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她非池中之物

在宁王府无汐吃吃喝喝,每天过的和米虫一样,中间偶尔萧潋清来过几次,她是有过回宫的想法,但是都被萧潋清巧妙的躲避了过去,转念一想,在这里既没有打扰她,而且还可以躲避萧重华,无汐觉得,她也乐的清散。

萧重华也没有召见她,无汐到有些觉得,萧重华没准已经忘了她了,有这么几瞬间无汐在心中打着小九九,要不要趁机逃了呢。

但是某只向来是有贼心,没贼胆。

毕竟就算她逃了,但是还有萧潋清的存在。

无汐坐在房间之中架着画板,在宣纸上静静的勾勒着。

画锦站在一旁,有些奇怪的看着无汐的作画的东西,她还从未见过这样作画的,这样奇特的东西。

最终画锦忍不住开口说道:“姑娘架的是什么东西呢。”

无汐的笔在宣纸上轻轻的描写着,轻笑道:“画板啊。”

画板……画锦费力的想了一下,她家王爷作画的时候只是在案桌上做的,没听说过把画直立起来的,然后这样作画的。

无汐没有看到画锦苦恼的样子,她现在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作画中了,努力的回想,站在古桃下萧潋清的模样。

画锦在一旁,兴许是大概知道无汐画的是她家的王爷了,便说道:“哦,我明白了,姑娘是在给灵羽姑娘作画呢。”

无汐笔一顿,这才想起来灵羽的请求,嘴角微微抽了抽,人年纪大了,就是记性不好,既然答应了人家,出于礼貌还是尽快给她送过去吧。

“话说回来了,你们王爷为什么会这样喜欢桃花呢”无汐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在我跟着我家主子的时候,这里的王府就已经出现这样多的桃花了”画锦轻轻的说着,虽然这些桃花在月光下真的很漂亮,但是对与画锦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因为他家主子看这些桃花的时候总是很忧伤。

是这样的吗,无汐望着画板轻轻的勾勒着。

如此想到,无汐的画笔不由快了些,而就在她点缀那双如玉的眼眸时,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几句对话。

“无汐……将来之后让他当你姐夫可好……”

“哼……无汐才不要……无汐的姐夫一定是个盖世英雄,才不是他这样的文弱。”

“我们家无汐说的是……无汐的夫君吧。”

“姐姐你欺负我……”

这是谁的对话……

一时间,无汐的脑海里如同一锅粥一般混乱着。

“姑娘……姑娘……”画锦的声音在耳旁回荡着,将无汐从失神种拉扯出来。

无汐定定的望着画锦,一双明眸眼神有些涣散。

“姑娘这是怎么了脸色如此苍白。”画锦担忧的说道。

无汐勉强的笑了一下:“我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无汐站起身来,对画锦说:“休息一下就好了,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不能将画亲自给灵羽送过去。”

“这好办,由我来送到半日闲就好了。”画锦扶着她说道:“你就在房间中好好的休息一下。”

“我去叫太医过来看看。”

无汐阻拦了她道:“不必如此麻烦,请太医的话难免会惊动王爷,就不劳烦费心了。”

画锦望了望她,尽管神色中还有些担

忧但是还是说:“好吧。”

无汐躺在**,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但却又想不起来了。

那是这个身体以前的回忆吗。

随后,无汐就进入了沉睡中。

半日闲,梨花香在阁中缓缓的缭绕着,轻盈的琴音在缓缓的流淌着。

“无汐姑娘差人将你要的话送来了。”一个容貌较好的女子在一旁说道。

那女子隔着白纱有些感叹的说道:“你说这无汐姑娘,不过是一个卑微的画师,怎么就这样得盛宠,还得到王爷的垂青,不是听说她还害过龙子吗?”

那女子将沏好的茶,给灵羽递过去:“姑娘也别伤心,这无汐不管怎么说也是宫中的人,这王爷进宫的次数还没到你这听曲的次数多呢。”

那轻盈的琴音戛然而止,灵羽接过那沏好的茶,白腻的手真真是让人感叹的。

“玲珑姐姐说笑了,我对王爷不过倾慕之情,并无他想。”柔柔的声音很是好听。

玲珑轻轻抿嘴笑了:“是是,姑娘说的是,这天下顶玉儿的王爷,谁不倾慕呢。”

“但是俗话说才子配佳人,像我们灵羽姑娘这顶顶的容貌,就算是那玉儿般的王爷,也足够了。”

“玲珑姐姐又调侃我呢。”灵羽柔柔的答道。

“行了,我也不在这儿打扰你了,这机会要自己靠自己牢牢的抓住,我们呢也定当竭尽全力的帮你,不过结果如何还是要看你的造化了。”玲珑说着也就起来了。

“那灵羽就先在这儿谢谢玲珑姐姐了。”

玲珑走后,灵羽将那幅丹青打开,灼灼的桃花下,一抹清俊的背影,满天飞舞的桃花下,清眉秀目,每一处都是栩栩如生。

灵羽纤纤的指间划过那清俊的容颜,每一次都很是小心。

无汐再一次起身的时候,被一个妖娆的女子压着,那女子眉目如画,丹唇齿鲜,妩媚无骨入艳三分。

无汐明眸暗了暗已经七八分猜到了这个女子是谁。

那女子葱白的指间划过无汐的脸颊,水波的桃花眼,透着一丝不屑:“你就是陛下倚重的那个画师,容貌也不过如此。”

无汐不恼,压在她身上的应该就是这西域怜妃,虽然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但是她已经充分的感觉到了她的敌意。

无汐突然起身,指腹按住那艳红的唇一双明眸对上那多情的桃花眼,笑的灿烂的说道:“臣自然是长的不过如此,不过娘娘压在臣身上,会让臣认为娘娘对臣有兴趣呢。”

无汐柔柔的伸出 无骨的手,在某个腰部摸了 一下,顺便堪了一把油。

望着那笑得异常灿烂的女子,莀姬知道自己被耍了。

愤怒的望着她:“你!”

无汐轻轻的将指腹移开,依然浅笑着:“娘娘别生气,无汐说笑而已,不过要是娘娘在这样压着臣,等一下门外的婢子来了,见到这一幕有些不妥当,而且传出去恐怕也不好听吧。”

莀姬一时间气的说不出话,艳唇噙着一丝愤怒:“真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说完便便愤愤的走了,出门时差点撞倒画锦。

“娘娘慢走,无汐不送。”

画锦有些疑惑的望着,那刚刚走出去的妖娆女子。

随后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无汐直直的躺在了**,回想

这这是哪里。

只见画锦坐在她的床边,很自然的说道:“无汐姑娘醒了,画锦让膳房熬了一碗参汤,给你补补身子。”

无汐瞥过画锦,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画锦,这事哪里?”

画锦有些奇怪说道:“王府啊。”

无汐猛然起来,明眸直直的望着画锦说道:“那为什么莀姬会在这里。”

莀姬,画锦思索了一下,想来是走出去的那个女子,便顺口说道:“自然是随陛下来的了呗。”

陛下,无汐在脑子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脱口而出说道:“你说是萧重华。”

画锦急忙将参汤放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望了一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能直呼陛下的名讳呢?”

萧重华真的来王府了……

无汐脑子里除了这个想法,一时间周围的声音都屏蔽了。

“其实这也不算奇怪的,再说陛下是经常来王府的,不过今年事情比较多来的少了而已。”画锦很平常的说道。

是吗,无汐的明眸中划过一丝不宜察觉的情绪。

无汐觉得她最近经常进入沉睡,肯定是事出有因,或许是身体的毒,要发作了。

此刻正堂之中,高贵耀眼的萧重华,温润如玉的萧潋清,构成一幅仿若人间仙境的画面,一时间,候在外面的人不由的都红了脸颊。

“臣弟不知陛下要来,有些仓促了。”萧潋清温和的声音说的恰到好处。

“你我之间还用说这些。”萧重华富含磁性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的冰冷。

“毕竟是君臣,即便是在亲该有的的礼节还是要有的。”语气客气却又不失分寸。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如同一潭深渊一般:“有时间到宫殿中看看,浮语也是想念你的。”

声音淡淡的,但是不难发现出那一丝无奈。

“臣弟听说最近民间流传这一种奇香容易引发人的欲望,陛下是因为这种香来了的吗”萧潋清不着痕迹的说道,转移了话题。

萧重华淡淡的说道:“朝中终还是有些躁动,这朝堂的老顽固多了些,母后不太安生,所以在你这儿找找清散。”

“母后毕竟是希望你有个子嗣的。”萧潋清淡淡的说道。

“母后也希望你尽快有个王妃。”萧重华有些调侃得说道。

萧潋清的笑意也浓了几分:“像臣弟这种和老天借命的人,若是娶了妻莫不是耽误了人家。”

萧重华望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有我在,老天是不会收你的。”

萧潋清轻轻的笑了,如玉的眼眸望着他这不可一世的皇兄。

“陛下来此,无汐是不是一个原因。”萧潋清淡淡的说道:“她和浮语的气质固然是像些,但终究并不是浮语本人。而她也并非池中之物。”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

萧潋清言尽于此,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在说些什么。

他们之间本就是这样亲密却有着不可逾越的客气。

莀姬坐在客房中,心中满含愤怒,不过是一个卑贱的画师,还想要妄想霸占陛下,她会让她好看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