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十四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无汐靠在座椅上,神色不动的看着那玉衣,心中却在另一个问题,淮南的红碧玺凡是能到达指头大小的而且色泽上乘的便是御用不可在市上流通,沈家在有钱有势,对于还未收复的淮南国而言也只是他国富国而已,如何拥有如此多的御用的红碧玺?

除非......

无汐向萧重华望去,却见他冰冷的也盯着珠衣若有所思,似乎是感应到她的目光,萧重华浓长的睫毛一掀,目光如电的射过来,两人目光相接,无汐淡淡一笑垂下眼睑,萧重华的眼眸又冰冷了几分。

无汐看似是不敢面对天子逼威,萧重华倒觉得她只是不想看到他而已。

刚才在殿前,萧重华倒是在五彩缤纷的人群里一眼就看出她来,这个看似温暖好接近的女子,但是却是拒人于千里。

萧重华冰冷的眼眸更加深邃了几分,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招手身边的太监说了些什么,太监恭敬的弯着腰,知会着。

既然淑妃已经献过礼了,祝过贺词了,那么大家的目光自然齐齐的望向完颜皇后,看她面对如此重礼是如何作答。

只见她微启红唇淡淡的答道:“妹妹的贺礼,本宫先行感谢了,只是人都是会老去的,青春永驻不过是句空话,顺其自然就好,不必强行驻留,花开错了季节与地方,那才是悲哀与遗憾,倒是可惜了那

些孔雀为此没了生命。”

她的声音让人觉得也不过她让人的沉醉,那份对答让淑妃微怔了一下,但是还是保持微笑退了下去,而谁也没有看到萧重华的眼眸颤抖了一下,但是转瞬即逝,但是无汐却是看的真真的,那微不可见的痛苦之色。

在座的人都在感叹完颜皇后对答的意思,就算随着时间的流逝,容颜即将老去,但是却丝毫不会减掉陛下对她的爱,而那些以色侍人的人而显得可悲的多,所有人都在感叹,完颜皇后这婉转又不是皇家风度完美的灭了淑妃对的气焰,彰显了自己的地位不可超越的。

当然淑妃也是如此认为的,此时那张艳若桃花的脸略显苍白,刚才的得意之色全然不见,反而倒显得有几分狼狈。

无汐勾着淡然的笑,她凝望着这一切,不禁觉得那些随意的猜想着实让人感觉有些可笑,完颜皇后若真想打击淑妃的气焰的话,比起这种方法,无汐觉得还有更多的方法可以让淑妃颜面尽失的方法。

无汐倒是觉得完颜皇后在说给另一个人听,将这句话换换不就是这样的意思吗:在错的时间遇见了错的人,最终辜负大好年华,就算青春永驻,却又和那些死了的孔雀有什么区别,只是留下的光鲜亮丽的皮囊,而心却早死了。

或者这种想法也只是无汐的一种猜想,正确也好,猜想也罢,无汐觉得跟她没有什么关系,这后宫关系再怎么

复杂波涛汹涌,浮语与萧重华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这与无汐什么关系也没有,这一世的无汐想过最自由最潇洒的生活。

她反正是最后压轴的,与她献贺礼的时间尚早些,若是寻常的皇帝定是第一个送贺礼为讨美人欢心,但是这个皇帝偏偏想最后一个给,不过什么时候给对于无汐来说都是一样的,时间这么久无汐嗜睡的性子又上来了,既然这样那就先小睡一会儿好了,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这个小角色。

然而就在无汐刚想嗑上眼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险些穿透了她的耳膜。

“传陛下旨意,由无汐画师呈上贺礼。”

那长长的脱音生生的将无汐想跟周公约会的想法给破灭了,当然她也成了众矢之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这里,包括完颜皇后那淡然的目光也微微扫向了她,无汐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没想到萧重华会如此突然,无汐望向萧重华,然而他的眼眸依旧是冰冰冷冷,没有半分波澜。

无汐的嘴角勾着淡然的笑,有着几分耐人寻味的神秘,萧陛下就这么喜欢耍着她玩吗,就这么期待她出丑。

喂...喂...他有没有想过,她是在替他献贺礼,她若丢了人,他也捞不到好处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是天子呢。

无汐似笑非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