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五十三章 得不到的永远在**

玉王府,铺天盖地的红纱在房内飘荡着说不出的诡异和妖娆。

裴炎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举手投足之间都魅惑无边。

“所以陛下是找我一同前往江南的意思了。”裴炎秋水剪的眼眸水波流转的望向萧重华。

裴炎轻轻的玩把着滑落的墨发然后薄唇微起的说道:“陛下有没有想过,太后娘娘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将你引出去。”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淡淡的望向他说道:“自是知道,才会如此。”

裴炎红唇勾起一抹浅浅的笑,仿若彼岸花盛开一般美丽。

“陛下是想请君入瓮,所以才腾地方的。”裴炎从椅子上起来飘向萧重华玉洁的手指微微的划过萧重华丰神俊朗的脸颊说道:“也罢,在王府中待久了身子也犯懒了,就随你走一趟。”

对于裴炎看似无理的举动萧重华并没有生气,反而嘴角掠过一丝微不可及的笑意。

他们之中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的似乎只有裴炎了。

“难得陛下来一趟,难道不吃完饭在走吗。”裴炎我见犹怜的望着萧重华:“可是我亲手下厨哦。”

那副模样的确谁见了都会同情心泛滥的。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淡淡的望向了他一眼随勾用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抵在他的额心,说道:“吃了你的做的东西,我还会活着走出去吗。”

裴炎的笑意微微深了些,整个天空都失了颜色。

另一个府中,明明已经是五月天了,但是桃花依旧开的繁茂与美丽,大片大片的桃花飘落下来,落在那个清俊的身影上。

“王爷,此次陛下去江南派你监国,属下……”一个担忧的声音从她的身边响起。

萧潋清轻轻的笑了一下,眼眸依旧温和:“不过是监国而已无需太过担心。”

“可是太后之心。”那道声音中依旧充斥着担忧。

“她毕竟是我的母后,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声音淡淡的如同这五月的凉风。

萧潋清如玉的眼眸望向她说道:“凌云髻很适合你。”

那个人怔了一下,然后轻轻的说道:“谢者王爷的赞赏。”

那垂落的手却不自觉的攥紧了。

暗夜大殿中,云站在黑暗中说道:“陛下,归鸾阁大弟子南烟的确是设了比武招亲。”

萧重华放下那奏折,然后微微扶了一下额间眉,他这个师侄,平日里生性淡漠的可以,比武招亲实在是诡异。

“陛下若是成了歹人的利用的工具,属下可以派人参见这比武招亲。”云恭敬的说道。

“不用了。”萧重华的声音中难得带些疲倦:“派人送去密旨让他伴驾随行。”

“是。”云恭敬的答到,然后消失在大殿之中了。

萧重华依旧在灯火通明大殿中,批阅着奏折。

于海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然后说道:“陛下,珍妃娘娘送来参汤,陛下要先喝了吗。”

于海试探性的问道。

萧重华依旧没有抬头淡淡的说道:“不用了,你放下吧。”

“是。”于海恭敬的回答道,将端参汤的人打发掉了。

于海依旧安静的站在旁边在旁边,想了想还是说道:“陛下历代祭天都是需要皇后一起陪同的,陛下要拟份圣旨要老奴送过去吗。”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若一潭深渊一般不可窥探。

“不用了。”萧重华淡淡的说道:“她身子不好经不起舟车劳顿,这次祭天就由朕一人就好。”

他知道只要他拟了圣旨,浮语是一定会和他去的,但是他不想要这样因为皇权的力量,他会等到她自己说愿意的那天。

于海依然恭敬,这年轻人啊,恩恩怨怨总追随着得不到的,眼前的却从未看见过。

无汐此刻隐匿在人群之中,悄悄的观察些面前的人。

不过人群中挤来挤去,总阻碍着她的视线,怎么以前没有看到过人群这么拥挤啊。

今天快用晚餐的时候,南烟派人来了说是想邀辰公子的妹妹一聚。

无汐自然是很开心的将应酬答应下来了,换来的自然是快被某爽朗君用眼给秒杀了。

不过就在无汐觉得自己身上快被盯出个洞来的时候,辰儿拿出了一粒药丸,说药丸可以让白亦風的声音变成女声,不过持续

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时辰。

虽然白亦風表示得救了,但是辰儿的连依旧没有躲过无汐的狼爪的**,丫的这样好的东西居然现在才拿出来。

就这样,无汐将白亦風打扮的貌若天仙一般。

就这样,白亦風上了南烟的软轿。

无汐有和辰儿表示过要不要一起去偷看,辰儿居然说,这样恶俗的怪癖还是让她一人来的好。

居然说她恶俗,不知道每个腐女心中的少女心是要有基情才能燃烧起来的吗。

无汐一边在人群中快速的寻找着白亦風和南烟的定位,一边将辰儿的十八代问候了遍。

南烟依旧是一袭白衣胜雪眉眼如画,白亦風站在他旁边这身装扮还是有些不自在。

南烟望着他面前的这位女子,那双澄澈的眼眸真的和白亦風太像了。

“姑娘的眼睛和在下的一个友人很像。”南烟轻轻的说着。

“是吗。”白亦風说道,当然他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虽然他的声音并不是娇滴滴的但是这样的柔弱也着实把他惊到了。

“那这位友人对于你来说应该很重要吧。”白亦風爽朗的说着。

南烟的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这位女子,真的很像呢,连说话方式都很像呢。

“嗯,很重要。”南烟轻轻得从一个摊子上拿起一只翠色的簪子挽在白亦風的墨发上:“很适合你。”

那双淡漠的如同水晶一般的眸子,一瞬间白亦風似乎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白亦風觉得自己肯定是内力那里出了问题,不然心为什么总是会悸动呢,回头一定要让教主给看看。

无汐在一旁仔细的听着,但是着实听不到什么,声音太小了。

于是无汐又近了些。

无汐的旁边却传来了一些莫名的声音。

“小左丫,小風是穿着女子的衣衫呢吗?”

“哎呀,教主,那还有假啊。就搁眼前呢,可不就是真的。”

“这咋能这么漂亮呢。”

无汐的额头上多了几道黑线,她算是明白了。

“那位友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吧。”白亦風爽朗的说道。

“嗯,很重要。”南烟望着那双澄澈的眼眸淡漠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惆怅:“但是以后在也没有交集了。”

白亦風感觉很奇怪,明明很要好,为什么以后就再也没有交集了呢。

“缘,总是妙不可言的。”白亦風依旧挂着爽朗的笑,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南烟的肩膀说道:“如果他对你来说很重要的话,那么就一定还会在见面的。”

南烟嘴角微微上扬,水晶般淡漠的眼眸底下氤氲着悲伤。

怦怦……怦怦……

那心的悸动的声音越来越强,这样的神情似乎在那里见过。

脑海中闪过些许破碎的画面。

“亦風……”南烟眼中氤氲着水气,手指紧紧抓着他的后背。

这是什么样的记忆……白亦風微微有些晃神,手指不自觉的掠过南要的发。

等南烟转过头来的时候,白亦風才发觉自己的失态。

连忙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白亦風难得的觉得老脸一红。

但这这幅样子落到了南烟的眼中,淡漠的眼神中不自觉的露出了些许的笑意。

“小左,你搁那边点,我看不清了。”

“教主,你才是,挡住我的视线了。”

无汐在一旁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一下,拜托你们两个挡着老娘的视线不说,还这么的引人注目。

无汐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将手轻轻搭在了那位教主的肩上轻轻的唤了一句:“教主,万毒门叫你回家吃饭。”

“去去忙着呢,没看见本教主忙着呢。”那教主不耐烦微微挥挥手。

还真是那位堂堂万毒门的教主,无汐今日算是开眼界啊,开眼界。

原来白亦風这样的奇葩还是情有可原的,合着他们这一家子都挺奇葩的。

感觉到肩上的手一直没有放下去,那魔教教主自然有些不耐烦的转过身来想说些什么。

没想到对上了一双淡然的明眸,澄澈仿佛能印出这世间的黑暗。

“你谁丫。”那教主终于反映过

来了。

那左护法自然而然的也转过身来,看到了无汐,然后用收轻轻的碰了一下那教主说道:“教主,这姐姐张的好漂亮啊。”

无汐望着她面前的魔教教主,半张脸上用银白色的面具遮着,但是露出的容颜已经足以说明这教主的绝色。

漂亮的凤眼微微打量着无汐,而另一边的左护法,则是标准的小正太顶着一张无害纯净的脸。

无汐勾起一抹浅浅的笑,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们,刚刚才想和他们打个招呼。

而另一旁的白亦風自然是察觉到了无汐那边的**,顺势望过去,一眼就盯出了他亲爱的教主的身影。

着实惊到白亦風了,教主怎么会在这里。

南烟自然是察觉出了白亦風的不对劲刚想顺着白亦風的目光望过去,白亦風的手立马将南烟的头掰了活来,那微微带着些许薄茧的手掌的触感,南烟微微愣了一下,眼前的女子似乎真的成为了白亦風。

白亦風此刻的心思全在教主得身上,自然是没有察觉出来南烟的异样。

南烟想进一步确定他的猜想,没想到白亦風突然对他婉转的一笑,澄澈的眼眸含羞带怯的望着他说道:“白公子可否帮小女子将那边的花灯为我取来。”

白亦風轻轻的指向那颗较为远的树上挂着一个玲珑的花灯。

“你喜欢。”南烟问道。

白亦風点点头,然后有些心虚的不敢望向南烟的眼眸。

“好,那我便为你取来。”说着南烟就飘向了那棵树,仿若神仙玉骨一般情妙。

白亦風望了一眼那么清俊的身影,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默念道得罪了,就向无汐一行走去。

无汐刚想介绍自己,突然发现她跟踪的人不见了,立马剥开挡在她面前的两个二货,寻找她的精神食粮。

“哎,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身后某教主聒噪的声音传了过来。

无汐怎么还会有空搭理他,心心念念的找着她中的王道。

没想到几人身后突然莫名的一凉,都僵硬的望向身后。

白亦風澄澈的眼眸中微微含着怒气:“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无汐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今天晚上天气不错啊。”

“还有星星呢。”教主也望向天尽量的不去看白亦風的眼眸。

只有那小正太蹦哒蹦哒的跑了过去,抱住白亦風的腿说道:“亦風哥哥,小左好想你啊,没有你,小左都找不到试药的了。”

白亦風无奈的将手放在小左的背上,然后咬着牙说道:“教主!”

随后,左护法和教主就被白亦風一手托着一个拖回了庭院。

而另一旁南烟将那盏玲珑的花灯拿了下来,却没有发现那抹倩影。

南烟淡漠的眼眸微微低下,逃了吗。

算了,没关系,他们还回再见的。

无汐一行人回到了庭院中,在大厅中几个人直直的坐着等着某爽朗君换衣服回来。

而另一旁的辰儿却乐的清闲的微微饮着茶,那双眼眸依旧是永远也睁不开的样子。

无汐微微扶额,明明这一次辰儿才是主角,怎么成了吃瓜的群众了。

辰儿勾着儒雅的笑容说道:“没想到在着能遇到魔教的教主啊,在下真是荣幸呢。”

那教主微微摆了摆手说道:“小意思,兄台你也很帅呦。”

无汐望着那半张绝色的容颜,却做出这样猥琐的笑容,觉得这张脸长在他身上实在是可惜了。

辰儿微微的笑了一下:“那辰某还是先行谢过教主了。”

教主自然是轻笑的摆摆手,但是那漂亮的凤眼却闪过一丝奇异的光亮:“不过兄台,张的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呢。”

语气半真半假,无汐也微微抬了抬犯困的眼眸。

“世间人这么多,辰某长的很平凡,教主自然是有认错的时候。”辰儿说的不动声色。

那教主轻笑了一下说道:“也是呢。”

那样的玉面罗刹,还是不要遇到的好,不然事情就更变的麻烦了。

等白亦風换衣服回来的时候,又恢复了往日俊朗清爽。

而某教主却微微叹息道:“小風刚才那衣衫明明很适合的说。”

“教主。”白亦風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