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仿若梦一般的夜晚

无汐声音缓缓的,一双明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黑暗。

无汐轻轻的伸出手指,第一次划过萧重华俊美的脸颊:“我帮陛下引出暗处人,而相对的当解决了暗处人,陛下就要放我自由如何。”

萧重华望着这个越是微笑,眼眸越是淡漠的女子,突然对她产生一点兴趣。

萧重华加大了禁锢的手劲,那撕裂的伤口,血液滴落在萧重华的指尖上,仿若开出了一朵妖治的红莲。

“你凭什么让我答应呢。”

无汐望着萧重华,笑的很是无畏:“无汐是很惜命,但是同时也有底线的,若是用我的底线来换的话,无汐觉得,死了倒是也无所谓。”

萧重华望着她,若子夜般冰冷的眼眸,突然仿若冰雪化开时樱花开放的温柔。

他浅浅的笑了,美的一瞬间无汐都失了心魂。

她听见他浅浅的说道:“好,我答应你。”

那一下午是他们度过最平和的一个下午,萧重华为她清理了伤口,重新换上了药,同时为她包扎上。

而他也退掉了黑色龙袍,穿着中衣轻轻的环着她,声音如同春风里落下的樱花般轻轻的。

“睡吧。”

无汐安静的躺在了,他的怀里,这是她除了在阮玉身边之外的人,睡的最沉的一个觉了。

无汐那一晚梦见了樱华温柔而美丽。

无汐想萧重华这样冰冷的一个人,原来臂弯也可以这样的温暖。

那一个夏日的午后,混合着药香与血腥的味道。

她和萧重华相处的最安静的一段时光,仿若在梦里一般。

没有人会是圣母,会原谅那个伤害她的人,无汐易是如此,欠下的债总会是要还的。

阮玉为无汐解开了衣衫,将纱布拆开,那被钉子刺破的皮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皮肤上密密麻麻的红印子,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怕早就炸毛了吧。

阮玉将药轻轻的抹开,讥讽道:“怎么,嫌活的时间长,提前到阎王哪占个位置。”

药凉凉的很舒服,死亡啊真可惜,她已经体验过一次,比这次更痛更彻骨。

无汐没有说话,阮玉也不在讽刺,只是为她细细的抹上药。

他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他与她相见的样子,与他及其相似的孤独,他记得她身着一袭青衣,站在樱花树下,风吹散了她的发。那双明眸却倒影出了他的样子。

他记得她说:“这个世界很无聊吧,我觉得也是呢。”

比他还早落寞,和他一样的孤单,无汐到底是个怎么的女子呢。

“包扎完了。”阮玉淡淡的说道,无汐起身,披上衣衫,痞痞的坐在病**,浅笑些挑起阮玉光洁的下颚说道:“谢谢小玉儿了。”

阮玉打掉她的手瞥了她一眼说道:“看来阎王很想念你了,你要去会会他吗。”

无汐笑的更痞了,伸出狼爪在阮玉倾城的

脸颊,这手感如此光滑的吹弹可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还不死心的多摸了两把。

阮玉再一次的打掉她的手:“莫小姐脸皮如此之厚,在下佩服。”

听到这姓无汐稍微僵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原样了

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我了。”

阮玉似乎美有听见一样,转身在药柜上调剂着什么,清俊的容貌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度上了暖暖的金色。

“你可还记得你姓莫吗?莫无汐。”清清冷冷的声音拨动人的心弦。

怎么会不记得,但是这个姓在全天夏都是禁忌,她莫家到底有什么样的势力让萧重华,那堂堂的萧陛下下了封口令。哦,对了,更讽刺的是那萧陛下似乎还将她给忘了。

无汐站起身来,随手将柜台上的茶一饮而而尽,便往外走去道:“谢谢玉儿了,但是不要对我太好了。”

无汐停下身来对他闪亮的一笑:“我怕我会爱上你。”

“离他远点。”阮玉清冽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无汐没有在望他,转过身去,看不到任何表情的说道:“他要肯放过我,就可以了。”

说完边踏出了房间

对啊,那萧陛下若肯放过她,她一定会躲的远远的。

那药阁之中,只剩下轻轻捣药的声音回荡着,阮玉的表情并未看清。

无汐站在阳光下,好好的申了个懒腰,真的好久都没有站在阳光下了,那钉刑还真是痛呢。

虽然许久未出门了,但是外部的环境还是大概了解的。

淑妃一家被端掉了,但是沈家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对于“暗处人”来说,而且是试探萧重华的一枚明棋。

那么“暗处人”的目的是什么,夺取皇位,报仇,还是觉得无聊。

任何一种都有可能,但是至少更倾向于,至少无汐认为不是夺取皇位,既然能将堂堂的太尉玩弄与股掌之中,并且可以在布局森严的皇宫内悄无声息的将一个贵妃杀掉,让沈家一夜灭门,说明那边的人,不禁智商高,而且势力雄厚,既然能养出这样深的势力,自然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了。

他大可以在乱世之中与萧重华角逐争霸,如果没有的话,那说明他对皇位没兴趣,不过一般智商高的人都很无聊呢。

但是究竟暗处人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无汐想的太深,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走了过来,差点和那个人撞了个满怀,尽管无汐及其刹住了闸。

但是还是将那人的东西撞倒了,无汐下意识的接住了,那人刚想发怒,但一看是无汐,立马又收敛了怒气,而温顺的说道:“原来是无汐姑娘,无汐姑娘还是小心着的看路的好,要是撞坏了姑娘,奴婢可是罪该万死了。”

无汐笑道:“是我的不是才对,不知姑娘去往何处?”

那奴婢抿嘴笑了一下道:“奴婢叫香儿,是怜妃宫中的人。”

怜妃?

无汐在脑海里徘徊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什么印象,虽然萧重华嫔妃众多,但是被赐字号的可是很少的,除去一个淑妃,就还剩下冷妃和珍妃,这个怜妃是新纳的吧。

“哦,对了无汐姑娘,奴婢还得赶紧把东西给怜妃娘娘给送过去,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她匆匆的把篮子从无汐的手中接过来,无汐这才意识到手中多了一篮东西,然后顺手就塞给那个婢子,但还是从里面掉了个玉瓶,无汐条件反射般的收了起来。

额……职业病又犯了。

那婢子匆匆的离开了,无汐拿出那玉瓶,缓缓的转了一下,上辈子无汐作为特种兵,可疑的物品无汐都会收藏一份,无汐闻了一下那瓶子,一股淡淡的香飘了出来,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一瓶花香而已,但是她的身体怎么会就这样的警觉呢。

“无汐姑娘,无汐姑娘。”一阵急切的声音传来了过来。

“无汐姑娘可算是找到您了,您还是快些和奴婢走吧。”

那婢子二话不说,打了个响指迅速就出现了,抬着撵的人,无汐没有反映过来就已经被架上了撵。

然后风一般的来到了萧重华的宫殿门前,当然离正殿还有够长距离。

那群婢子将撵放下了跪道:“请转告陛下,无汐姑娘已经被带到。”

然后无汐就听见尖锐的嗓音“传,无汐姑娘已被带到。”

一层层的传到了正殿,在一层层的传了回来。

“宣无汐觐见。”

最后那婢子伏礼对无汐说道:“无汐姑娘请吧。”

无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中间顺便问候了一下萧重华的爷爷们。之后向萧重华的宫殿走去。真是阴魂不散啊,无汐很不情愿,非常不情愿,磨磨蹭蹭得来到了宫殿前,而殿前也站着一位太监,佝偻着腰,笑容满面对无汐说道:“无汐姑娘,请吧。”

无汐叹了一口气,抬脚踏上了这宫殿,每走一步都很稳。她走到萧重华的面前。

此刻他正在看着奏折,这一副画面真的是美的不可言语。

男生工作时的神情是最帅的,这句话还真没错,不过遗憾的是她对他毫无感觉。

无汐行了一个君臣之礼说道:“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重华没有抬头,依旧专注的养着奏折,富含磁性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来了吗,赐座。”

话落间,就有太监抬着雕琢精致的梨花木的座椅出来了,无汐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她倒是要看看,萧重华到底想要她干什么。

“臣谢过陛下。”无汐淡淡的说道,然后落座与那那座椅上,似笑非笑的望着萧重华。

一秒,两秒,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时间久久的过去了,中间无汐都去了两趟厕所了,但是面前的萧陛下却如同古钟一般,一动不动。

他难道就不尿急吗!

虽然画师的定力很好,但是也架不住这样坐啊。

在又喝完一杯茶后,无汐望了望萧重华,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但是最终无可奈何。

人家是谁啊,人家是天子,宝宝很怕啊。

又坐了一会儿,那瞌睡虫终于还是上来了,朦胧间的睡意瞬间席卷了无汐。

正在无汐和周公爱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她脑海中浮现,冰冰凉凉的很是好听。

她记得她暗恋的隔壁家的大帅哥声音也是这样的。

那么是他来找她来了吗。

“无汐……无汐。”

好像是真的,那样的话,她是不是很幸福。

“无汐。”

“唉,在这儿。”无汐开心的笑着,然后就朦胧的睁开了眼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