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十六章 公子如玉

接下来便是其他人献贺礼,但是在这两个重量级别的礼物面前,各王公大臣的贵妇们未免觉得自己的礼品有些寒酸,但是还是一一献了上去。

接下来无非是开宴席,无汐打了个哈气,随意的望了望周围,看来已经没有注意她了,她也差不多该退场了。

悄悄的从从宴会中退了出来,无汐伸了伸了懒腰,嘴角依旧勾着淡淡的笑,目光很是漫不经心,看起来很是不羁,这一次或许真该谢谢阮玉了,没想到他竟然有心用一年的时间去云游四海,用月白玉将那些绮丽景观记录下来,如此一来在运用现代的投影技术,在玉盒上做了小小的机关,将那月白玉镶在了盒盖里上,而羊脂玉上涂抹了一层物质,可以吸收月光,当太阳照射的时候,那月光便会充盈玉盒,月白玉自然将景象映射到了盒底,而盒底又被无汐设了小巧的凹镜,不过凹镜是用水晶做的,所以反射能力极强,便在空中营造出作画的景象,月白玉记录的影像本就模糊一些,像极了水墨画,无汐再用紫玉碾成的粉,飘散空中营造出了神秘感,一幅名义上的水墨画完成。

而最后那幅画则真正是无汐勾画的水墨丹青,也是萧重华真正的天下,想到此时,无汐嘴角的笑意带着些许玩味,不知萧陛下喜不喜欢她送的大礼,那双明眸微微闪过一丝不易懂的情绪,但是随后又恢复

了淡然。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长得如此标志,不如随本王做个回家做个陪床的丫头可好?”

那轻佻的声音在无汐的耳畔响起,无汐僵硬了一下。

完了,遇到灾星了。

无汐僵硬的抬头,红衣,媚笑,销魂的眼眸,不是那只狐狸还能是谁。

只见他斜靠在参天古树的枝桠上,妖艳若彼岸花的他,在这郁郁葱葱的景色衬托下,说不出的美感。

“见过玉郡王。”无汐低着头尽量不让他看清自己的容颜,瞟着周围的景色,自己看来不知什么时候转到了御花园,怨不得竟然会有如此的参天大树,但是也没听说过狐狸喜欢上树啊。

只见裴炎轻轻一跳,若飘零的红花自然美感的落在了地上,散落的墨发遮住了绝美的容颜,眼波流转,似笑非笑。

“那夜,那让我好等,为何不来赴约?”裴炎看似忧伤,无辜可怜。

无汐勾起一个无辜的笑容:“下官可是第一次见到王爷,何来赴约之事,莫不是王爷认错了。”

裴炎一个转身,红袍锦

服在风中被他转的如此曼妙,他轻靠在树干旁,只见他意味深长的望了望无汐,媚笑浅浅。

无汐也依旧勾着无辜的笑容,脑子里却在琢磨如何逃离这等是非之地。

而这只狐狸不说话,只是望着她也不让说她退下。比谁更无耻是吧,好啊,此时的无汐笑的更灿烂了。

而就在无汐想方设法的想让这只狐狸放过她的时候,却听见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炎,在欺负哪家的千金小姐,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

无汐下意识的转身一望,便见那身后的男子,他的容貌毋庸置疑,自然是很美,但更美的确是轻云流月舞风回雪般的诗意气质,那气质如水如空气,并不令人察觉,却潜移默化,令人不知不觉沉醉。薄透皎洁如明月的肌肤,亦如月光于山巅升起,而凤眼黑而明亮,清澈如山间流水。

无汐望着绝世姿容的男子,望着他的装束,在心里掂量几分,便大可的猜出了他的身份,怕是宁王——萧潋清。

高贵耀眼却冰冷如雪的萧重华,是华美大赋,妖魅绝致摄人心魄的裴炎,是婉转曲丽,萧潋清却是一首绝世诗人于蓬莱烟云间徜徉,偶得灵感写就的清词,水为骨,玉为神,仙姿清妙,空灵无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