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七章 逃离

陛下,你闹够了没有呢。”无汐深感疲惫的说出这句话。

她觉得自己原来这副身体的主人很悲哀,将这副身体托福给了她,最后却落得这副样子。

“对,陛下你是天子,你做什么都可以被理解被放任”无汐淡淡的说道:“我无汐何德何能,被你一次次的威胁,利用呢?”

“我是平凡人不是圣人,不是被伤害了,你的一句解释就可以将这些发生的事情都可以被抹去一样。”无汐望着他,一双清澈的眼眸低下,看不出任何的深渊。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望着她,轻轻为她包好最后一块纱布,她说的没错,他为何一次次的利用她,他手上的棋子很多,他可以随意的将她丢弃。

而无汐不是正希望他这样做吗,但是他偏偏不会如她所愿的。

萧重华没有说话,召唤出婢子将周围的一切都收拾干净了,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

无汐的嘴角微微挑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无视吗。

也对啊,她说什么萧重华都是不会在意的。

萧重华望着她说道:“气够了没有,气够了就睡吧。”

无汐真的很想骂街了,萧重华是把她当小孩子耍呢,她话都说到这个分儿上了。

萧重华没有理她,唤于海为他宽衣,随后就这样躺在了无汐身边,没有说话。

一副她爱睡不睡的样子,无汐气结,好歹将她放下来啊,似乎是察觉到无汐心中所想萧重华将她拉入了怀中,但是无汐这一次无汐真的没有感觉到温暖。

无汐躺了很久,久到身上的穴道已经被解开了。

是时候该离开了,无汐微微望了一下身边的俊美的男子,微微叹了口气。

这样的人,无汐实在是不想和他在纠缠在一起了。

无汐屏气凝神的微微侧听着,至到萧重华的呼吸均匀了,轻轻的点了他的睡穴,大概这样他就暂时的不会醒来了。

无汐起身,跳下床去不得不说萧重华为她包扎的伤口还是极好的。

无汐快步的走了出去,但是是悄无声息的,不过似乎又记起什么,回去又将萧重华的被子盖好。

然后从窗户哪里离开了,不过因为身体略微的沉重,所以无汐还是弄出了一点点的动静,招来了一个婢子的回眸,无汐掩饰的很好,那婢子以为是风,便匆匆的离开了。

无汐觉得这妹子的熬夜能力,绝对适合在新世纪当网管。

她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清歌已经被画倾城接着走了,阮玉根本就不用她担心,只要她不给他找麻烦就好。

江山这样大,她应该去看看了,宫廷这个地方她是待够了。

不过还是得和阮玉告个别。

无汐路过明轩宫,微微停顿了一下,她听说过莀姬囚禁在里面,无汐跳了进去,在黑夜中这个冷宫显的是格外的惊悚。

无汐踏了进去,莀姬未就寝,苍白的脸色在未有平日的妩媚。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莀姬的声音略显嘶哑。

无汐微微勾起淡淡的笑说道:“不,只是想告诉娘娘,淑妃曾经在这里暴毙,娘娘您

是不会孤单的。”

说完,无汐就离开了明轩宫:“天色已晚,无汐就不打扰娘娘休息了。”

莀姬的眼眸微微有些惊恐,似乎能看见那个女人就这样死不瞑目的躺在店的中央。

一声凄厉的叫声划过整个夜空。

“叫什么叫安静点!”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无汐微微想了想,是不是不该吓她啊,才怪,她无汐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嘴角的笑意深了些,无汐已经来到药阁了,但是她还没有踏进去,一个包袱就直接砸在了她的脸上。

无汐有些吃痛的将包袱从脸上拿下来。

就听见阮玉说道:“拿了包袱有多远滚多远。”

无汐有些无奈,微微靠外门外说道:“我走了,你不想我啊。”

“你值得让人想吗。”阮玉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无汐勾起一抹浅浅的笑,阮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还有几个时辰就天亮了,到时候你可就没时间走了。”依旧是清清冷冷的声音。

阮玉坐在里面,克制自己不出去看她,不给她点教训,她就真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外面的声音闷闷的传了过来说道:“那我走了。”

随后就没了声响,良久,阮玉最终站起身来,那和丫头走了吧。

阮玉打开门,微微望向深沉的夜,没有任何的动静。

突然,一个从房顶中倒着的人,直直的望向他说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阮玉望向那张轻笑的脸,也微微有些失笑,这要是普通人肯定会被吓死了。

无汐从房梁上跳了下来,然后抱住了阮玉,说道:“保重。”

阮玉身子微微一僵,随后也抱住了她轻轻的说道:“保重。”

夜依旧深沉,不过这一次那抹清影最终消失了。

阮玉手中的残温,证明那个人曾经来过。

无汐站在城门上,微微喘息着,这样重伤的身体还真是不能爬墙啊。

但是无汐不能用力,因为无汐知道一用力的话,伤口会撕裂的。

“这位姑娘,看起来有点困难啊,需不需要我帮助你呢。”一个悦耳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未等无汐回答,她的身子就被环住了轻松的越过了城墙。

无汐望向那绝色的容颜,微微有些失笑,果真是那只狐狸无疑。

裴炎轻轻的将无汐放下地下,绝色的身姿仿若盛开的彼岸花。

“下一次,我在抓住你的时候可就不会在放过你了哦。”裴炎轻轻的拂了无汐的头发一下。

无汐打掉那狼爪望着那那双忧魅的眸子说道:“不会有下一次了。”

随后转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谢啦,玉郡王。”

裴炎不恼,似笑非笑的望着消失的身影,真是越来越有趣呢。

大殿之中,阁楼之上,萧重华依旧望着夜色的帝京,身上披的黑狐披风微微被风吹起,子夜般冰冷的眼眸,如同一潭深渊一般不可窥探,下一次他不会在放过她了。

朝,作为北方一大国虽然国力不算最强盛的,但是却也算国泰民安,所以每个地方斗还算安详。

无汐叼着一个狗尾巴草,懒洋洋的躺在树枝上边,自由的空气还真是美好呢,她已经逃出来几日了,刚开始还有些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萧重华会不会派追兵来,后来经过她的一方探查,并未发现有暗卫跟踪她,也就安心很多了。

毕竟一朝天子的事情很多,听说还准备着讨伐没有空余的时间管她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呢。

她给过往的佛祖都上了几注香,希望萧重华可以忘记她。

希望神能听道她的请求。听说江南是个好地方,无汐决定去那浪一浪。

无论是在哪个地方总会有说书的。

无汐在茶馆中,悠闲的喝着茶然后听说书的说道

“都说有女子比武招亲的,可谁听说过男子比武招亲的。”

“这富甲一方的南家少爷竟然公开得设擂台,要求是比武招亲啊。”

“这南家少爷,南烟可谓是长的风流倜傥的,不知道有多少家的女子跃跃欲试啊。”

“话说,这凡是闺阁中的千金小姐,那可都是捧到手心里疼爱着,又怎么可能会武功呢。”

“这南家少爷,不定会娶个什么样的悍妇回去呢。”

说完,底下一片哄笑,无汐轻轻抿了口茶。

轻笑的想到,悍妇倒不至于,估计娶个小攻,到时候很有可能的。

果真有意思,不如在这里停留几天看看结果也好,无汐如此想到。

“公子,看起来好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一个轻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无汐下意识的望向他,一口水全喷到那人脸上了。

那人依旧面不改色的将脸上的水擦掉,拿折扇打了一下她的头说道:“公子,你激动了哦。”

那双依旧是万年睁不开的眯眯眼,是辰儿没错,绝对是他。

为了不引起**,无汐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辰儿轻笑道:“那姑娘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废话,她是逃出来的啊。

“姑娘看样子是要去江南,不如我们结个伴如何。”辰儿依旧儒雅的笑着。

无汐警惕的望着他说:“你怎么会知道。”

“姑娘的地图放在这里了哦。”辰儿指了指桌上的地图。

气氛瞬间尴尬了,她无汐是个路痴啊,这路痴到了这辈子依然还是啊。

无汐此刻是非常的想念导航。

就这样,无汐和辰儿就不得不在一起一阵了,不过想想身边有个腹黑,可以省去不少事呢,毕竟她身体上的伤还没有痊愈,稍微利用他一下,也未尝不可。

无汐躺在**深深的盯着那地图说道:“我是迷路了,才到这里来的,这里明显要比去江南要远一点,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大概,是因为这里有我要找的东西吧。”

无汐微微侧头望了一下辰儿,她知道他一直在寻找什么东西,不过这个偏远的地方,究竟有他想要的什么东西呢,无汐稍微有些感兴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