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章 所谓炮灰命

太阳沉睡在西方,月亮浸满了死人的血液,古铜色的星星被凝滞在漆黑的天幕,乌鸦在这惨淡的月下叫着,飞着,天渐渐的阴了,云变的惨淡了,火在燃烧着人的脂肪,呼呼的响着,血腥的气息凝结在云里,使一片大地变得阴森恐怖。

那站在,血为河,人肉为地的人,手中玄铁剑提着一颗死不瞑目狰狞的头颅。

那泛着猩红泡泡的血液渲染了泛着寒光的剑。

那仿若修罗一般的背影,猛然转头那双寒到彻骨冰冷的眼眸……

躺在**的无汐猛然睁眼瞬间醒了,轻微的喘着气,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是梦吗?

无汐松了一口气此时的天空不过刚是蒙蒙作亮,而无汐却是早已睡意全无,掀开被子,走下床去,没有点灯,只是凝望着那黑白交织的苍穹。

微蹙眉心好像在思索什么。

已经连续几日了,那缠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梦,那双寒到彻骨的眼眸。

无汐揉了揉微微胀痛的眉心不禁微微有些惆怅。

她来到这个异时空已经多少时日了,她已经数不清了。

无汐本是新世纪的特种兵是天之骄子,然而没有死在敌人手中,却死在自己人手里。

想到这里无汐不由的勾起一抹冷笑,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异时代了,只不过换了个身体,无汐本想过着一生平凡的日子,但是还未几月,她便遇到了灭顶之灾,目睹了待自己极好的爹爹就在自己的眼前就这样被斩杀了,也便是昨夜的那梦。

无汐觉得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但是这几日为何频繁梦起无汐觉得是他的出现,唤醒了那本应该沉睡的记忆。

门外响起扣门门的声音,外头人说道:”无汐姑娘该用早膳了。”

看这边天空已经微微泛亮不想已经到这个时辰了。

“你先下去吧,我稍后就来。”无锡淡淡的说道。

“诺。”外头人回应了一声便再没了声响。

无汐稍作梳洗便推开了门,外头光亮微微的照射进来,无汐不由的眯起了双眸。

待恢复视力的时候,凝望着,檀木雕花精致的桌子上面摆

放着,令人一看就食欲大增的早膳,然后坐在旁边帅的人神共愤,毫无天理,这堂堂天下之主,正在慢条斯理的用着早上膳怎么看都宛若画面一般美好。

然而此刻无汐没有心情欣赏美男而是嘴角抽了抽,这就是她噩梦的作甬者。

周围的宫婢太监无不唯唯诺诺地,无汐不怕吗,怕死了,怕的咬牙切齿,但是无汐还是扯出了一个微笑,好汉不吃眼前,亏得罪她对自己有毛线的好处。

她规规矩矩的行礼:“不知陛下今日要来,没能早些恭候,还望莫怪。”

无汐挂着自以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在那里等着萧重华——萧陛下的指令。

然而这萧陛下在用完最后一口莲子羹,优雅的用上乘的丝帛擦拭那宛若彼岸花一般的薄唇。

无汐觉得此刻周围仿佛有着樱花飘落,听到无数芳心动荡的声音,然而膝盖的酸疼早就让无汐问候了好几遍萧陛下的先辈们。

“免礼吧,是朕不允他们通报你,所以何罪之有。”富含磁性的声音,真真是美好的,但出奇的冰冷。

“谢陛下。”无汐依旧笑着但是她已经感觉自己的嘴角已经抽筋儿了,尽管早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但无汐却没有坐下只是依旧站在那里候着。

“这几日,在这里住的习惯吗?”萧重华淡淡的问道,饮着刚端上的香茗。

“很好,有劳陛下挂念。”无汐如流水般回答道。

”下人用的可习惯。”萧重华语气依旧很淡。

无汐闪过一丝冷笑那些趋炎附势的婢子们明显的有些恐惧的颤抖,就在谁都以为无汐会借此报复的时候,没想到无汐回答的是。

“用的很好,陛下无需挂心。”无汐的微笑完美的似乎找不到一点点缺点。

宫婢们都松了口气,但是莫大的恐惧还是无缘由的聪从心底升腾上来。

“可还睡的好。”萧重华好看的指尖轻轻的敲打着桌子。

无汐的眼角明显的抽了一下,托某人的福,夜夜噩梦不断,几乎没有睡眠,但是无锡还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好。

“托陛下的福夜夜好眠。”当他说完这句话时,宫婢们无不挂起了神秘的微笑,甚至有些猥琐。

无汐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但是现在已经无力吐槽了。

她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只祈祷赶紧将这位祖宗中送走。

突然萧重华若子夜般的眼眸紧紧的凝望着她,那冰冷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间,眼底的冰雪像墨一般融化勾勒出柔美的樱花,浓稠的让无汐也瞬间恍了神,不过还未捕捉到,却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仿若刚刚的那一切只是幻觉,而无汐也知道那只是幻觉。

因为萧重华的眼眸中并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或许饿极必反,现在的无汐也不是那么的想吃东西,但是还是想赶紧将这个祖宗送走。

萧重华站起身来,那黑色的华裳精致华贵的金丝巧夺天工的绘着霸气尊贵的腾龙,与生俱来的王者的风范,无不想让人立刻跪下来膜拜,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无汐仿若一瞬间,便可了结无汐的性命,不过他。的确可以这样做到。

“半月后,是浮语的生辰她素爱水墨丹青,朕命你绘一副江山水墨画作为贺礼,若完成不好,朕随时可以取你的项上人头。”萧重华吐出这冰冷的话语,仿佛在谈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过对于他的确是很平常的事情,可以讨浮语欢心,是完颜皇后的欢心,死几个人又算什么。

这世界只有萧重华可以对她称浮语其他人只可尊称完颜皇后不然有几个脑袋也不保,当听到这个指令时,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江山水墨画只有先代著名画师李工一完成过,如今也不知流落何方,一个小小的宫廷画师怎么可能在这莫短的时间内完成,众人不由的唏嘘这宫廷中又要多一道亡魂。

无汐自然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完成,但是无汐还想让自己的脑袋在脖子上多待一会儿。

“臣领命。”无汐跪下,低着头不在对视萧重华的视线,此刻心中却有一千只草泥马呼啸而过,怎么着也是命重要。

“记住你的职责。”萧重华冷冷的撂下这句话,便消失在这个房间,尾随着一干宫婢太监。

还有那尖利的嗓音:“起架!”

“恭送陛下起驾,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干婢子太监伏地而呼。

“臣恭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无汐淡淡的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