烟的眼眸自然也没有察觉到南烟眼中的怒气。

南烟一把揪住白亦風的衣领咬牙说道:“看着我!”

白亦風微微被南烟的举动吓到了。

“我让你看着我。”

白亦風怔怔的望着南烟,那双漂亮的眼眸中不在是淡漠氤氲着怒气忧伤和无奈。

怦怦……怦怦……

白亦風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白亦風戏弄我的感情好玩吗!”南烟的声音中充斥着隐忍。

“既然知道了我的心情,你就这样对我吗。”

“就算不能好好的回应……”

南烟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也不要给我希望啊。”

“亦風……我已经受不了。”

那快要溢出的感情和胸腔中撕裂的疼痛。

突然,白亦風轻轻的吻上南烟那薄薄的唇。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触碰的那一刻,白亦風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情,这种触感和热度。

和梦中的一直呢。

南烟的瞳孔微微瞪大了,一把推开了白亦風,修长的手指微微的擦拭着唇角。

虽然夜色看不清,但是某傲娇的耳根的确是红了。

“你……你干什么……”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白亦風依旧是挂着干净的笑容,一双澄澈的眼眸望向南烟说道:“虽然我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情,但是这大概和南烟的心情是一样的。”

“大概就是喜欢吧。”白亦風勾着浅笑说道。

南烟微微一怔,水晶般的眼眸不可思议的望着白亦風。

刚想出言反驳什么,但是白亦風抓住他的手轻轻的放在心脏的位置说道:“你听……”

怦怦……怦怦……

不规律的心跳声,南烟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水晶般的眼眸仿若要滴下泪一般。

是真的……

一旁的无汐嘴里面掉着一块骨头一般饼干,然后两眼放光的望着这一切。

旁边的教主和正太碰了碰她说道:“唉,你吃啥呢。”

无汐将饼干递了过去说道:“要吃吗,时下最流行的零食――狗粮。”

于是三个人吃着狗粮,两眼放光的望着这一切。

“绝对不能原谅……杀了他……杀了他”

“绝对不能原谅……”

“抢走風哥哥的……”

“杀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