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第124章:更爱她了

字体:16+-

风天泽抱着月听灵离开山谷之后,发现这个地方离他师父住的地方不算太远,于是就不着急回宫,而是抱着人到师父那里求医。

宫里的御医未必比师父的医术好,与其如此,倒不如去找师父。

魏子明在院子里照顾花草,突然看到风天泽跑着昏迷的月听灵急急忙忙走进来,于是放下手中的事,上前询问:“大师兄,这,这怎么回事?”

“灵儿晕倒了,我带她来找师父看看,师父呢?”风天泽把院子全看了一遍,着急的寻找天遥上人,但看完一遍之后他非常清楚天遥上人不在。

紧要关头居然不在,真是急死他了。

“师父外出了,至今未归。”魏子明回答之后,主动给月听灵把脉,没多久,淡静的脸上浮现出了忧愁之色。

风天泽看到了他这样的表情,心里更慌了,担忧的问:“她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好,她患有胃疾,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到现在还没好,心里郁抑不开,加上刚才受到了些打击,所以才会承受不住晕了过去,如果再不好好调养,她的胃疾会更加严重,最后只怕会……”

“绝对不会。”风天泽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立刻打断他的话,不让他说出那个字。

他不会让她有事的,绝对不会。

“大师兄别太担心了,只要日后调养得好,不会有什么大碍。香寒已经不这里,您把王妃抱到她的房间里休息吧,我去给他煎一副药,喝了之后会好一些。”

“谢谢!”

“同门师兄弟,不必言谢。”魏子明开心的笑了,然后去煎药,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大师兄第一次跟他说‘谢谢’,虽然显得有些见外,但却能说明他已经改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冷血无情的南冥王。

风天泽知道魏子明在高兴什么,但却无心理会,抱着月听灵往白香寒的房间走去,将她放到**,盖好被褥,然后坐在一旁,心疼的看着她,忍不住用手触摸着她苍白无血色的脸,想到她这些日子以来如此痛苦,他更是自责内疚,恨不得一下子全部都弥补回来。

“灵儿,只要你能好起来,不管你对我做什么,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求你能原谅我。”

“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从未如此低声下气哀求过人的南冥王,第一次如此的哀求人,对象居然是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女人。

但这只是对别人而言,对他来说,她却是有毁天.灭地的本事,能让他灭亡,因为没有她,他真的很难再孤独的活着。

“灵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的身体好起来,不会让你再有任何的闪失,从此不再怀疑你。”

“看来你更爱她了。”天遥上人在外面听到了风天泽说的话,于是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似乎心情不错。

风天泽站起身,可没他那样的好心情,沉重道:“师父,你帮灵儿看看,我担心她的身体……”

“子明已经看过,我看的结果也是一样,子明的医术不差,尽得为师真传,为师相信他的能力。天泽,经过这件事,你应该开窍了吧,以后可别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一次就已经够心惊胆战,何敢再来第二次?师父,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什么事?”

“灵儿是师母的徒弟。”

“什么?”天遥上人早已经练就了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但听到这件事,还是震惊了,“你是说,灵儿是水华的徒弟?”

说完,两眼激动的看着躺在**的月听灵,心里满是欢喜。

终于找到水华了,终于找到了。

“是的,我是跟踪师母才找到灵儿,她们就住着离这里几里远的一个山谷中,灵儿的武功是师母所教,但……”风天泽欲言又止,担心后面说的事会让师父伤心难过,但不说又不行,只好干硬的说出来,“但师母还是很气恼当年的事,不愿意见师父,据我猜测,师母现在已经离去,山谷里已经无人。”

“哎……十五年了,她心里的恨还是那么强烈,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连见一面都不肯。”

“师父,你没事吧。”他看得出来师父很受伤,只是故意装坚强,不愿意表露出来罢了。

师母不愿意出现当面解决这些恩恩怨怨,他也没办法帮师父。

“没事,你好好照顾灵儿吧,不要着急回宫,等把误会解除了再回去,毕竟皇宫是个是是非非的地方,难免某些有心人想挑拨离间,进而让误会更大,如果缺什么药材,你回去拿就好。我去一趟你所说的山谷,有什么事找子明,你大可以相信他。”天遥上天刚才是开开心心的走进来,但离开的时候却满脸哀愁,心事重重。

正好这时魏子明煎好药端过来,看到了他,关心道:“师父,您回来啦,怎么了,脸色如此不佳?”

“没事,我出去一趟,有你师母的消息了,这段时间你大师兄和南明王妃会住在这里,那你就多辛苦一点。”天遥上天拍拍魏子明的肩膀,依然是假装坚强,然后离去。

魏子明知道多问无益,所以不再问,将药端了进去,交给风天泽,“大师兄,药好了,这里暖胃的药不多,等会我到城里去买,顺便买些补品回来。”

“谢谢!”风天泽将**的人扶起来,让她靠在他的怀里,然后拿过药,一口一口,慢慢的喂她喝,细心的照顾她。

“大师兄又客气了。”魏子明温雅的回礼,觉得自己是可以和南冥王相处的,也觉得他不算太难相处,看到他如此细心的照顾人,觉得像是一场梦。

从小到大,他印象里的大师兄很冷,脸上极少会露出笑容,时时刻刻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人不敢靠近,逍遥宫里的师兄弟妹们一见到他,立刻躲得远远的,尤其是在他成为血煞魔鬼之后,更没人敢靠近他,除了师父之外。

就因为这样的印象,让他无法相信如此冷漠之人能这样细心的照料一个女人,从他的一举一动中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心不冷,是热的。

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忍不住感叹:“世间难寻相知人。”

“你是不是想成家了?”风天泽听出了这句话中含着春思,随意的问了问。怎么多年的师兄弟,他既然能看得出白香寒的为人,自然能看得出魏子明的为人,在所有的师兄弟中,或许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值得信任。

“大师兄,你这是扯到哪里去了,没有的事。”魏子明尴尬的反驳,不愿意承认。

“你整天呆在师父身边,除了认识白香寒一个女人,根本没机会认识其他的女人。如果有时间,多到外面去走动走动,或许可以遇见你属于你的缘分。”

“既然是缘分,那便是可遇不可求的,不管我怎么走动,缘分未到也枉然。”

“的确,缘分是可遇不可求,一切顺其自然就好。白香寒的事,你有怨我吗?”风天泽说到这件事,语气和态度都变得很冷漠,还带着一丝怒气。

魏子明心细的发现了这一点,但却没有害怕,如实回答,“此事错不在你,何怨之有?其实师父早就已经多次警告她,只是她不听,非要往死里钻,怪不得任何人。”

如果香寒有月听灵一半的好,怎么多年的相处,或许他会喜欢上她,只可惜……

何必多想这些,师父说了,他的有缘之人是深门中人,如果是白香寒,只怕师父早就已经说出来。

“你能这样想甚好……”风天泽继续细心的喂月听灵喝药,然而就是这时,怀里的人醒了。

“咳咳……”月听灵醒了过来,突然觉得嘴里有很苦很苦的东西,难受得轻咳了几声,慢慢的睁开眼睛。

看到她醒了,他激动不已,叫了她一声,“灵儿……”vnko。

熟悉的声音,让她回忆起所有的事,微微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手中拿着药,明白嘴里的苦涩是因为他喂她喝药,感动之余又有着气愤,矛盾的促使下,使得她烦躁的将他手里的药碗打翻。

哐啷……明住术如。

清脆的瓷瓦碎裂声,让气氛僵硬住了。

他看着地上的碎片,没有生气,用满是自责的双眼看着她,温柔的说道:“灵儿,你生气,我不怪你,只求你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王爷,我没有听错吧,你应该自称‘本王’才对?我接近你可是另有企图,你得提防点,免得着了我的道。”她故意嘲讽他,不想靠在他的怀里,然后猛然的起来,结果过于用力,没能保持平衡,整个人往外倒了下去,吓得她惊叫一声,“啊……”

他快速的抱住她,不让她摔着了,着急的问:“灵儿,你有没有怎么样?”

她推开他,不让他抱着,命令道:“不要碰我。”

语气中除了怒气,还有冷漠,听得他心里揪成了一团,难过得紧。看来她是不会轻易原谅他的,因为从她的语气中,他听得出她有多生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