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九章 当傲娇遇到天然呆

“ 离比武招亲还有几天的时间,无汐被白亦風给伸出来说是要告诉她关于南烟呢喜好。

大好的清晨多么适合睡觉的时候,就白亦風给毁了,无汐此刻的气压很低,气压很低就意味着血糖很低,血糖很低就意味着她现在的脾气很暴躁。

但是白亦風却是一脸的清爽,轻笑道:“这里的天气干净清爽,不似万毒门一样阴冷潮湿,我喜欢这里。”

毕竟是养毒物的地方,天气定是要恶劣一点,不过在那样恶劣的天气,还能养出这样清爽的人,还真的奇葩呢,突然间无汐想知道那边的教主是谁了。

“你们万毒门都似你这样吗?”无汐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此刻两人坐在一个馄饨摊上,某爽朗君用星星眼盯着那热气腾腾的馄饨。

“嗯,万毒门的各位都挺友好的,只不过世人对我们的认识有所偏差而已。”白亦風笑道:“毕竟我教擅长养育毒物,所以世人害怕也是情有可原的。”

何止是害怕,无汐也听过些许,比如说因为万毒门稍近一点的村庄,睡着睡着都有可能出来一条毒蛇滑腻腻的盘在你身上,不吓死才怪。

无汐一想起来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是无法想像,面前这位爽朗君和一群毒物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

“无汐姑娘不吃吗。”白亦風轻笑着为无汐夹着一个包子。

刚才想像了一下那滑腻腻的东西无汐一时间也就没有了什么胃口。

“这边的小吃也比万毒门那边的好。”白亦風真诚的说道。

那是自然啊,你们那边还有普通的人敢去吗。

“好吃,你就多吃点。”无汐不着痕迹的又把包子给他夹了过去。

吃完东西,白亦風就开始边走边和无汐絮絮叨叨的说着,蔓延喜欢与不喜欢的。

“他喜欢穿白衣服,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身白衣似雪。”

“他喜欢吃甜的,不喜欢辣的,尤其是枣泥的糕点是他最喜欢的。”

“他身子怕寒,所以睡觉之前总喜欢泡在热水里。”

从话里行间中无汐能感觉到南烟在白亦風心中的地位。

“公子说了这么多,就一定能判断无汐会赢吗。”无汐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似乎能印出他的心事一般。

白亦風笑的很清爽,一双干净的星眸很是清澈。

“如果南烟能娶到姑娘,白某是非常高兴的。”白亦風轻笑道:“姑娘很像我遇到过的一个人。”

无汐眼角抽了抽,这老套的搭讪方法。

“我在一个盛宴上看到过一个倾城的女子,你和她的眼眸真的很像。”白亦風轻笑道。

无汐微微怔了一下,她真是在哪都摆脱不了浮语的身影啊。

“那公子是因为无汐和她张的像所以才希望无汐赢了这场比武招亲吗?”无汐淡淡的问道。

“自然不是。”白亦風从一个店家买了一个碧玉的簪子为无汐挽在头上说道:“姑娘参见比武招亲定当是喜欢南烟,若是能找个喜欢他的人做他的娘子那也是极好的。”

“南烟喜欢翠色,这簪子

很适合姑娘。”白亦風道。

无汐微微有些失笑,若是都找个单方面都喜欢的人,那世间上哪来的这么多的在情字面前苦苦挣扎的人。

无汐望着笑道:“那公子可否想过,若是南公子不喜欢无汐如何。”

“感情之事,日久生情,他既然设了台子比武招亲,那定是不会反悔的,到时候日子长了,自然会有感情的。”

无汐微微叹道,还真是单纯啊,最怕这种天然呆了,伤人于无形之中,你却真的不能怪罪他什么。

在街道中兜兜转转的,无汐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可否问公子那日中的是什么蛊毒。”

白亦風怔了一下,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自然道:“是情毒。”

“我有一个自小就很缠着我的妹妹,兴许是太过宠她了,性格有些蛮横无理,日子久了竟然说要嫁于我做娘子,我只她是说笑,没想到她给我下了情毒。”白亦風有些苦笑的说道:“我没有理她,为了断掉她的念想,我逃离了万毒门,与南烟结伴而行,那段日子很是快活呢。”

白亦風嘴角噙着笑意,似乎在回味那段日子,清澈的眼眸中也是毫无掩饰的笑意。

但是笑意渐渐的被一丝悲伤所替代:“我没想到情毒会发作的这样的快,我以为我的命就此了结了,没想到那一晚,我活过来了,我很开心,但是南烟却离开了。”

无汐微微扶额,突然间特别可怜南烟遇到这样的一个木头,情毒是南蛮女子用来控制情人的一种蛊毒,在发作之时需要找人合欢,才可抑制,拜托那荒郊野岭的南烟给你去那里找女子啊,肯定是自己献身了。

但是这货,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以南家少爷的心高气傲定是不会和他说的。

但是这个天然呆就是你不和他说,他是真的不会懂的。

就在无汐走神的时候,突然间一辆马车向无汐撞过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当下无汐来不及躲闪。

然后一把被白亦風给抱住了,无汐长长的叹了口气,丫的活过来了,起身刚想和白亦風道谢,因为正好伤口在腰部所以可能力道大了一点,把伤口给撕开了。

无汐一吃痛一时没有从白亦風的怀里出来。

而此刻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袭白衣胜雪,眉眼如画的男子站在了一旁,眼眸淡漠的望着他们:“白兄,在外边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无汐转眼望向那个男子,当机立断的就知道他就是南烟。

无汐立马从白亦風的怀中脱了出来,挂起一抹淡淡的笑,这捉奸的既视感是肿么回事。

还有这周围的红心泡泡是怎么回事。

“是南烟公子~”

“旁边的那位公子也好俊啊。”

“南兄你终于肯见我了。”白亦風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欣喜。

他这日夜思念的人儿,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怎么会不开心呢。

南烟将这一切收在了眼底,看到他如此,淡漠的眼底也划过了一丝笑意。

无汐就在琢磨着怎么撤出这里的时候,却被白亦風给拉住了对着南烟说:“咱们也好久没见了,这里不方便,走一起到酒楼里喝个痛快。”

南烟的眼眸落到了

白亦風抓着那女子的手臂上的衣襟,手不由的微微攥住了。

无汐也不着痕迹的将手臂脱出来,大哥,行行好她还不想当炮灰。

就这样,一行人来到就酒楼之中。

无汐头上顶着的是三道黑线,这位次安排的,她靠里坐,然后南烟在她的旁边,白亦風在她的对面。

哥,你就不能看看形式啊。

然后,白亦風却给了她一个看好你的眼神。

无汐彻底的醉了,而这一切落在南烟的眼中自然是成了眉目传情。

南烟心中微微泛起一丝苦涩,他又能怎样呢。

白亦風这个天然呆是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家伙。

“南兄,自林中一别我甚是想念你。”白亦風说的很真诚,清澈的双眸仿若盛满了星光。

南烟望着他淡漠的双眼似乎又升起了几丝希望:“你当真想念我。”

声音淡淡的,但是无汐还是能察觉到哪声音中轻微的颤抖。

“那是自然。”白亦風爽朗的笑道:“听说你要比武招亲,我真的很替你开心,大丈夫定当是成家立业。”

“你说你为我开心。”南烟的淡漠的眼眸中终还是被淡淡的忧伤给取代了。

“当然开心。”白亦風笑道:“来我敬你一杯。”

说着就举起酒樽,将酒一饮而尽。

南烟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我在喜宴上恭候着白兄。”

“在下就不打扰你和这位姑娘的时间了。”南烟说完就拂袖而去了。

剩下的白亦風定是一脸懵圈。

无汐这次真的是很可怜南烟了,遇到你天然呆也就算了,自己还是个傲娇,这两个属性相遇还真的得经历一点波折啊。

“无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白亦風样子的她说道。

你不禁是说错话了,而且还让她当了炮灰。

无汐微微低眸,这也不怪白亦風,在这个年代就算是有特别的感情,也可能被察觉不到,她很佩服南烟可以承认自己的感情,但是他的骄傲还是不允许他先开口的。

稍微帮帮他们怎样,无汐的脑子里开始了一系列的攻略。

南烟回到了府中,觉得他刚才的行为着实失态了,白亦風祝福他又有什么错呢,他为什么要发脾气呢。

就算白亦風身边有女子,他又有什么资格去难过呢。

一切的开始不过就是个错误,而那一晚的情迷,只是加重了这个错误而已。

身体上似乎还有那晚的热度,那样炙热的眼眸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他也逃离了不是吗,不敢去面对白亦風。

那么他是想让白亦風记起那一晚,还是忘记呢。

南烟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这样凌乱的情绪和他。

南烟微微叹了口气。

这场梦做了这样的久,也该醒了,他是这南府的大公子,总有一天要成家立业的,不过是来的早了一点而已。

比武招亲……这天下有那个女子能打的过归鸾阁中的大弟子呢,无汐似笑非笑,南烟还是抱有希望的不是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