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十四章 善良与软弱

地宫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阴暗而潮湿,几只老鼠从破旧的瓦砾飞过,层层的尘土在空中飞旋着,莀姬忍住这令人作呕的气味,快速的向她父王哪里过去。

外面的侍卫都已经被她打点了,她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和她的父王说话。

莀姬很快看到了自己的父王,她的父王被关在地牢里,干瘦的身躯被破败的囚服笼罩着,干树皮一般的皱褶的脸颊,有着些许划痕,这样狼狈不堪的西域王,丝毫没有了当年不可一世的模样。

莀姬站在铁栏旁急切的喊到:“父王。”

葱白的手指与幽暗的牢笼形成了先明的对比。

似乎是听到了声响,西域王抬了抬眼皮,看到是他的女儿来了,立马急切的像前爬去,宽大的锁链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女儿啊。”西域王苍老的声音,在地牢中回响。

“父王,是女儿不孝,害父王到如此地步。”莀姬哽咽的说道,一双桃花美眸氤氲信泪水。

“当初父王就不该将你嫁给萧重华。”西域王语气中带着憎恨:“没想到他会如此的狼子野心。”

“父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莀姬将泪水收了回去,抓住她父亲的手说道:“眼下就是怎么将您带离这个地方。”

西域王沉吟了一下:“眼下萧重华应该会忙于收编那十万精兵,无暇顾及我们。”

随后西域王从怀中逃出一块半玉莀姬说道:“你将这半玉送入半日闲中,那里自会有人接应你,你去和那阁主说,只要他能把本王救出来,从此我西域就无条件的供给他醉梦。”

莀姬接过那玉,微微一愣说道:“醉梦。”

她知道醉梦,会激发人的欲望,让人们在梦中获得他想要的东西,让人沉溺在梦中不肯醒来,这东西是戒不掉的,父王怎么会和它产生关联呢。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西域王急切的声音,打断了莀姬的失神。

“那女儿就走了,父王保证,女儿一定会救你出来的。”莀姬说完,就盖上黑色的披风离去了。

这地宫之中惨烈的叫声,浓郁的腐臭味,让她一刻也不想停留。

“物语大人,你看我的丹青好看嘛?”一个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喊道。

物语轻轻的瞥了一眼那软弱无力的丹青,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发:“好,我们的青儿怎么画都好看。”温柔宠溺的声音很是让人沉醉。

“那……为什么他就不喜欢呢……”青儿的泪哗哗的流下来,都说女子追男子隔层纱,怎么那个木头就不对她动心呢。

“怎么会,青儿这么好。”物语轻轻的安慰她。

“不说他了……咱们今日不醉不归!”青儿豪爽的说道:“再上四壶忘尘酒!”

仅仅是七日缓夜愁就似乎换了一个模样。

歌舞升平,美轮美奂,天仙的人儿,如玉的公子,同样是奢华,但是却没有了堕落的味道,多了几分大气。

无汐望着她一手改造的缓夜愁,眼眸中有些

复杂,上辈子同样是她一手创办的夜总会,却也一手毁在了她的手上。

她至今还记得那个仰慕她的少年的血就这样的从她手上流了下来。

九儿站在她的身旁说道:“姑娘看这歌舞升平不开心吗。”

无汐浅浅的笑了,一双明眸漫不经心的望向楼梯上走来的人:“最大的毒瘤没除,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九儿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那老鸨迈着扭捏的步子上来了,笑的是花枝乱颤。

九儿的眼眸微微闪过一丝厌恶,的确是。

“呦,姑娘原来在这儿。”那老鸨望向她,咧着嘴笑着,胭脂水粉扑簌簌的往下掉。

“姑娘真真是好手段,说到做到真是君子风范。”老鸨笑道,一双眼精明的望向她:“您看,这俊俏的公子,定是很多贵人也抢的,就只陪陪酒的话不是浪费嘛。”

无汐冷冷瞥了她一眼,人心不足蛇吞像。这缓夜愁败在这种娘儿们身上,真是浪费了。

看到无汐不说话,老鸨就又笑了:“怎么无汐姑娘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你看这解药的事。”

老鸨此话一出,旁边的九儿忍不住了,脱口而出:“老鸨,你不要欺人太甚,姑娘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了。”

老鸨不屑的望了九儿一眼说道:“呦,九儿姑娘今天不见翅膀长硬了是吧,这还轮的到你说话吗。”

老鸨微微靠近她,浓郁的胭脂味,有些令人作呕。

“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有钱不赚王八蛋。”

无汐懒懒的瞥头,似笑非笑的望着老鸨:“妈妈在这做了几年了。”

一双明眸让人直视不得。

“二十年。”老鸨微微瑟缩着目光,心底徒然增添了几分恐惧。

“是时候该换人了,妈妈还是在地底下好好休息吧。”无汐淡然的望着她仿若死神一般。

心中的恐惧徒然的增大了,还没等老鸨喊出声来,两个大汉就已经将她架住了,并且把嘴给捂住了。

老鸨一双眼睛惊恐的望着她,嘴中一直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事不用怕,我会把你埋在缓夜愁,让你一直看着它的崛起。”

无汐淡淡的说道,没有一丝怜悯,不多时那老鸨的身影就消失在缓夜愁的阴影里了。

无汐转身淡然的望向九儿,一双明眸望着着她,似乎能印出这世间的一切黑暗。

无汐淡淡的笑道:“从今天起你就缓夜愁的阁主,开心吗?”

九儿望向她,心中难以掩饰的不可思议,在这盘踞多年的老鸨就这样的被无汐拔掉了,连同她的势力一起,就这样的在几天之内。

“无法选择两者中的任何一方。”无汐的声音很平静:“那不是善良,而是软弱。”

九儿跪在地上,对无汐说道:“九儿谢姑娘的成全,九儿愿未姑娘效力。”

无汐说道:“起来吧,既然已经是阁主了就不要随便的跪了。”

“是姑娘。”九儿站起身来,望向这个波澜不惊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她

愿意跟随一生。

“有空给老鸨上柱香,算是让她在黄泉路上走好。”

“是,姑娘。”

无汐带着九儿跳下楼阁,坐在那多色的绸缎上,手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杯,艳红的葡萄酒:“为了庆祝我缓夜愁新任的阁主诞生――九儿,副阁主辰儿,酒水全部减半,大家举杯。”

无汐在乱色的绸缎中,站立着。九儿望向她,这样的女子,无论是怎么追赶,都难以望其项背。

“九儿,就要变得强大,因为只有强大之后才有资格谈论是非。”

“有了实力,你才有自由的可能。”

九儿的手微微的攥紧,她绝对不要让这位大人失望的。

无汐坐在辰儿的套间中,眼角微微抽了抽。

蜡烛,皮鞭,手铐。

鬼畜果真是鬼畜,真是变态,没办法啊这世间上总是有习惯受虐的人。

“辰大人~”

那个被绑着和捂眼的女子那一声真是满足。

“怎么,姑娘有时间来我这坐坐。”辰儿一双眯眯眼,微微的笑着。

无汐知道这样的人,切开都是黑的。无汐举杯说道:“当然是为了祝贺你。”

无汐饮了一口酒说道:“副阁主大人。”

“这位置是姑娘给我的,不应该是辰某应该感谢姑娘吗。”辰儿依旧笑着,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无汐一口气将酒饮完,挑起辰儿的下巴说道:“以后那些上不了大台面得事情还是需要辰儿的,所以我要祝贺你啊。”

说完,无汐就醉到了,她这个人,虽说什么都会点,但是无论是上辈子还这辈子,她都不会喝葡萄酒,沾葡萄酒必醉。

辰儿将这女子拥入怀中,眼眸微微睁开,碧玉般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无汐不知道在**睡了多长时间,蚀骨的疼痛让她的意识瞬间的清醒,她坐起来,微微喘口气,细密的汗珠在额头上微微出现。

看来毒已经开始慢慢发作了,她已经来这很多天了,既然她被藏到了这里,那么莀姬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去栽赃她的,那样的话没追萧重华已经遗忘她了,反正她现在已经自由了,也没必要去执着那个交易了,她可以远离那个皇宫,尽管身体的毒还没有解,但是她还是可以过她自由的生活不是吗。

但是,似乎萧重华不会放过她的,因为完颜皇后啊,她出来时间久了,那么那些人定是会怀疑,萧重华还是喜欢完颜皇后,并不是她无汐,因为毕竟她失踪这么久还没有来寻她。

她有种预感,萧重华是一定会来找到她的,但是具体怎么找,她也不清楚。

无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来缓解身体里的疼痛,她必须趁现在去培养她的势力,有朝一日,那怕是输也不至于输的太惨。

她虽说和这个身体的父亲没有多大的感情,仇恨对于她来说,似乎也并非那么重要,但是。

她占了人家身体,自然也要尊重人家的感情不是。

不然为什么,莫家丞相死的时候,那彻骨的恨意弥漫在身体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