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仿若梦一般的夜晚

无汐声音缓缓的,一双明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黑暗。

无汐轻轻的伸出手指,第一次划过萧重华俊美的脸颊:“我帮陛下引出暗处人,而相对的当解决了暗处人,陛下就要放我自由如何。”

萧重华望着这个越是微笑,眼眸越是淡漠的女子,突然对她产生一点兴趣。

萧重华加大了禁锢的手劲,那撕裂的伤口,血液滴落在萧重华的指尖上,仿若开出了一朵妖治的红莲。

“你凭什么让我答应呢。”

无汐望着萧重华,笑的很是无畏:“无汐是很惜命,但是同时也有底线的,若是用我的底线来换的话,无汐觉得,死了倒是也无所谓。”

萧重华望着她,若子夜般冰冷的眼眸,突然仿若冰雪化开时樱花开放的温柔。

他浅浅的笑了,美的一瞬间无汐都失了心魂。

她听见他浅浅的说道:“好,我答应你。”

那一下午是他们度过最平和的一个下午,萧重华为她清理了伤口,重新换上了药,同时为她包扎上。

而他也退掉了黑色龙袍,穿着中衣轻轻的环着她,声音如同春风里落下的樱花般轻轻的。

“睡吧。”

无汐安静的躺在了,他的怀里,这是她除了在阮玉身边之外的人,睡的最沉的一个觉了。

无汐那一晚梦见了樱华温柔而美丽。

无汐想萧重华这样冰冷的一个人,原来臂弯也可以这样的温暖。

那一个夏日的午后,混合着药香与血腥的味道。

她和萧重华相处的最安静的一段时光,仿若在梦里一般。

没有人会是圣母,会原谅那个伤害她的人,无汐易是如此,欠下的债总会是要还的。

阮玉为无汐解开了衣衫,将纱布拆开,那被钉子刺破的皮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皮肤上密密麻麻的红印子,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怕早就炸毛了吧。

阮玉将药轻轻的抹开,讥讽道:“怎么,嫌活的时间长,提前到阎王哪占个位置。”

药凉凉的很舒服,死亡啊真可惜,她已经体验过一次,比这次更痛更彻骨。

无汐没有说话,阮玉也不在讽刺,只是为她细细的抹上药。

他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他与她相见的样子,与他及其相似的孤独,他记得她身着一袭青衣,站在樱花树下,风吹散了她的发。那双明眸却倒影出了他的样子。

他记得她说:“这个世界很无聊吧,我觉得也是呢。”

比他还早落寞,和他一样的孤单,无汐到底是个怎么的女子呢。

“包扎完了。”阮玉淡淡的说道,无汐起身,披上衣衫,痞痞的坐在病**,浅笑些挑起阮玉光洁的下颚说道:“谢谢小玉儿了。”

阮玉打掉她的手瞥了她一眼说道:“看来阎王很想念你了,你要去会会他吗。”

无汐笑的更痞了,伸出狼爪在阮玉倾城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ngmou_boqinglengdigunyuandian/6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