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五十二章 来日方长

夜是最深沉的保护色,房间中一片狼藉,但是庭院中已经没有一点声音,静谧的有些可怕。

辰儿将这一切都收到了眼底,已经僵硬的死尸和已经昏迷的死士。

辰儿自然是知道这两人是谁派来的,不过无汐的做法倒是让他微微讶异了一些,辰儿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从哪死士身上夹出一个信封,那里面藏着一封信和一包粉末。

辰儿微微睁开双眸,泛着碧色的寒光,那个女人是想废了武功,也要将他带回去,她对他执念很深呢。

辰儿将那封信连读都没读,直接用内力焚烧了了它,燃尽的粉末顺着过堂的风吹散了。

辰儿冷冷的说道:“你走吧。”

那躺在地上的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身上的绳子也断了,那人跪在地上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隐忍住了,只说道:“是,主上。”

然后就抱起另一旁已经僵掉的死尸迅速的消失在这房间之中,庭院中又恢复了宁静。

清晨的光芒很是美好,庭院中也弥漫着早晨竹叶的青涩的气味。

无汐睡眼朦胧的被白亦風揪了起来为他着妆。

无汐微微忍住想要打哈欠的冲动,然后望着白亦風依旧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公子难道不困吗?”

白亦風给了她一个清爽的笑容:“在这几日里,白某已经算是睡的最好的了,若是在万毒门,白某恐怕一晚上也没有多少时间睡觉。”

在睡梦之中总是是不是的被左护法拿去试药,要不就是被教主骚扰,还真是辛苦呢。

无汐歪着头用有着严重黑眼圈的双眸望了一下某爽朗君,他在万毒门都是怎么过日子的啊。

擂台赛依旧一如既往的火爆着,无汐一人来的时候,白亦風的姿色还是引起了一点小小的**,是啊,谁看见过这么高大的女子啊。

白亦風轻轻拿折扇捂住脸说道:“果然,我还是很奇怪吧。”

无汐一脸平静的拍了拍白亦風的肩膀说道:“放轻松,她们只是嫉妒你的美貌。”

白亦風微微有些失笑的望着面前的女子,擂台赛大多是没多少规矩的,只要将擂主打到,然后称为无人敢挑战的擂主就可以了。

送白亦風参加比赛去之后,无汐去坐在看台上,而身旁的辰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那里坐好了。

“今天出尖的新茶,味道不错无汐姑娘要不要尝尝。”辰儿修长的手指端着玉盏,递给刚刚坐好的无汐。

无汐轻笑了一下然后接过辰儿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顿时茶的清香在口腔中弥漫着,果真是好茶呢。

无汐并没有问昨天的事情,而辰儿自然也没有回答,两人的模样都仿若昨日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的望着擂台赛。

无汐微微向阁楼上望了了一下,那群看赛的人中少了一个身影,自然是少了这万重人争夺的主角南烟。

不过没来的话,也好,如果让南烟察觉出什么,或者是影响白亦風的发挥,这样就不太好了。

无汐懒懒得看向擂台,不愧是白亦風上擂台挑战的女子都被他打了下去,就算是这

样的场面,他依然具有他的绅士风度,凡是下去的女子,都毫发无损,而他只是点到为止。

将一柄折扇耍的由为漂亮。

果然让他来参赛是正确的选择呢。

无汐轻轻的饮了一口茶说道:“辰儿觉得,这一次白亦風会用几招结束呢。”

辰儿依旧是永远睁不开的双眸然后望向擂台上,白亦風从上擂台开始就没有挪动分毫,不得不说他武功深候,恐怕只有南烟才会时他的对手。

在上去的一位女子步履稳健,气息平稳,也是一位佼佼者,但是可惜的是她遇到了白亦風。

“一招。”辰儿淡淡说道,将茶放下的瞬间,女子已经跌落擂台。

白亦風微微抱歉的向女子笑了一下,因为不管容颜外怎么的漂亮,声音是遮不住得,所以无汐说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开口。

不过这是他白亦風打过最多的女子了,如果传到教主的耳朵里,恐怕得让他们嘲笑好一阵了。

他望向台下的无汐,某人给了她一个胜利的微笑,白亦風无奈的笑了笑,突然觉得自己掉入了这个女子的陷阱里面。

白亦風望向台底下的女子还是尽快结束的好,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将一把折扇打开,东云很是漂亮。

底下的千金小姐,也觉得自己有着奇怪不然为什么会对一个女子感到脸红心跳呢。

南烟此刻在房间中擦拭着剑,而门外却跪了一个小厮说道:“少爷,老爷说了让你前去观战。”

“我今日不太舒服,不去。”南烟淡淡的说道。

底下谁在比武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观战的人群中却一直没有出现他想要看见的人。

南烟淡漠的心中也微微的升起些许烦躁,只要遇到这个人,他似乎就有些不在像他了。

“老爷说了,少爷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小厮恭敬的说道,但是也传达出来了那位老爷不容拒绝的声音。

南烟微微叹一口气,知道父亲是不可违抗的,然后站起身来说道:“你下去吧,我知道了。”

南烟刚刚踏出门,就有一顶软轿在那里备着,他的父亲啊,还真是事事都很周全啊,南烟心中不由的有些无奈。

无奈,南烟只好坐上软轿,缓缓的向会走去,到了会场,南烟突然不想在那阁楼上看,因为他怕看不到那个人。

南烟让小厮将轿子放下,然后也混在人群中观看,但是南烟的到来,让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

“是南烟大人!”

“不行了……我快呼吸不上来了。”

“快去拿嗅盐。”

不过此时更紧张的是,擂台上的白亦風,这副模样被南烟看到,多少还是很紧张的。

无汐在低下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事情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白亦風想还是赶快结束这场战争的好,如此一来因为紧张,连手劲都没办法控制好了,所以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女子,可能是他打的最严重的了,不过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白亦風心中升起了一阵罪恶感,在心中默默的向那女子说了一声抱歉。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在无女子上前来挑战。

这擂台主算是由白亦風胜了,不过此时的白亦風想是赶紧的下去,他可不想面对南烟。

无汐自然知道白亦風的想法,于是给辰儿使了个眼色,该一起撤了,但是就当无汐他们起来的时候。

南烟一个健步的挡住了白亦風的去路。

“姑娘可否告知在下的名讳。”南烟轻轻的说道。

在他望向她第一眼时,莫名的有种熟悉感,或许这是个机会,可以让他忘了那个人。

不行了,无汐在看台上彻底的笑翻了,果然南烟挡住了白亦風的去路,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喜欢这东西就这样的没有理由。

不过让无汐狂笑的是,南烟居然没有认出白亦風来。

白亦風望向他面前白衣胜雪的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他不能开口说话啊,一旦说话,就暴露了他的身份。

白亦風看似娇羞的将折扇打开,用折扇将脸捂住,随后一个劲儿的向无汐使眼色。

无汐笑归笑,但是她也不希望白亦風在此刻就暴露了,她的搭住辰儿的肩膀,一双明眸望着辰儿,灿烂的笑道:“辰儿,看你的了。”

毕竟南烟是见过她的,她要是出马的话肯定是会被认出来的。

辰儿望着那张笑的异常灿烂的脸,微微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用折扇轻轻的打了一下无汐的头说道:“你啊。”

不过却也没抗拒什么,本来他们两个也是为了他。

南烟看道这女子如此的娇羞迟迟不说话,刚想小心翼翼的进一步的问道,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从看台上飘了下来,挡在了那女子的前面。

那男子的眼似乎没有睁开一样,削薄的嘴角勾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有了辰儿的庇护,白亦風微微松了口气,但是依旧没有把折扇拿下来。

“在下殷辰。”辰儿轻笑道:“想必你就是南烟公子。”

南烟淡漠眼眸望向他淡淡的说道:“正是在下。”

辰儿依旧轻笑道:“我家小妹倾慕公子已久,第一次和公子对话难免有些紧张,还望公子见谅。”

南烟轻笑道:“原来你是这位小姐的兄长,是我的不是才对,冒犯了姑娘。”

或许是白亦風许久都未见到过南烟的笑容了一时间晃了心神。

“既然姑娘累了这么久,那南烟就不打扰了。”南烟依旧轻笑道:“毕竟来日方长。”

无汐混在人群堆中,偷听些他们得对话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猥琐的笑意,来日方长,一夜七次郎。

哈哈哈。

南烟走后,某爽朗君一下子就把无汐从人群堆中揪了出来。

“无汐,你差点害死我。”爽朗君咬牙的说道。

无汐的嘴角依旧合不拢,因为实在是太搞笑了。

“别生气,不是没有发现。”无汐猥琐的说道:“这说明你魅力很大丫。”

白亦風无奈的用折扇轻轻的打了一下她的头说道:“你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