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四十一章 真是荒唐的一夜

云因为萧重华的命令跟着无汐已经很多时日,他真的觉得这个女子很不一般。无汐短短的几个时日就已经将城中醉梦的据点彻查干净。

夫妻堂,已经是无汐最后要查的地方,在这个中转的地方,只要差一步就可以抓到最后的地方,这醉梦的流通就可以连根拔起。

云也知道,无汐自然是知道他跟在她的后边的不然为什么,每次她查完就走,却从未出手,无汐仿佛早就知道就算她不出手,他也会给她善后的。

他觉得这样一个云淡风轻的女子,陛下会注意到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夜已经很深了,这里的清理工作也已差不多。

“头,全都死了,一个没剩。”一个影卫向云报告。

云微微看了一下那堆排着的尸体,眼眸划过一丝不明的意味。

云微微冷笑,就算整个建筑都已经塌了,但是这么多人当中却无一人生还,明眼的,都以为是被这建筑砸死的,毕竟这么大的暴动声,全都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几具尸体中明显的是脖子断了,但是皮肉还连着,没有一丝的於痕,自然是有人先他们一步到了这里,先灭口了,不得不说那人手段还是残忍。

“去彻查这里,看看剩了什么蛛丝马迹。”云冷冷的说道,这些烦人的东西,马上……马上就让他消失……

萧重华的宫殿中,无汐躺在**,眉头紧锁着,脸色很是苍白,断断续续的能听到无汐说道“……疼……好疼……”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冷冷的望着那冷汗连连的太医问道:“她怎么样。”

那太医畏缩的望了一下冷俊的萧重华,扑通一声跪在了哪里:“回陛下……回陛下,这位姑娘身上的毒极其的诡异……怕是……”

那太医颤抖的擦了一下流下的冷汗说道:“怕是……有两种以上的毒”

“能解吗。”萧重华冷冷的说道。

“老臣……老臣……”那太医已经觉得自己块命丧黄泉了:“老臣无能为力。”

“滚!”萧重华冷冷的说道。

那太医赶紧磕头谢罪溜溜的就爬出了宫殿,不管怎么样,捡回了一条命,不过那女子居然能活到现在,太医也由为的吃惊,那毒应该早发作了,撑到现在,到底有多大得毅力。

萧重华望着无汐,子夜般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不一会无汐居然爬了起来,但是瞬间的事情,无汐就吐了一地。

萧重华好看的眉不由的微微蹙了一下,这女子。

吐完了的无汐觉得舒服多了歪歪咧咧的躺在**,可是又因为蚀骨的疼痛,裙子不由的哼哼着。

萧重华着实无语了喊到:“于海!”

门外候着的于海赶忙儿的跑了进来,看了一下这样的情景,虽有些吃惊但是还是会意了。

招了几个信任的宫女,将这些快速的清理干净,点上了熏香。

同时将无汐抬了出去,给她沐浴。

又将一切的床单被褥,换成干净的

当然,萧重华当然也忍不了他身上的这股味道,匆匆的也去沐浴了,自然于海已经将这些全部备好。

清理干净无汐舒服多了,躺在**,却自然没有醒来。

萧重华从一个盒子中拿出了一一个药丸,这是他的师父给他的,虽说不能

解毒但是还是起一定的抑制作用的。

萧重华扶起无汐,轻轻的将药丸喂下去,但是某只已经陷入了昏迷没有吞咽下去。

萧重华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饮了口水轻轻的吻了上无汐的唇然后将水渡了过去。

这样无汐才将药丸咽了下去。

渐渐的无汐的眉头舒展开了,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了,萧重华将无汐放在**,然后挨着她也躺了下去。

无汐在睡梦中又梦到了樱花,飘落下的樱花很是温柔。

第二天,喉咙极度干渴的无汐模模糊糊的起来找水,但是似乎碰到了个坚硬的东西,无汐瞬间醒了,眼前的视线也明了了,金碧辉煌的大殿,精致的镂空雕花。

无汐僵硬的低头看她身边的东西,那张美的人神共愤的脸,不是萧重华是谁。

到底发生了什么,冷静……你要冷静一点……

无汐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但是脑袋跟浆糊一样混沌什么都想不起来。

两个人,酒后,**,衣服换了。

无汐下意识的掀开被子去看里面,此刻萧重华也醒了。

睡眼朦胧的样子,也是非常的美好。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无汐说道:“你……我……”

她真想抽自己嘴巴,没事喝什么酒啊,喝酒也就算了,没事喝这么多啊,爬床也就算了,也得挑对象啊。

“想什么呢你。”萧重华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朕对你不敢兴趣。”

此刻于海已经过来伺候这那着萧重华宽衣了。

丫,挑战她尊严呢是吧,老娘也对你不敢兴趣好吧!

虽然很不平,但是无汐也松了口气,还好什么也没发生,真是荒唐的一夜。

无汐直直的坐在铜镜前,然后后面的宫女给她梳理着头发,无汐努力的回想着昨天的事情,到底昨天发生了什么,除了醉酒前的一点记忆,无汐什么都不记得了。

啊~烦躁啊。

不知什么时候,那宫女的声音打破了无汐的思绪:“无汐姑娘束凌云髻还真是好看呢。”

无汐这才发觉那宫女将她的头发细细的编着,既然是萧重华的宫女,那一定是于海**出来的,定是他们信任的。

无汐转头,挑起一抹浅笑道:“那个,你叫什么呢?”

那宫女抿嘴的笑了一下:“奴婢叫做颜梦。”

无汐不由的吐槽道果真是萧重华宫中的还有个像样的名字。

无汐勾着浅浅的笑:“颜梦姑娘,知道昨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颜梦笑着道:“姑娘是问这个呀,姑娘有所不知,昨夜是陛下亲自抱你回来得呢,兴许是姑娘喝多了,所以吐的哪都是,陛下就让我们服侍姑娘沐浴更衣,但是后面的奴婢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无汐有些无语的望着颜梦脸上飞起的两团绯红。

姐,我叫你姐还不行吗,能不能别遐想啊。

无汐都似乎看到了她脑子里的黄颜色。

无汐也懒得和她解释,这东西越解释越糟。

无汐起身,对颜梦浅浅的笑道:“陛下下朝后,就劳烦颜梦姑娘转达一句,无汐先走了。”

这个宫殿无汐一秒钟都不想待,先走为妙。

说完无汐拔腿就走,但是后面的颜梦拽住了她,一双星星眼望向她说:“姑娘,陛下说了,无汐姑娘梳洗完后自己肯定是要离开的,所以给奴婢们下了命令,若是姑娘没有用完早膳坐轿子离开的话,就要惩罚她们几个的。”

无汐咬咬牙,这个萧罗刹除了威胁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望着那双星星眼,无汐叹了口气,最终是帮助她的人,不就是吃顿饭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无汐有留下来的样子,颜梦就浅浅的笑了。

“姑娘,陛下还是疼爱你的,陛下说你爱吃肉,所以早膳也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烤鸡呢。”颜梦眉开眼笑的说道。

算他还有点良心。

谁会跟美食过不去呢,无汐自然也是,面对一桌子的美食,在别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风卷残云的吃完了,然后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

无汐笑的灿烂的对颜梦说道:“这样我就可以走了吧。”

颜梦一愣一愣的点着头,僵硬的将沏好的茶递了过去说道:“奴婢去看看轿子好了没有。”

无汐接过茶,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太过惊讶自己吃速而感到羞耻,但是不愧是宫廷中的膳食,真的很美味啊,也不知道清歌那丫头怎么样了,无汐一双明眸划过一丝不明的意味,但是她现在还不能去看她,只是希望萧重华遵守他的诺言。

无汐坐上软轿,向宫外去了,无汐本想趁机和阮玉拿些药的,但是似乎早上身体就没有那么痛了。

就在无汐这样想的时候,脑海里似乎闪过了一瞬间萧重华俯身吻她的画面。

无汐拍打一下她的脸颊,叫你瞎想,叫你瞎想。

因为画面太过恶寒无汐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但是无汐不知道,她从萧重华的寝殿出来,一切都落到了莀姬的眼中。

莀姬一双桃花眼透着怨毒,如今无汐给她的难堪,她都要细数还回去的。

无汐不想太惹眼,所以一出了宫殿,无汐就下了轿子,她要自己走回去。

街上的人都在讨论着昨夜的爆炸声,和今日突然十几家店都被查封了,入狱的人近百人。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醉梦这东西害人不浅。

这萧重华的影卫行动的倒是很快啊,无汐忽然想到昨日在张府那张历又提到过,半日闲,既然提到了自然就有干系。

不过,这已经不是她的范围之间的事情了,萧重华也一定会提醒他的影卫的,毕竟半日闲是萧潋清经常去的地方,肯定不能动太大的动静。

无汐又回到了缓夜愁,毕竟就算是要告张府的状,也是需要在上朝的时候才可以,那样的话只能是明日了。

无汐从缓夜愁的侧楼进入,尽管还没有到晚上,但是无汐还是愿意让别人看到她进来。

“姑娘,你回来了。”九儿突然望见无汐,心中悬着的心终于下来了。

无汐挑起一抹轻笑:“我不过出去了一日,瞧把你吓的。”

九儿那双含水的眸差点掉出泪来:“九儿知姑娘与辰儿出去办事情,但是回来的缺只有辰儿一个,九儿像辰儿打听姑娘的去想,没成想辰儿会说。”

九儿有些委屈的说道:“辰儿说,谁知道呢,或许还活着吧。”

无汐的眼角抽了抽,那个混蛋,居然还回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