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 唯有套路得人心

无汐一袭蚕丝绒鹅黄拖地裙,墨发被挽成凌云髻,眉心一点梅花妆,却丝毫不显得妖娆,这清茶一般的气质,一双明眸,竟让她看起来有几份清冽。

无汐现在依旧是用锁链锁着丝毫不能动弹,而这身装束则是给她梳妆的女子给她换上的。

给她梳妆的女子换作九儿,依旧是化着艳丽的红妆。

九儿望向面前的女子,清冽的气质,丝毫没有这红尘之地的气息,微微有些叹息,又有一个精致的人儿要被糟蹋了,不免心中有些可惜,要不是被卖入这里,怕是能寻个不错的良人。

如此想来,那九儿不由的摸了摸无汐柔顺的发,怜惜的对无汐说道:“一会儿见了妈妈,乖巧一点,这样兴许还能找个不错的主,也少遭些罪。”

“来到这里也就别想着出去了,这样心里也就好受了些了。”

无汐一双明眸望着九儿,浅笑道:“九儿姑娘来这里几年了。”

九儿一怔,她见过来这里的莫不是哭哭啼啼的,甚至性子烈的都咬舌自尽了,亦或者都是万念俱灰,她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云淡风轻的女子。

“奴家来这里五年了。”九儿微微感伤的说道,五年已经耗损了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大好的青春,若不是还有老顾客撑着,妈妈肯定就要把她处理了。

无汐望着她,一双明眸似乎能印出她的心事一般。

九儿听见她淡淡的说道:“这个楼以后都会是你的了。”

她说的淡淡的,这样根本就不可实现的事情,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说出来,本应该震惊的九儿。

却莫名其妙的问道:“姑娘说要将这楼交于九儿,是有什么条件吗?”

说完九儿就为自己的话感到吃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一个自身都难保的人。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无汐淡淡的说道:“行了,带我去见老鸨吧。”

眼前的这位女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带着锁链,而这缓夜愁似乎都是只要她想就可以出去了,如此的淡然。

无汐在九儿的带领下向老鸨的房间走过去,整个个阁楼里都充斥些萎靡的声音。

“公子,来嘛,在喝一杯……”

“小美人,你哪里跑啊~”

九儿似乎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最近缓夜愁的生意不算太好,妈妈的脾气也不是很好。”

且说着她们已经到了老鸨的房门,刚刚才推开门一个茶杯就飞了过来,还有伴随着骂声:“怎么这么慢啊,难道还让我等你们不成,九儿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无汐虽然手脚都锁着但是还是敏捷的将那只茶杯接住了。

推开房门一瞬间那满面脂粉,打扮花哨的女子瞬间被这眼前这风华绝代的女子给震惊住了,她可真是见到宝了,这要是将初次估出去,那定是错不了。

这样想着,这老鸨就想先给这女子一个下马威。

九儿刚想跪下求妈妈不要生气,却被无汐搀着,没有跪下。

九儿只好说:“妈妈不要生气,是九儿的不是。”

那老鸨一坐,瞥了一眼九儿说道:“行了,人带来了就好。”

端着架子对无汐说道:“姑娘既然开到了这里,就不必我多说这里是哪里了,既然进了我缓夜愁,就要为缓夜愁做出点贡献,这要是乖巧一点吃敬酒呢,自然是少不了你的好处,这要是不乖呢,你且仔细着你的皮。”

无汐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浅浅的笑着,一双明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黑暗,让人直视不得。

无汐望向老鸨微微吐出几个字:“我和你做个交易如何?”

老鸨微微有些震惊对着女子,一双垂老的眼散发着精明的目光。随后嘲讽道:“你拿什么和我做交易。”

无汐依旧淡淡的笑道:“妈妈给我打扮的如此,无非就是希望今晚能接个好客,而你多赚点包银。”

“但是,就算是在愿意出钱的客人,妈妈你赚的不过是百两的银子。”无汐淡淡的说道,一双明眸没有丝毫的畏惧:“但是我能让你赚日千两的银子,而且让玉郡王可以登你缓夜愁的门。”

无汐淡淡的说完这一切,在场的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这样丰厚的条件任谁都会心动的,且不说那银子,单单是玉郡王会来这一条就已经非常的诱人了。

哪怕是那绝色无双的王爷来一次,这缓夜愁的名声就会在整个京城响彻。

没错那只狐狸就有这样的吸引力,他的名号不用白不用。

此刻某只狐狸感觉到了一阵深深的恶寒。

老鸨缓了一会儿自己的心绪,然后说道:“我凭什么信你。”

单单凭一面之词,谁都不会信。

那老鸨有质疑声,无汐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有句话怎么说呢,唯有套路得人心嘛。

无汐一双明眸澄澈的望着她,轻笑道:“妈妈自然可以不信我,那这样好吗,你给我一些时日,我做给你看,赚的钱全数归妈妈,如果我没做到,那自然是任凭妈妈处置。”

无汐的声音很淡,没有丝毫的动摇。

九儿本来有些许担心的,但是莫名其妙的却觉得无汐很让人安心。

既然开出了这样丰厚的条件,老鸨没理由不动心。过了一会儿她说道:“好,我就信你一回,不过……”

那老鸨皱褶的眼镜划过一丝精明,她着了着手,一个人会意的点了点头,从一个小阁中那出了一盒东西。

老鸨走到无汐的面前,将盒子中的一粒药,摆在无汐的面前,那浓郁的花粉的味道很是让人做呕。

“我也不是难为你。”那老鸨说道:“既然是做交易就要拿出点诚意来,你将着药吃了,事成之后我自然会给你解药。”

那精明的眼眸紧盯着无汐,九儿此刻的心也开始提了起来。

用脚后跟想想那就的有毒的药呗,这老俗套的。

无汐微微翻了个白眼,拿起药就放到了嘴里。

她身体里的毒不少了,多一种不多,少一种不少。

连老鸨都没想到无汐会这样的爽快,愣了一会儿说道:“姑娘够爽快,今天姑娘也折腾了一天了,早些休息

去吧,我明日静候姑娘的佳音。”

“九儿,带姑娘下去。”老鸨说道:“将姑娘的锁链拿下来吧,小心点别伤着姑娘了,要不可仔细着你的皮。”

“是。”九儿答道。

房间内无汐躺在**,揉了揉被绑就了的手腕。

此刻九儿也叫人那了些饭菜过来,一看有自己最喜欢吃的鸡,无汐就两眼放光。

吃相也没有多大的顾及,肉啊肉,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吃到肉了。

九儿却有些担忧的说道:“妈妈给的药定是红颜,此毒虽不会立马发作但是久了会侵蚀人的意志,器官虽无伤害,但是疼起来也不是常人能忍的。”

无汐轻笑了一下,说白了就刺激神经元,让身体感到神经性痛呗,上辈子那个男人让她去做诱饵时,她不幸被敌军抓住,电击了三天。

这点疼痛又怎么会抵的过那时的呢。

“小九儿,长时间皱眉的话可是会长皱纹的。”无汐调笑道。

九儿有些无语,这个人似乎身处任何的地方都不会紧张一般。

“九儿与其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和我说说这缓夜愁的情况。”无汐说道。

九儿为无汐沏了杯茶说道:“这缓夜愁虽不是京城的第一夜楼,但是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但是近几年,半日闲有着据说貌若天仙的灵羽姑娘,但是从未有人见过她的面貌,和宁王经常去哪里,那自然是名声大噪,而相对的缓夜愁则就生意有些惨淡了。”

无汐轻抿了一楼茶,清淡的茶香倒是很合她的口味。

无汐说道:“灵羽姑娘未必长的貌若天仙,但是她却符合了男子的一个属性。”

“属性?”九儿有些不明白的说道。

“贱啊!”无汐说道:“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呗。”

听到这句话九儿不由的噗嗤的笑了,这的确是,那些达官贵人家,家里的妻子未必不是长的漂亮,可是偷腥的才是想要的,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我们也可以运用一些属性来决定。”无汐微微转着杯盏说道:“未必只有男子可以逛夜楼,女子也可以。”

“女子也可以!”九儿一下子失声的说出来,这样有违常理的话无汐竟也可以说出来。

“怕什么,我就不信你们的楼里没小倌儿。”无汐淡淡的说道:“他们不应该被那些人给糟蹋了”

“有的确是有,但是他们确实也没多少人……”九儿没了下文。

无汐懒懒的躺在**这困意又是上来了,无汐说道:“明天给我叫几个长的俊美的来我来**他们。”

**?九儿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词,刚想问问无汐这什么意思,一看塌上的人已经睡着了。

九儿微微有些失笑,不过转念一想,无汐已经折腾了一天了,累了也是理所应当的。

于是九儿轻轻的将被子给无汐盖上,然后收拾东西走了出去。

无汐此刻的梦中就是鬼畜,正太,年下攻,傲娇,腹黑,女王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