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被刷新的三观

无汐走在夫妻堂中,眼角微微抽了一下,想起那婢子暧昧的看她的眼神,和辰儿那张欠抽的脸,她就有些暴躁。

无汐深深的吸了口气,生活这么美好她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夫妻堂中,白天没有什么特别的,朗阁中会有带着面具行色匆匆的人,虽说这里是醉梦的中转站,但是它主营的经济还是夫妻保健。来这的人,大多数都还是有难言之隐的,所以大家心里明白,也就不会做过多的交流。

无汐微微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布局,相当于为了保护顾客的隐私,所以这里的严密性还是很好的,无汐白天不利于闯入也就是这个问题。

无汐沿着周围不动声色的踩了一圈,果然这地下的土地上有几个不易察觉的凹凸感,无汐静静的分析了一下这凹凸感分布的规律。

大致摸清了这阵法排列的步骤,但是无汐还需要摸清一下,这地方到底哪比较诡异,这样她晚上去探查的时候,也就方便很多了。

这样想着,无汐便想从另一个方向探去,但是没想到遇见了瑾姨。

无汐立马做出一副少妇的模样:“瑾姨,好。”

瑾姨暧昧的笑了一下,然后拉着无汐的手说道:“努力是好事,但是要懂得节制,不然把身子搞坏了,也得不偿失。”

瑾姨一副语重心长大样子,无汐的嘴角都快笑僵了。

然后瑾姨一副我懂得样子,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我都知道。”

你丫,知道什么!

转身就看到辰儿那温文尔雅的笑容,和一双永远睁不开的眼眸。

丫蛋!瞬间无汐有种想爆粗口的赶脚。

无汐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没好气的问道:“你怎么外这里。”

辰儿轻笑道:“当然是担心娘子了。”

说着就将手轻轻拂过无汐刚刚摸过的地方:“无影阁,嵌在墙里边的暗格,正如它的名字一般,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怎样的乾坤,而开启的机关,却设了百种暗器。”

辰儿望向她,一双眼眸微微睁开,露出碧色的寒光:“少有不慎会死的很惨的。”

无汐微微翻了白眼,这古人就是事儿多。

“所以夫君会帮娘子破解的对吗?”无汐一副期待的眼神看他。

辰儿微微瞥了一眼她说道:“当然,如果不是被你这副表情恶心到。”

妈蛋,这次无汐真的要爆粗口了。

“不过,也无妨,这里面也有我想要的东西。”辰儿的笑意微微有些深了。

无汐也没有问他想要什么东西,但是无汐知道被鬼畜看上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破译机关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所以无汐二人自然是要在晚上行动了,这主家在外面布阵法还有一个不错的好处就是,他会认为自己布的阵法已经万无一失,而且怕把自己人连累进来,所以一般都不设守卫了,如此一来无汐他们摸清了阵法之后,在夜晚行动倒是还有些自由。

辰儿轻轻捏住今天早上摸的

那块机关,轻轻一捏,然后一转,轻轻的咔哒声,划破这寂静的夜中。

突然,从机关中飞出一簇箭雨,无汐敏捷手快的将所有的箭雨都抓住。

“辰!儿!”无汐咬着牙说道,然后伸出狼爪狠狠的捏了一下辰儿的脸:“你靠不靠点谱!”

“失手失手。”辰儿两手一摊,表示无辜,尽管灯光很昏暗,但是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辰儿的脸颊,那两道红红的印子。

不过再一次辰儿没有失手,暗格被顺利的打开了,无汐深深的觉得第一次肯定是辰儿故意的。

无汐二人进入了暗格之中,虽说有点心里准备,但是不得不说还真是让她有些小讶异,明明是一道薄薄的墙,但是里面的暗道却是错综复杂的,一条穿插这一条,无汐突然有些佩服这做暗道,这是得费多大的事啊。

突然暗道中一阵响动,辰儿和无汐快速的躲入了暗处,一行人抬着东西匆匆的走着,尽管被密封的很好,但是不难闻出他们抬的是什么东西。

等那一群人走后,无汐和辰儿也就出来了。

辰儿依旧温文尔雅的笑着:“那辰某就和姑娘先暂别一段时间了。”

无汐摆摆手,想着要紧跟他们一群人,至于辰儿要找什么东西,无汐也不敢兴趣。

“娘子,还是不要太想念夫君的好。”辰儿突然来了一句:“找到你想要的就赶紧离开呦,不然夫君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无汐白了他一眼,真的很想问问,亲,你的节操呢。

两人匆匆分手后,向着不同的方向去找了,无汐紧跟着那群人的后面,不多时他们一群人就进入了一个暗格。

无汐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声音。

隐隐约约的听道

“姑娘说……这是送来最后……货”

“只要……官员……”

“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转告姑娘……”

“我会把这批货……送到……”

因为隔音效果真是有点好,无汐也是真的没有听清里面说什么。

无汐还想听些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因为那一行人就要出来了。

无汐微微侧身,夺入了另一个的暗格中,她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等那群人出来了之后,只是一瞬间的时候,无汐闪进了那群人所待的暗格之中。

果真,一阵浓郁的花香味传了出来,是醉梦没错,既然他们说要把这批东西抬到一个地方去。

轻笑间无汐就将其中一个箱子打开,然后就钻了进去,她会会他们去可好。

不久无汐能听到,一群人走了进来,开始抬箱子。

一行人匆匆的像地方走去,边走边说道:“我说,陈二,这箱子是越来越沉了。”

“我看你是晚上在**累的,虚的吧!”那个叫做陈二的人,猥琐的笑着。

一群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滚,你个王八犊子。”

“不过这

批货,为什么要送到张家丫。”

“……”

一行人絮絮叨叨的说着。

无汐听了个大概,这批货是要送到朝廷命官中去,张家,无汐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少府监掌管百工技巧诸务,若朝廷命官和这个还有联系的话,那这关系网可有点庞大了,他官员这么作死,萧重华知道吗?

而另一边,辰儿还外暗格之中,辰儿此行来的目的就是找到东海蛟珠。

听说,鲛人在动情之时流下的眼泪成为蛟珠,因为鲛人的歌声是具有迷幻的作用的,所以蛟珠也有迷幻的作用,如此说开在这个阵法中的迷雾与这个暗格,其实都是蛟珠所幻化的幻境,常人是无法察觉出这种违和的,连那个云淡风轻的女子也未察觉出来。

辰儿寻找这颗蛟珠很久了,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地方,该说点主家什么呢,愚蠢还是目光短浅呢。

辰儿凝望着那颗蛟珠,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光晕,异常的迷人,如果不是他已经服用了药物,恐怕已经被这蛟珠所迷幻住了吧,辰儿微微深吸一口气,从袖子中拿出梨花木的盒子,这个盒子所用的梨花木,是在极寒之地生长了数百年的,而里面嵌满了红碧玺,辰儿用玉蚕丝的手帕轻轻的将蛟珠裹住,瞬间这个暗格就黑暗了。

但是辰儿微微停顿了一下,这颗蛟珠一旦离位,那么这个建筑也会瞬时间的崩塌,不知道那个女子已经出去了没有。

但是仅仅是一瞬间而已,辰儿就毫不犹豫的将蛟珠拿了下来放入了盒子内。

那女子有没有逃出去,那酒要看她的造化了。

建筑开始慢慢的摇晃,破碎的瓦砾开始扑簌簌掉落,地板也开始破裂下陷,而辰儿却走的仿若闲庭信步,一般,周围的一切斗和她无关。

世人都知道蛟珠有迷幻人的作用,可又又谁知道蛟珠最大的作用是延续人的生命。

“辰哥哥,我等你回来,等你许我一场红妆花嫁。”

“辰哥哥,最大的心愿就是……琴儿的最大愿望就是嫁给辰哥哥。”

“我得不到的,她绮琴也别想得到。辰,我会让你后悔的。”

今年的桃花落了呢,不知道下一年是不是还会开的这么好,琴儿她很喜欢桃花呢……

无汐此刻在风中凌乱,拜托,这张冰块脸,为什么会出现外她的面前,她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对她一定是在做梦。

如此想到,无汐转身就很开心的离开那里了,但是脚步还没有踏出半步,后面一个冰凉的手指就抻住了她。

那富含磁性冰凉的声音传了过来:“爱卿这是要去哪里呢?”

无汐希望这是一个噩梦的的愿望就这样的破碎了。

无汐僵硬的转过身来,望向那仿若天神一般美好的男子,那子夜般冰冷的眼眸,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僵笑道:“臣参见陛下,臣惧然不知陛下有这癖好。”

拜托堂堂的九五至尊不在宫殿中好好呆着,跑到一个臣子家瞎晃悠,这样奇葩的皇帝,她也是醉了,再一次的刷新了她的三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