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六章 乖,别动朕不想伤你

无汐住在玉王府养伤,中间有几次阮玉替她换药,那样清冷的眼眸,是无汐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无论她怎样哄着他,阮玉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她知道阮玉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无汐躺在**一阵长叹, 但是说起这件事来也不能全怪她,拜托这么多人围着她,她不想受伤也是不可能的。

无汐趴在太师椅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身上的伤也渐渐的愈合了,虽然阮玉不和她说话,但是还是会细心的为她上好药,也将她身上的毒的解药给她喂下了,身体中的疼痛少了很多,不得不说,某个还是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死不死的随她的,但是身体还是挺诚实的呀。

听说那少府监张历大人自缢在自己的府中,写下遗书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只期望留了全尸,和一卷画轴下葬。

听说那画轴上是个非常漂亮的美人呢。

“如此无聊,不如陪本王喝一杯。”裴炎躺在树枝上,红衫半敞着白皙晶莹胸膛微微露出,极具**。

无汐微微瞥了一眼这火狐,然后从他光洁的指尖接过那玉瓶。

轻笑道:“王爷如此演技,不去唱戏实在可惜。”

尽管很细微但是无汐仍然可以闻出那淡淡的药味。

无汐对这古代的药,真的很无语,太苦了简直了。

某狐狸忧魅的凤眼望着无汐,似笑非笑的说道:“本王不介意和无汐在戏剧中夫妻双双把家还。”

无汐将那苦炸天的药一口一口吞了下去说道:“我介意。”

表情一本正经,但是又因为药太苦而有些怪异。

裴炎不由的笑出了声,所有的景色都为此失了颜色。

裴炎的王府和他本人完全相反,低调的可以,无汐嘲讽过他是不是萧重华克扣过他的俸禄,裴炎却轻笑道,这个王府有他不就够了,真是自恋的可以。

无汐观察过裴炎的行动,简直是老年期提前,没事的话就在庭前赏花,喝茶,小憩,明明是手握重权的王爷,但是似乎什么公务也没有一样。

自在的可以。

无汐也问过他,王爷既然这么闲,干嘛不出去逛逛。

某只狐狸说:我怕我的美貌引起战乱,这样的话,我不就罪过了吗。

无汐此刻觉得,长的好看的一般都没节操。

“所以,既然王爷不愿意出门,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无汐的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

“这难道不是你所期望的吗?”裴炎坐在阁楼中,仅仅一个明艳的背影,底下的女子都疯了。

“啊~玉王爷~”

“我要为你献出心脏~”

“见王爷一面,妾身此生无憾了~”

说着一个女子就要自刎,幸亏被人老街下来了。

无汐此刻信了裴炎说的话,长的美貌真的是罪过。

没错他们二人正在在缓夜愁,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裴炎仅仅是露出了一个背影。

她只不过无意中说道:既然王爷长的如此动人,不如到缓夜愁为我做个招牌也好。

不过是调侃而已,虽然无汐以前是真的想让裴炎给缓夜愁做广告,不过此时却有点后悔了,毕竟她也不想让缓夜愁出了人命。

“不过,无

汐还真是让我惊讶。”裴炎轻笑道:“如此有趣的楼,还真是有些无汐的风格。”

他漂亮的手轻轻拿起一个杯盏,红唇微微轻抿,一举一动透着魅惑:“怎么办呢,本王似乎有点舍不得姑娘了。”

声音不轻不重,但是若是仔细听的话,又能听见。

“王爷真是爱开玩笑呢。”无汐咬着牙说道,这只狐狸,是不是想让她被下面一群女子撕了啊。

裴炎自然是故意的,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此刻周围的女子已经昏到了一批又一批。

裴炎也闹够了站起身来,望着无汐说道:“走吧,出来透透气也累了,也该回府了。”

无汐自然不想回王府了,刚想要婉拒,没想到裴炎却先她一步的说道:“若是你不回来,阮玉会更生气的哦。”

无汐真的想把手中的杯子砸到他绝色的脸上。

无汐扯出一丝微笑的说道:“王爷先回吧,无汐稍后会回来的。”

裴炎红唇微勾,凤眼魅惑的望着她说道:“我等你哦。”

说着裴炎就如同彼岸花一般,飘零于这黑夜一般,留下一片心碎的少女。

“九儿。”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无汐大人。”

“你脸红个屁呀,还有为什么要叫大人!”

无汐咆哮道。

九儿抿嘴笑了一下:“只是没想到姑娘你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无汐,莫不是那日灯会约你的是玉王爷。”

那日的种种都浮现在眼前,无汐微微低眸说道:“啊,的确呢。”

“王爷这样温柔,定是一个不错的约会。”九儿有些憧憬得说道。

无汐似笑非笑,确实是个难忘的约会,血与尸体齐飞,疼痛与恨意并存,怎么不让无汐印象想深刻呢,无汐将裴炎给挑的八角玲珑的花灯送给了九儿,毕竟她弄坏了九儿的衣服。

九儿说,真是很漂亮的红色呢。

那只狐狸真的很喜欢红色,连王府都是铺天盖地的红色,不知道这一起打天下的三位知不知道他们的兴趣爱好是出奇的相似呢。

无汐没有在缓夜愁多逗留,既然还要住在王府,就没必要让九儿在知道她受伤的事情了,明日缓夜愁的名号算是响彻整个京城了吧。

过不了许久,缓夜愁的一切都会步入正轨的。

听九儿说莀姬似乎被萧重华囚禁起来了,她感叹真是帝王无情,并且还忧虑她毕竟曾经也是陛下的人,她和王爷什么的会不会被阻挡,不得不说,这娃还真是脑洞大啊。

无汐快速走在街道上,毕竟身体受伤了,也就不能使用轻功了。

“无汐姑娘。”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

对于一个对幽灵惧怕的人来说,无汐瞬间给了那个东西一巴掌,瞬间响亮的声音划破了这夜的寂静。

既然有实体说明面前的是个人,如此无汐才好好看清了她面前的人。

无汐望了一下那肿了半张脸的人,是萧重华的影卫云。

无汐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没看清。”

那影卫的眼角抽了抽说道:“看到姑娘这样精神,我也就放心了,所以请姑娘随属下走一趟吧。”

“去哪?”无汐嘴角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一双清冷的明眸淡淡的望着他。

“陛下请无汐姑娘走一趟。”影卫自然是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我若不去呢。”

“那就对不住姑娘了。”说完影卫快速的点住无汐的穴道,如今的无汐身体相当的虚弱,行动自然的迟缓,如此一来她就被这影卫给拐到了皇宫之内。

“陛下,属下已经把人带到了。”云扛着无汐说道。

萧重华子夜般冰冷的眼眸淡淡的望了一眼那淡然的女子,伸手就将无汐横抱起来,那影卫自然也是个懂礼的人,迅速的消失在宫殿之中。

这狗腿子,无汐不由的暗损道。

无汐望着那张她再也不想见到的人硬邦邦的说道:“放我下来!”

萧重华淡淡的望了她一眼说道:“朕要是不放呢。”

无汐眼眸一暗,想用内力将穴道逼开,但是萧重华突然温柔的说道:“别动,朕不想伤到你。”

无汐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萧重华将她放在那张大**,然后为她解衣。

气氛变得很怪异,无汐忍不住说道:“你脱我衣服干什么啊!”

萧重华淡淡的望了她一眼说道:“自然是为你包扎了,不然你想要朕做什么?”

萧重华的语气带点调侃,无汐微微把脸别过去,真的很想问一下萧重华你的节操呢,仿佛她落得如此根本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萧重华将她的纱布解开,旁边是早就预备好的药,是他向阮玉要的,他应该是可以放任不管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些烦躁。

无汐也无所谓被萧重华看光了,反正萧重华什么身材没有看过,估计她这平板萧重华也不会感兴趣的。

“不是朕做的。”萧重华突然如此说道但是眼眸中一如既往的冰冷。

无汐微微怔了一下,萧重华是在向她解释吗,真是可笑呢。

“那一夜。”萧重华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朕去了浮语那”

无汐失笑了,怨不得,萧重华是拒绝不了浮语的,那怕浮语向她要整个江山,他都可以挥挥手,送给她。

“所以,陛下这是在向我解释对吗?”无汐淡淡的说道,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他:“有这必要吗,就算我知道不是陛下做的,但是和陛下脱不了干系,我说的不对吗。”

对她有恨意的人,无非就是莀姬,但是她可是这样大咧咧的凑齐这么多影卫,在这宫廷之中,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若不是萧重华在放任她。

是,萧重华是想给她的妃子补偿,但是有必要拿她开涮吗,她无汐是玩具吗。

萧重华轻轻的为她上着药,似乎怕弄疼了她,他说道:“朕没想到她会做的这样过。”

无汐觉得自己真的非常的可笑,萧重华就是以为莀姬会给她吃点苦头就可以放任她,她无汐的命还真是贱。

无汐将穴道挣脱开,奈何还是被萧重华钳制着。

无汐眼眸中带着深深的无奈的说道:“陛下,放我自由可好?”

她真的不想这样下去了,上辈子已经当够了别人的工具,这辈子还要被别人利用,她的命还真够悲哀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