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十三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无汐懒懒的坐在太师椅上,淡淡的望着面前这一干的美男,明明自身就是张的眉清目秀的偏偏要化这样浓郁的妆招人厌烦。

“都叫什么名字。”无汐微微扫了一下下面问道。

“物儿。”面前一个略显柔弱的男子轻轻的说道。

“凛儿。”一个眉目刚强的男子道,明明是很具有男子气概的,却擦脂抹粉,显得极为的违和。

“枫儿。”那神情淡薄的男子说道。

“辰儿”最后一个,微微笑着,因为是眯着眼,所以看不到眼眸的神情。

最后一个,无汐的明眸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最后一个可不简单,因为咪咪眼都是怪物。

这是无汐一直奉行的真理。

好了,属性都已全了。

“九儿,带他们下去,把这装扮都换了。”无汐淡淡的说道,同时已经在腹中非议着该怎么**他们,无汐上辈子在敌军当间谍的时候,曾经帮他们带过一个夜总会,也**过新人,不过那个时候可比现在很多了。

缓夜愁毕竟是以女儿为主要营生的,小官儿,毕竟是少数,不过二十多个,但是物以稀为贵,这几个已经足够了。

不多时,那几人已经换好装了,将那些胭脂水粉洗净,原本的面貌露了出来,每一个都是眉清目秀的俊美。

四个人当然不知道,无汐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那双异常清澈的双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一般,让人无非直视。

无汐一双明眸淡然的望着他们,嘴角挑着淡淡笑容道:“从今往后你们不必接客,只陪喝酒。”

不必接客……四人明显的僵了一下,这是要放弃他们吗。

的确,在缓夜愁不接客,简直自断了他们的生路。

无汐平静的望着他们,声音淡淡的说道:“三天之后,你们的名号就会响彻整个京城。”

忽然辰儿那双眯着的眼微微睁开,一丝不明的意味在眼眸中划过,他依旧笑着说道:“姑娘所言,我等不知。”

无汐瞥了他一眼,淡淡的望了一眼九儿,九儿会意得点了点头,将一本本书,发在了他们的手中。

“这四本书是根据你们的属性打造的。”无汐淡淡的说道:“物儿生性温柔,诗词水墨不在话下,当属温柔性,你的目标就是那些受过情伤的才女佳人,听她们心伤,顺便将清单中的酒水销售出去。”

无汐望着物儿:“当然这种事情只靠你一个人完成起来确实有点困难,这书上写的攻略,我想你也看的懂,**和你属性相同的,应该不成问题。”

物儿,有些僵硬的看着那本书,上的四个字――温柔受的**方法。

“从今以后你改名叫物语。”无汐淡淡的说道:“懂天情,知万物语。”

或许是因为无汐身上有种让人淡淡的让人安心,一时间物语也没有提出质疑,像他们这种连一个打杂的女子都不如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提出质疑呢。

“凛儿。”无汐望望着她,身材不错,长相俊朗,硬是武人出身,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应该是有苦衷的,不过无汐

并不可怜他因为在这的每个人都是有苦衷的。

“你气质霸道,很适合那种仰慕的小女生。”无汐淡淡的说道:“至于攻略方法,我已经在书上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从今以后你改名叫焰凛。”无汐淡淡的说道:“男子气概,当如火焰一般。”

焰凛僵了僵,男子气概当如火焰一般,这句话,在焰凛心中有着很大的冲击,似乎那些被踩到脚下的尊严可以慢慢的捡回来。

“枫儿。”无汐望着他,神情淡漠,眉眼清秀:“枫穆。”

无汐望着他说:“我曾经遇到过令人敬佩的侠义之士也叫枫穆,如今我将这名字送于你,希望你能对的起他。”

枫穆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无汐望着他,她遇到的那个枫穆是在,战场上,快死的边际,却依然明朗的笑着,他说他挺不起他的儿子的。

面前的这位少年,真的和那枫穆有着神似的面貌,想不让人多想都不可能。

“辰儿。”无汐笑着望了他一下:“至于你,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辰儿笑了一下,依旧是眯着眼,说道:“姑娘给他们每个人都赐了名字,却没有给我赐,如此对待,辰某客真是有点伤心了。”

无汐望着他,他口中说着伤心,但是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

“想你这种有着聪明才智的人。”无汐的笑意深了些:“就算我不给你赐名字,你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无汐浅浅的笑着,一双明眸清澈的望着辰儿,像他这种可以成为鬼畜的人,这条路对于他来说只要给他打开了门,这条路对于他来说,就是易如反掌的。

“辰某明白了。”辰儿轻笑道,而那本书上洋洋洒洒几个字――论鬼畜的成长。

但是,里面却是一片空白。

“从里面往后,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场费,出场费按时间算,而你们的销售的酒钱,则是你们的提成,一律按五五开。”

真正时诱人的话,任谁不会心动呢。

“既然该交代你们的都交代了,下面就各自去吧。”无汐懒懒的说道,眼皮又快抬不开了,她的毒正在慢慢的发作,那蚀骨的疼痛已经开始慢慢的传来,作为身体的自动保护,她会经常性沉睡。

“在这里你们和别人是平等的没有高低之分,忘掉你们以前,现在好好的正视未来。”

仅仅是一句话,但是对于在场的每个人来说,都是极为的鼓励,因为这个女子给了他们尊严。

几人下去后,那本涣散得眼眸已经渐渐的被坚定所替代。

“凛哥,你说我们要信她吗。”一个不确定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信她又能怎样。”焰凛冷冷的说道:“那些耻辱我受够了。”

对呀,那些不堪的往事,再也不要回去了,而眼下的一个机会,就只能是相信那个女子。

无汐又已经睡下了,但是临睡之前她已经将所有的事都交代给九儿了。

虽然九儿不明白无汐说的御姐,萝莉,黑长直

,傲娇,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她明白只要是无汐说的,就一定不会出错的。

男人吗,你肯定是要满足他的需求的,这个自然是少不了的,在缓夜愁的已经熟悉这一行的不少,但是得换个玩法。

将所有的人按属性分好,顺便培养出一批舞姬,打造一个舞台。

对于男人来说,越神秘的东西就越具备强烈的**。

而缓夜愁的女子,也制定出不同的套餐和不同的价格。

不不是只要你给了钱和满意了就做。

还有什么角色扮演,上古神话中的女子,将几个隔间做成什么主题套间,无汐身上有太多神秘的东西让人看不清楚了。

九儿觉得这样的女子才具有致命的**。

最后无汐说,花些钱去找托宣传出去,别怕费钱,你要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九儿将自己的多年积攒的缠头拿了出来,她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怜惜,无汐既然说了,以后缓夜愁都归她了,那么她一定不会食言的。

一时间整个缓夜愁都翻天了,当然大多数还是同意的,在这么大的利益面前谁不会动心呢。

而有些不同意的自然就是那些平时的缠头拿的就很多的人。

她们趾高气扬的对九儿说道:“你凭什么相信那个来路不明的丫头的话,我看你是居心叵测。”

九儿笑了,她是居心叵测但是还轮不到她说,九儿柔柔的笑了:“姐姐们别生气。”

那些人以为九儿终于还是低眉顺眼了,那恶毒的语言就开始了:“像你这种,就配给我们提鞋。”

九儿抓住她们其中一个人的头发,凑近她,纤长的手指划过那女子的脸颊:“不都是半片红唇万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

“最后不都是落得人老珠黄,无人管的地步吗,妹妹胆小自然是要给自己寻找出路的,你说是不是,姐姐。”九儿柔柔的语气中带着一股狠劲。

听到的人,都没有在说话了,的确纵使是外好看的花魁,过了美好的年华,若是无人赎身,真真是落得凄惨的地步,挨淋了不是每个达官贵人都愿意娶一个夜楼的女子作为妾的。

若是有出路,谁不会选择后路呢。

九儿的笑意浓了几分,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女子的脸颊:“姐姐明白就好。”

“你听说了吗,缓夜愁的枫大人,实在是太美了,只要他笑一下我就可以去死。”

“物语大人多温柔,每一句话都若春风似的。”

“要说焰凛大人才是最有气概的!”

“哼,一群凡夫俗女。”

“你说什么!”

“自然是辰大人,才是倾国倾城的,为了辰大人,我什么都愿意做。”

“啊,辰大人~”

一时间缓夜愁在京城中声音渐渐的起来了,那别具一格的服侍方式,特别的演出,美轮美奂的舞姬都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

哪里还有一个规定,只有有君子风度的才配登她们的门,谁不愿意成为君子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