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五章 江山不过一个“无”字

又是入夜,惨白的月挂在那深沉的夜色中,偶尔有几只乌鸦飞过,从上方传来凄惨的叫声。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息,让无汐也不由的捂住鼻子,想来这个地方当真是不亚于乱葬岗,不知道飘荡着多少冤魂。

明明是林庵,这里佛堂最近的地方,那不沾染一丝污垢邪气的地方,而门外却是这幅景象,真不知那那佛祖是如何保持这等慈祥的笑容,堂而皇之的享受着众生的膜拜。

无汐望着那树林,林深茂密,少有人行,那些树看起来有些杂乱,东一棵,西一棵,没个章法,而且树型不怎么样,都长得奇突歪斜难看,张牙舞爪的伸向天空,在一轮惨白的月光照耀下,凄森可怖。

无汐嘴角抽了抽,若不是为了画倾城手中的那份江山水墨画的拓本,无汐打死都不会来这个地方。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画倾城会在这个地方,自然是昨夜那清歌那块玉,那玉能感知主人所在的地方,清歌只知其一,却不知那玉叫做月白玉。

这玉在月光的照耀下能看到不同的景象,并且每块玉的功能也不同,但是能否发现,全靠缘分。

清歌那块玉却稍微有些不同,那上面的莲花其实稍微动了一下手脚,在哪里设了一个小小的机关,只要角度能正对着月光便可以看到一副景象,而那副景象正是无汐所在的地方。

她便猜测这便是画倾城所在的地方,这里离皇宫比较近,而且别看这里阴森恐怖,但是风水的确是一个养人的好地方,若不是这样,那萧陛下也不会将林庵建在这里。

不过那玉上的机关设计的着实巧妙,若不是哪个爱美的女子突然心血**,想看看月下的美玉是如何,怕是一辈子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同样无汐也知道,若是她没有发现的话,以清歌的个性非得将京城翻个遍。

想到这里,无汐不由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无汐环顾了一下四周,好似这片阴森恐怖的树林什么

都没有变,但是无汐知道这个地方早就已经布了阵法,怕是根本就没法发现画倾城,藏在哪里。

作为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无汐自然不会硬闯阵法。

无汐对着林子喊道:“小女子无汐,贸然打扰画前辈清净,着实失礼了,但是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想借看一下画前辈的江山水墨画,不知画前辈可否答应。”

无汐的声音打破了这林间的清净,一群乌鸦被惊的四处乱逃,然后周围依旧是一片寂静,久久没有回应。

无汐有些纳闷,莫不是自己猜错了,但是这个地方与玉上浮现的景象的确一样,无汐勾起一抹淡然的笑,看来是自己诚意不够。

但是就在无汐想怎样才能让画倾城出来,一阵风吹过,将落叶卷起迷蒙无汐的眼睛,无汐一时间看不清前方的东西。

等回过神来,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红唇齿白甚是水灵的小童,一双水汪汪的眼眸,若是放在任何一个女子面前,都会被萌翻的。

但是无汐向来对可爱的东西不感冒,越是可爱的东西背后隐藏的东西就越恐怖,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无汐也一直奉行着。

其实,不过是某人心里黑暗罢了……

“你便是家主说的客人罢。”小童的声音脆生生的甚是好听。

无汐淡淡的笑着,轻笑道:“莫不是画前辈早就知道我要来。”

“家主说了,若是此时若是有一位姑娘来了的话,便让我转告姑娘一句话。”

小童明明是个孩童说起话来确是老气横秋,无汐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但是还是很客气的说道:“谨请赐教。”

“家主说了,江山不过一个’无’字。”小童再一次脆生生的讲出这句话,声音如同百灵鸟一般好听。

听完话,无汐沉思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失笑,这个画倾城到真是会卖关子。

“请代我向画前辈问好,并告诉他,他的弟子过得很好。”无汐的笑意很淡然。

但是小童却感到了一阵寒意。

“我会的。”小童匆匆的回答着。

话音刚落,那小童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无汐不禁有些纳闷,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的脸有这么可怕吗?

而消失的小童此时来到了一个仿若世外桃源的地方,与刚才的阴森恐怖竟有着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错落有致的村庄,含苞待放若娇羞姑娘般的桃花,清缓的小桥流水,倒是别有一番风韵,但是却没有天空,没有日月,只有那嵌着璀璨的夜明珠将这个世外桃源照耀的仿若白昼一般。

那古桃下,一人正在作画,尽管看不清正脸,却从那白衣背影下,也可看出这人定是倾城绝色。

“托你转告她的话都代到了?”清渺的声音瞬间就可以将烦躁的思绪抚尽。

“都代到了,那女子还让我转告家主,说家主的弟子过得很好。”小童恭敬的说道。

听到此话,画倾城的笔锋一钝,滴落的砂墨瞬间将好好的一副画,就这样生生的被毁了。

画倾城瞬间恢复了平静,淡淡的回答道:“哦,是吗。”

小童似乎对这个回答而感到好奇,最终因为太小脱口而出的问道:“为什么家主不亲自去见那姑娘呢。”

画倾城放下笔,微微抬头,完美的侧脸引起无数人的遐想,几朵落花飘散在他的肩上,仿若水墨画一般令人心醉。

“现在还不是时候。”画倾城的声音淡的似乎是这微不可闻的风声一般。

小童显然不知道家主说的是什么,但是小童觉得还是不要去见那位姑娘的好,因为那姑娘像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巫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