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十五章 陛下叫你回家

无汐在缓夜愁的栏杆上晃着脚,白日的缓夜愁相对比较安静,人也清散的多,无汐已经僵熏香换了,空气中也没有了那股浓郁的胭脂味。

“姑娘早。”一行女子像无汐行礼道。

对于面前的女子缓夜愁的姑娘们还是非常的敬畏的。短短几天内,就让缓夜愁大换血的。

无汐轻轻的点点头,但是心思却在别处。她现在已经可以脱离缓夜愁了,毕竟已经没有束缚她了。虽说九儿还是很担心她的身体,她说,红颜这种毒只有老鸨有解药,而老鸨偏偏生性多疑,所以解药都是随用随治的,根本会没有备份。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身上的毒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不过她有点好奇的事情是,到底是谁把她拐到这里来的,她像九儿打听过不过九儿却说,并没有看清那人的面容,但是却是一个老鸨有些忌惮的人。

这缓夜愁来人的渠道很多,大多数都是肮脏不堪的,所以该清理的还是必须要清理干净,夜总会的作用是什么,无汐浅浅的笑道,自然的收集情报,而这缓夜愁自然就渐渐的成为最大的情报贩卖所,不过这仅仅是刚刚开始的一步。

在这缓夜愁内有人可以撑得起正面的格局,自然要有人撑的起暗面的,那些肮脏不堪事情的了结者,那暗面的权利者,自然是手上沾满不管是谁的血液,都一副无关事己的样子,骨子里的冷漠无情的人,没有人比辰儿更何事了,像他这种切开都是黑的人,绝对不会把自己卷入麻烦的。

缓夜愁只靠她一个人,自然还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招牌,无汐嘴角微微挑起浅浅的笑容,一双明眸异常的清澈。

某人只要出卖一下色相,就可以将这缓夜愁的名号风靡整个京城。

那只狐狸的脸不用白不用,无汐从栏杆上跳下来,微微伸了个懒腰,虽然她是这缓夜愁的最后推动者,但是明面上的主人是九儿,认识她的人还是少数的,就算那次带九儿跳上了绸缎上,她站在万众瞩目的地方,同样也没有人看到她的脸。

这种效果是最好的,无汐朝房间走去,这样她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无汐这人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做甩手掌柜,想像一下忙翻了的九儿和辰儿,无汐那张灿烂的脸就笑的异常的灿烂。

其实某只人切开了才是黑的。

无汐刚刚的打开门,听觉异常灵敏的她,自然是察觉到了异动,无汐勾着浅浅的笑,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无汐打开门然后关上,瞬间移动道黑暗的角落,将那人压到了**,背过他的手让他无法动弹。

无汐坐在他的身上压着他,浅浅的笑道:“记住呦,不要随便进女生的房间哦,记得要敲门。”

那男子被压在**,显然有些不适应,稍微挣扎了下。

但是无汐卡的穴位很准,所以男子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

“好了。”无汐笑道:“现在开始回答问题吧。”

“你是谁。”无汐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些许清冷。

“无

汐。”那男子声音也是淡淡的:“陛下,让我带你回家。”

最后几个字显然让无汐有些失笑,陛下让我带你回家。

“那如果我不回呢。”无汐半真半假的说道。

那男子显然有些发愣,随后就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对无汐姑娘做些失礼的举动了。”

无汐微微歪着脑袋望向他,意思是她若不跟着她回去,就只好打晕她了呗。

“你回去告诉陛下,无汐在待几日就回。”无汐笑意有些深的说道:“还有,别让他想出相思病来,那无汐可就罪过大了了了。”

大殿中,萧重华坐在龙椅上,子夜般冰冷的眼眸,让人窥探不得。

“她如此说道。”萧重华冷冷的说道。

“是,陛下。”那男子站在暗与明交接的地方,但是不难看出那人就是白天出现无汐房间中的那个人。

“属下,本是寻找醉梦的出处,便想着应该是在烟花之地的可能性大些,属下便辗转与各个烟花之地,但是并未发醉梦的来历。”

“后来,属下在一个叫做缓夜愁的地方,去寻找,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无汐姑娘。”

“属下打探到,这几日这个名叫缓夜愁的地方,在京城中是名声大噪。”

萧重华清俊的容颜在,银色的月光之下,愈发的丰神俊朗。

那个地方,恐怕已经成为她的了。

萧重华淡淡的望向那男子清冷的目光让男子脊背一寒。

“醉梦的地方你不用去找了,交给无汐。”萧重华冷冷的说道:“告诉她,那御膳房的丫头很是想念她。”

“是。”那男子说道,本想迅速的撤里了那个寒似冰窖的大殿,影卫不好当啊,还没有死在敌人就已经先冻死在大殿之中了。

但是似乎有想起什么了,转身向萧重华说道:“陛下,属下看无汐姑娘,唇色暗沉,似有中毒的迹象。”

影卫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但是直觉来讲,他觉得这个无汐姑娘对陛下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她撑的住。”

她撑的住,这句清冷的话在影卫的脑海里回荡了一下,突然影卫有点可怜无汐了,因为她遇到了,最不该被惹到的人。

无汐躺在**,盯着那雕琢工艺还算不错的天花板。

陛下托我转告无汐姑娘,彻查醉梦的来源,然后,陛下说御膳房的丫头颇为想念姑娘。

无汐嘴角勾起略带嘲讽的笑,这陛下能不能换一种方法就这么喜欢威胁她。

好吧,威胁她也就算了,但是人家的老大好歹给点线索,他连个线索都不给。

意思是让她自食其力是吧,挑战她的底线是吧。

无汐站起身来,清冷的目光望着窗外,一双明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醉梦。”辰儿轻轻的说了一遍,眯着的眼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还真是一种稀有的香。”辰儿温文尔雅的笑道:“怎么,

无汐姑娘想试试。”

无汐也轻笑道:“自然不是,但是想给某个冰块试试。”

听到这句话,辰儿的笑意变的有些深了。

“姑娘的兴趣还真是特别啊。”辰儿修长的手指,抬起白瓷玉盏,一股清淡的茶香飘了出来。

“醉梦是一种能激发欲望的香,她可以让使用者,在梦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沉溺在梦中,这种香一旦沾上了,就很难在戒掉了。辰儿缓缓的说道。

说白了就是和罂粟一样被,给逃避现实的人用,这东西传进京城真的不是什么好现象,明摆着是荼毒生灵。

而且,估计达官贵人用的也比较多,一定程度上倒是真的**朝野了。

“这醉梦中还有一个传闻。”辰儿突然说道:“这醉梦,最开始的使用者,是先代西域王的王妃,听闻那王妃貌若天仙,十分美丽,与西域王也非常恩爱,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情况,西域王就突然得暴毙了,按照西域的习俗,夫死从子,无子从弟,那王妃没有生育子嗣,自然就是跟从了,如今的西域大汗,听闻那王妃依然是很想念死去的丈夫,为了和他能相遇,所以王妃便研制一种香,那边是醉梦,王妃也因日日沉溺在醉梦中,没有醒来过。”

无汐轻饮了一口清茶,也就是说这醉梦是从西域传过来的,那和莀姬一定也脱不了关系。

不过更让她感到兴趣的是,这西域王室的秘史定是不会轻易的传出来的,那么为什么辰儿会如此清楚的知道呢。

无汐望向她,清秀的脸上,依旧是一双眯眯眼,和温文尔雅的笑容。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可怕呢,不过无汐也立即去打探他的背景,这样的人一般城府深不可测,还是不要轻易的接触好,像这样的泛泛之交各取所需就可以了。

“行了,听到自己想要的话。”无汐勾着浅浅的笑:“我就不打扰了。”

无汐起身想房间再走去,无汐轻轻的环绕了一眼周围,浅浅的笑了。

无汐不动声色的像前走去,刚刚踏上路上,瞬间无汐伸手将一个暗器拿在手中,脚步微微一侧,而无汐曾经站着地方,已经塌下去了。

无汐转身,瞬间将飞镖打了过去,说道:“辰儿,这样的恶作剧以后就不要在做了。”

辰儿依旧儒雅的笑着,瞬间将打过来飞镖接住了,笑道:“那样话岂不是太没趣了。”

无汐无奈的笑了笑,明明是个清俊的男子,就这样遁入了鬼畜道,这个房间之内,不知道有多少机关。

还真的是恶趣味呢,却也不否认辰儿的确是一个奇门遁甲的天才。

虽然辰儿的身世背景的确是让人搞不清楚,不过这些无汐都不在意。

无汐更感兴趣的是,以后这个男子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是个受虐狂,不过这样的人,能待在他身边的女子一定是很不简单。

无汐一双明眸淡然的望向前方,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

当然,她也不介意他找个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