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考验智商的时候到了

夜晚的半日闲,楼阁玲珑的夜灯,朦胧的灯光,为这雅致的阁楼增添出了一层美感。丝竹之声缓缓传来,轻轻的很舒服,楼中缭绕着梨花的熏香。

尽管被缓夜愁夺去了大半的生意,但是也丝毫不影响半日闲的盛况,毕竟闲人雅致的,自命清高的,也不在少数。

窸窸窣窣中似乎能听到有人在那里对话。

“落姨,你就行行好,卖给我吧……我实在是忍不了了……”

“大人,并不是我不卖给你,但是大人你不是也失约了吗……”

“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会完成的……你就行行好……卖给我,我把钱都给你,都给你……”

“来人,把他给我拉出去……”

“落姨……落姨……”

那凄厉的声音一阵阵的响了起来。

暗夜中,一辆马车匆匆的从宫殿中走了出来。

在半日闲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身着黑披风的人,悄悄的从后门进入了,对那开门的人说:“你家主子,见了这个自会见我。”

那婢子望了一下那人手中的半块玉环,说道:“望姑娘稍等片刻。”

那披风的人外面站了一会儿,不多时那婢子出来了说:“我家主子请你过去。”

说完,就领披风的人到了一个阁间,进入之后,那婢子就退了下去。

那披风的人环绕了一下这个阁间,小巧而雅致,但是那阁间却还是有些特别,面前挂着层层的白纱,虽看不清里面的人是谁,但是影影绰绰的还是能看清是一个女子的模样。

“怜妃娘娘到此,还真是让半日闲蓬荜生辉呢。”柔柔的声音传了出来,但是对于莀姬来说,却并不显得美好。

莀姬将披风拿了下来,精致的面容在烛光莫映衬下,却还能看出有几份憔悴。

“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莀姬说道,一双桃花眼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你怎样才能救我的父王。”莀姬的声音有一丝的疲惫。

“娘娘来这里定是累了,还是坐下来喝杯茶的好。”

莀姬的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杯玉盏,清幽的茶香淡淡的传了过来。

莀姬没有拿茶,只是望着那微微身影红唇微起说道:“只要你救出我的父王,我西域将永远为你提供醉梦。”

说完醉梦二字,莀姬身体还是不可避免颤抖了一下。

“娘娘这份救父心切的心情,我自然是明白的。” 纤纤玉手在冰冷的琴弦上优雅的挑起,一个个轻盈的音乐跳跃起来。

“娘娘的这份厚礼,自然是够份量的。”柔柔的声音中伴随着轻轻的音乐却并不让人感到舒服。

“但是,醉梦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声音带着些许轻笑。

淡淡的讽刺让莀姬的心中升起几分怒气。

“你到底怎样才能救我的父王。”莀姬的声线提高了几分。

“娘娘且别生气,西域王我们自然是要救的。”

“但是自然是有条件的。

“条件是什么。”

“娘娘可还记得无汐。”

两个字,瞬间就挑起了莀姬心中的恨意。

“记得又能怎样。”莀姬颇有怨气的说道。就算她想把无汐碎尸万段,但是却连她现在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无汐她魅惑圣心,夺了你的挚爱,娘娘可想复仇。”轻轻的琴音,微微有些快急。“我可以给娘娘这个机会,只要你杀了无汐,我等自然会将你的父王救出来。”

莀姬突然笑了,银铃的声音很是魅惑,她一双桃花眼略带狠厉的望向面前斑驳在摆上的身影:“我杀了无汐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个娘娘就不需要管了,你既然能救出你的父王,又可以杀了你恨的人,夺回陛下的心,何乐而不为呢。”

莀姬沉默了一下,她现在的父王在牢狱之中。然后如今也是势单力薄,只能先暂且答应这个女子。

“好,我答应你。”莀姬说道:“但是如今我连无汐在哪都不知道,又何谈杀她。”

“我自会告诉你她在哪,只要你能杀她,我半日闲自然会完成答应娘娘的。”

不多久,那玉盏的茶已经凉了,轻缓的琴音也渐渐的停了。

那女子站了起来,轻轻的望向那悬挂在墙壁上的丹青,灼灼的桃花,清俊的身影,芊芊的玉指轻轻的抚摸着那画。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莀姬坐在回宫的马车上,眉目上已经深深的疲倦,萧重华已经一次都没有来她的宫中,不管是她去看她的父王还是出宫,似乎萧重华都当她不存在一样。

她微微有些苦涩,似乎那日她出嫁的模样还在眼前,她穿着大红的凤冠霞帔,她望见她的夫君,在散落的阳光下,仿若天神一般。

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做。

半日闲的女子说,无汐在缓夜愁里,那不就是个烟花之地吗,到真是配那贱人的身份,但是她似乎还是小看了无汐。

“娘娘,缓夜愁现在已经是京城第一楼,如今等上哪里的人,非富即贵,侍卫也相当的森严,并不是容易进入的。”

既然不是容易进入,那么引她出来就好。

“我听说无汐在这宫殿之中和一个御膳房的丫头倒是挺亲密的。”

莀姬红唇微吐,一双桃花眼,媚眼如丝。

“娘娘是说……”那婢子有些谄媚的说道:“以她做诱饵引蛇出洞。”

莀姬笑了,妖娆的脸庞,很是魅惑人心:“你还是挺聪明的嘛。”

“娘娘谬赞,酿酿谬赞。”那婢子笑的极为的谄媚,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主子一高兴,还能亏待的了下人吗?

无汐,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失去重要东西的的感受。

一丝狠厉从那双多情的桃花眼中闪过。

夜越来越深,仿若最深沉的保护色。

无汐坐在一个不知名的阁楼里,轻轻的将一包粉末状态的东西,轻轻的放在了手指上嗅了一下,与普通的花香并没有什

么的区别,但是似乎这股味道又在哪里闻到过。

无汐一时记不起是哪里了。

但是他面前的主家却一直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客官您瞧瞧,这香味这色品,绝对是上品。”

无汐浅笑了一下,一双明眸清澈的似乎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

无汐将一包银子放在了柜台上:“主家,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那主家自然是贪婪着望向那银子,但是却也面露难色的说道:“客官,这不是难为我呢吗,其实也并非是我不说,但是我是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无汐微微瞥了他一眼,知道他并非说谎,像他们这种人,是不会有和银子过不去的。不过如果能这样就轻易的找到。

那萧重华的影卫可是吃干饭的了。

此刻某影卫深深的打了个喷嚏,正在为此感到震惊。

“我并非是为难主家,主家只要告诉我拿到这药的流程就可以了。”无汐又在柜桌上加了一包银子。

在巨大金钱的**下,那主家自然是无法抗拒的。

“既然客官非要问的话。”那主家快速的将银子收了起来:“那我也并非不能告诉客官。”

无汐笑了笑:“那就多谢主家了。”

“这醉梦,其实也是和我朋友哪拿的,因为量非常的稀少所以很珍贵,来的人也都是像主家一样的贵人,才知道这里,而我的朋友则是从他的一个朋友哪买的,不过他那朋友可是有些来头,是倒卖药材的,据说他每次从那买,都是要蒙着眼进入的呢,像我们这种小店也就只知道这些了。”

无汐的眼眸微微暗了一下,微勾着浅笑说道:“像主家这种店,在京城之内有多少家。”

“多少家,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少说也有十几多家,不过品质最好的一定是我们这家了。”那主家鸡贼的笑了下。

无汐微微有些悲悯的望向他,过不久这家店怕是要走上覆灭的道路了。

“客官您走好,还来啊。”主家谄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今天可真是赚了,这么多的银子。

无汐望了一下那白色的粉末,听那个人说的,无汐大概明白了这一路的流程是什么了。

既然是上不了台面的物品,在底下流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像这种暴利的东西,一般都会兴起相应的组织,但是醉梦却并没有,反而在小市场流通的比较多,而且不宜抓住痕迹,不得不说是一个高明的手法,大隐隐于市。

越是细小的东西,越不容易抓住尾巴,像这种,穿梭与各个人脉关系中的,流通的方式错综复杂,想要连根拔起,是非常困难的,要是逐一击破又非常是耗时间的,又难免会死灰复燃,而且等到那时,荼毒的人也就不少了,同等于亡羊补牢。

但是也并非没有办法,因为上辈子当特种兵缴杀这些事情也不在少数。

无汐的明眸中,微微有点雀跃的光芒在跳动,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那种那种对危险跃跃欲试的挑战,她现在等的只有一个契机,等到线头露出来。

考验智商的时候到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