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三章 史上最淡定的替身

月光如纱般笼罩在那夜的上方,仿若一位刚出浴的美人,那层薄纱更是显得神秘而又极具**力。

那画阁中。

轻缓的暗香缭绕着,在薄纱帷幔,暗色的灯火摇曳,地板上倒影着两个深沉的影子,没有一丝晃动,说不出的诡异。

空气中充斥着凛冽的气息,那仿若感受那气息的蜡烛,猛烈的颤动,斑驳了影子。

铜镜前,无汐凝望着自己的容颜,而她身后,那仿若画一般美好的萧重华,此刻正小心翼翼的为她梳着头发,那子夜般的眸子若冰雪化开时,樱花一般的温柔浓稠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那温润的指尖滑过无汐若墨渲染的发,仿若无汐是这是件的珍宝。

如此温柔的呵护,放在任何一个女子,都对这等绝色的男子心动不已吧,但是无汐却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铜镜。

萧重华轻轻的掠过她的发,轻嗅着发间淡淡的清香,好看的眼眸微微迷离,说不出的美感。

他转身反抱起无汐,坐在铜镜前。

迷蒙的铜镜映照着两人暧昧旖旎的姿势。

萧重华在无汐的耳边呢喃着,仿若想用这世间最温柔的语言让他怀中的女子化为一汪柔水。

但是呢喃的却是:

“浮语……”

无汐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那清秀的眉不可察觉的轻微的皱了一下。

无汐还是很反感当别人的替身的,但是也轻微的同情了一下萧重华。

可怜的娃,爱上了不爱自己的人也真够悲哀的,想到这里无汐不禁的微微的叹了口气,在内心呐喊着:

你丫也不能祸害别人啊!

但是无汐没有动弹,惹到这个萧陛下,无汐觉得自己有几个脑

袋也不够他砍得,想到这里无汐不由的觉得脖颈微微一凉。

算了,不就是被抱了一下吗,全当被狗蹭了一下。

然而萧重华下一个动作,让无汐在风中凌乱了,那绝色若画的容颜,温柔若水的眼眸,彼岸花般的唇,轻轻的凑向无汐。

无汐望着那秀色可餐的脸,吞了吞口水,真是美的人神共愤啊。

但是……是不是有点近了……

喂!喂!大哥,你要干什么?

就在无汐皱眉的那瞬间,萧重华温柔的眼眸瞬间恢复成那若子夜般冰冷的眼眸,而他也站起身来,无汐从他的身上滑落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疼痛瞬间席卷了无汐的神经,但是无汐却没有吭一声。

萧重华冰冷的眼眸好似千年化不开的冰雪,冷到彻骨寒到骨髓。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无汐,仿佛刚才的温存不过是一场幻觉。

无汐却也是觉得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嘴角挂起淡然的笑容,一双明眸仿若瞬间便可以洞察人心。

萧重华凝望着无汐冷峻容颜没有半分的表情,萧重华不得不承认,他被那仿若从另一个世界去看这个世间淡然的眼眸给惊醒了,明白了眼前的人不是他心中那不可亵渎的浮语。

他凝视了无汐一会儿,便拂袖而去没有留下一丝温度。

无汐却觉得没有什么,甚至哪嘴角笑容有几分庆幸,眼中划过一丝狡黠。

无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往那香香软软的被子一躺,知道这个罗刹萧陛下怕是有一阵子不会来了,这样她不禁落的清净,也可以让自己的脑袋好好的在自己的脖颈上待上一阵了。

眼底划过一丝冰冷,不知道那萧陛下有没有尝过担心过那项上人头的滋味呢。

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微微有些泛冷,但是下一秒某位女子就没了动静,能睡着

已经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了。

某些人可以迅速的入眠,而有些人却就此失眠了。

清歌笑容可掬在和面貌发白胭脂水粉都掉渣的太监交谈着什么。

“马公公,我知道您有些为难,但是您看,我娘在外面病了,若我出不了宫,她老人家没有人照顾可是如何是好啊。”说到此时,清歌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

“您看,您通融一下,可好。”说完,清歌便将一些碎银放在了太监的手中。

马公公那老鼠一般的眼睛瞬间闪过了亮光,明明已经掩不住的笑,但是还是做出为难的的说:“私自放宫婢出宫是大罪,这咱家可承受不起啊。”

但是那双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那碎银子。

清歌忍住想把这个太监抽飞的冲动,依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怎能让我的事情让公公难做呢,您看,御膳房不是后半夜要去出宫采购吗,就随上我一个,待天明时,便也回来了,这也怪不了公公的罪,不是吗。”

说着,清歌又往那太监的手中加了些碎银子,内心无限的鄙视他,怪不得断了根,活该。

见那银子又多了些,那双贼眼更是紧紧的盯着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家若再不让去,岂不是让你成了不孝女,切记天明时要回来。”马公公将银子揣入怀中,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番,便怀揣着银子满意的走了。

清歌依旧笑着,只不过嘴角有些发冷,用无汐的话说,她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那么清歌也一样,收了她的银子不付出些代价怎么可以呢。

不过总归是可以出宫了。

清歌微微攥紧了手中的一块玉,精巧的雕琢,篆刻着栩栩如生的莲花,通透的玉体,微微泛着柔和的光芒,三个飘逸轻灵的字浮现在上面——画倾城。

清歌的眼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但是随即又恢复了清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