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做个交易如何

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隐约间,似乎看到了萧重华嘴角也有着一丝鲜血。

暗夜,灯火,冷宫。

“你们放开我!”一声尖利的嗓音显然如此刺耳。

“本宫可是怀了龙子的,你们这群下贱的婢子。”

此刻一片破败的冷宫中,那曾经如此耀眼的淑妃娘娘,披散着头发,惨白的脸,空洞的眼神,那里还有一点点贵妃的模样。

此刻她正被两个人架着,一个人捏着她的嘴,而另一个人则往她的嘴里灌着黑色的汁液。

边灌边说:“呦,我的娘娘,您还真当自己是以前的娘娘吗,您肚子里怀的谁的孽种,您以为陛下不知道吗,识相点,将这落胎药喝了,若不识相,奴婢保不齐让您受些罪了。”

那婢子扯着无汐的头发,没有一点怜惜之情。

“不要!你们这一群贱婢!”淑妃挣扎着,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挥舞,眼神充满了惊恐,抵制着那些汁液。

“啪!”那婢子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扯着她的衣领说道:“我还是劝你识相点现在连你父亲也救不了你,养兵叛国,结党营私,那可是死罪,您这又是何必呢。”

随后那婢子放下淑妃,又招呼着别的婢子下去,那为首的婢子轻笑道:“但是陛下尤怜惜你侍奉他多年,给您一个选择的机会,您只要告知给您龙子药的是谁,陛下自会好好安放您的家人,您依旧可以当您的贵妃,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娘娘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的好。毕竟娘娘是女子,这苦可是吃不消的。不是吗。”

那奴婢看似恭敬的说道:“娘娘好生歇着,奴婢明日再来。”

渐渐的那婢子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整个冷宫阴湿而冷寂徒剩狼狈不堪的淑妃,那诡异暗红色的**从她的裙摆中流了出来。

这时暗夜中闪出了一道暗影,见黑暗中的人走来,淑妃空洞的眼神变的惊恐,随着暗影越来越大,她拖着残缺的身体,连连后退,眼神也折射出巨大的恐惧,而她还未喊出声,便已经被见血封喉,那狰狞惊恐的表情被定格在黑暗中显的格外的惊悚。

“呦,听说了吗,那显赫一时的沈家竟一夜被屠门,那场景据说相当惨烈。”

“嘿,他们胆敢勾结淮南国,蓄养兵力,这陛下不除他们不是养虎为患吗。”

“那他们压榨百姓,仗势欺人,这也叫因果报应。”

只见其中一人微微压低嗓音说道:“我听说那圣宠一时的淑妃娘娘也暴毙于冷宫之中,这还是真是帝王无情啊。”

一时间宫中诡谲,朝廷暗涌,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在天朝传的沸沸扬扬,好好不热闹。

缭绕的龙涎香在紫宸宫缓缓流淌,恢宏的宫殿内,萧重华坐在案桌前一摞摞摆放整齐的奏折等着他批阅,若子夜般冰冷的眼眸,凝视着奏折,让人无法揣摩着他的心思。

低至零点的气氛,让周围侍候的婢子太监,不由的一丝丝冷汗从背后渗了出来,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这样冷着脸的话,会没女人喜欢的。”媚笑声从殿外传进来。

还未反应,那一袭红衣已经懒懒的半靠在案桌上,忧魅的凤眼含情脉脉的望着萧重华,白洁的手指划过萧重华的俊美的脸颊,**的喊道:“你说,是不是陛下~”

周围婢子太监,不由的红了脸

,默默的退了出去。

而萧重华显然对他的厚颜无耻有了抵抗力,冷眸微微瞥了他一眼,轻说道:“怎么,查出来了。”

没有调戏到人,裴炎一时间也没了兴趣,慵懒的坐在案桌上,微微侧头,泼墨的发,滑过洁白若玉的胸膛,散发着魅惑的气息。

裴炎懒懒的说道:“已经查出龙子药的来历了。”

裴炎秋水盈盈的凤眸,红唇微勾出倾城的笑容。

“不过,当我进一步查的时候,满门都屠杀了,那场面可真是惨烈啊。”裴炎露出怕怕的表情。

萧重华无视掉他无耻的表情,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着梨花木的案桌,冰冷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萧重华淡淡的开口:“不过是被提前下手了,倒也暴露出背后主谋的心境。”

萧重华修长的手指拿着宣笔轻轻写着。

“他们在暗,我们在明,他们行动的越多越狠,暴露的时间就越快。”那强劲的篆体写着一个字――诛。

裴炎望着他子夜般冰冷的眼眸,媚笑深深,被萧重华盯上的人,绝对会很惨呢。

裴炎微微虚掩了一下哈欠慵懒的说道:“我困了,要回去了。”

萧重华没有阻拦,专心的批阅着奏折。

天下只有两个人可以不用通告就可以随意进入萧重华的任何地方。

一个是公子如玉的萧潋清,一个就是婉约曲丽的裴炎。

在当朝朝臣看来,他们的每一个行为,都可以死多少回了。

裴炎每走一步都仿若惊鸿之舞,但是他似乎想起什么了,微微转身,红绸在空中划过一个美丽的弧度。

“你对那丫头真狠呢。”裴炎媚笑深深,半真半假的说道:“既然你这么嫌弃她,不如送给我好了。”

萧重华放下宣笔,修长的手指微微撑着的下颚。

漆黑的双眸,幽暗而深邃:“可是我舍不得怎么办呢。”

裴炎忧魅的眼眸掠过一丝涟漪,若秋水过痕。

“那可真是可惜了,我对那丫头但是挺感兴趣。”裴炎语气中满含着惋惋惜之是真的。

转身,一步步的踏出了大殿,每个侧影,都如同画一般。

“到底要对女子温柔点,小心她一伤心跑了。”裴炎幽幽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我很期待陛下掉眼泪呢。”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又恢复了冰冷,深邃的眼眸让人窥探不得。

无汐趴在画阁中的软**,白色的纱覆盖在她的身上,阮玉已经为她上给药了,伤口自然不会伤及骨骼,但是她的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

清歌坐在一旁,轻轻的为她吹着莲子羹,一边骂道:“你真当自己是肉串啊,说让你滚钉子板你就滚啊。”

同时又一边心疼的,将吹好的莲子羹递到她的嘴边:“阮玉说了,这莲子羹清热,防止你的伤口发炎。”

无汐将莲子羹咽下,叼着勺子微微侧头明眸望着清歌问道:“阮玉呢。”

清歌将莲子羹放下,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阮玉说了,像你这种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他看了就烦。”

无汐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眼眸一派清明,轻笑道:“倒是有阮玉的风格。”

清歌被气笑了,都伤成这样了,还笑的出来。

无汐起床,清歌顺势将她的白纱裹在了她的身上,轻轻的给她包扎好:“你说说你,和陛下求一下情,关你两天禁闭不就得了,况且那龙子又不真是你害得。”

无汐任由她包扎着,嘴角勾着淡淡的笑:“龙子自然不是我害的,但是萧重华需要的不过是搪塞别人眼眸的一个演员而已,这惩罚定是躲不过的,所以又何必自取其辱去呢。”

无汐稍微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还是不能大幅度的动,不然会扯破伤口的,说到底还是这身体有点细皮嫩肉了点。

“你上辈子究竟和陛下结了多大的仇啊,不然他怎么这么对你丫。”清歌想起无汐被抬回来时那惊悚的画面,她的身子是她亲手清洗的,身上已经没有一个完好的皮肤,那血水,她足足的换了三桶,她清洗无汐的手都是抖的。

为什么无汐还能笑的出来了。

清歌似乎还要说些什么,突然后边一阵冷寒,清歌猛然回头,一张俊美非凡的容颜和那若子夜般寒彻的冷眸。自然是萧重华。

清歌心下一惊,立马行礼道:“奴婢清歌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重华淡淡的瞥她一眼淡淡的的说道:“下去吧。”

清歌一滞,下意识的望向无汐,清澈的眼眸满是担忧。

无汐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她都这样了,这萧罗刹还能把她怎么样啊。

清歌拜谢:“诺。”

随后轻轻退出画阁,然后给了无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无汐懒懒的坐在**,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但是眼神却是越是冷漠。

萧重华缓缓的走到她面前,睥倪的网易无汐,子夜的眼眸冷若冰霜。

无汐无畏的望着她,似笑非笑的说道:“有劳陛下,特地看望无汐,但是无汐有伤在身,就不起来行礼了。”

萧重华望着她,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突然萧重华将她抻起,禁锢在怀里,强劲的手劲,不小心撕裂了她的伤口,那渗出的血液,瞬间浸湿了无汐的纱布。

萧重华看似温柔的划过她的脸颊,冰冷的眼眸若黄泉之水一般。

“你不是爱我吗,怎么?这就委屈了。”萧重华嘲讽的说道。

无汐突然婉转一笑,清澈的明眸映衬着萧重华,轻笑的语气不含任何感情的说道:陛下的道歉方式还真是特别呢。”

萧重华的指腹轻轻按住无汐的红唇,冷冷的道:“你配吗?”

深邃的眼眸若深潭不可窥探。

无汐婉转的笑容越来越深,她环住萧重华的脖颈,红唇凑近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陛下来这里的目的,无非就是,给暗处人一个假象而已,好让暗处人误认为你的心性已经从完颜皇后转移到我这里而已。”

“陛下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保全完颜皇后吗。”无汐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带着嘲讽。

“但是陛下又怎么会认为我会好好的配合你呢,毕竟谁都不是圣母,谁会帮助一个伤她挺重的人呢。”无汐的声音浅浅的,却每一个都带着冷漠。

萧重华扣住无汐的脑袋,深邃的眼眸仿若要将无汐吸进入了一般,薄唇只离她有一厘米的距离。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萧重华富含磁性的声音看似温柔,却若冰一般寒冷。

无汐淡淡的望着萧重华,嘴角依旧浅浅的笑着:“陛下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