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第116章:假装坚强

字体:16+-

月听灵从窗户跳出来之后,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于是直接往前走,本想从皇宫大门离开,但想到那些守门的侍卫会拦阻,干脆不走正门,翻墙出去,然而谁知事事不如意,半路上却碰见了香妃。

香妃一看到月听灵,想到之前在御膳房里被她大大的羞辱一顿,这口气一直憋着,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所以打算出出气,走过去,拦住她的去路,趾高气扬的嘲讽她,“哟,这不是南明王妃吗,脸色似乎不大好呀。”

“让开。”月听灵心情不好,不想和无聊的人多说废话,严肃的命令她让开。

“南明王妃,你要搞清楚,本宫是皇妃,你只是王妃,不给本宫行礼也就罢了,还敢对本宫吆五喝六的,如今你没了南冥王做靠山,本宫就算是捏死你也不会有人管。”香妃不但不让路,还拿身份来压人,根本没打算轻易放她走。

“有本事你就捏死我啊!”她已经受够了皇宫里这些女人的虚假,你春风得意时,她们就阿谀奉承,你黯然失意时,她们就落井下石,这种人最恶心。

“捏死你我还嫌弄脏了手。南明王妃,想必你也知道现在的雨妃有多风光吧,才一天的功夫,她就得到圣宠了,皇上一下朝就去陪着她,多风光啊!你姐姐得势了,但你这个妹妹却失势了,哎,真是可悲、可叹啊!”

“你说完了吗?说完就给我让开。”

“本宫就是不让,你能把本宫怎么样?本宫身份比你尊贵,只要一声令下,侍卫立刻会把你抓起来,到时候你的生死就掌控在本宫的手里,你别妄想南冥王会来救你,他已经回南明王府去了。南冥王回南明王府居然不带你回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他不要你了,你不再是南明王妃,如果本宫没有猜错的话,休书很快就会来,到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香妃根本就没有停嘴的打算,越说越起劲,就是想狠狠的羞辱月听灵,以此来报复她之前的羞辱。

月听灵站着不动,面无表情,冷眼的看着前方,眼里慢慢浮现出怒气。小风真的不要她了吗?

或许是吧,如果他还要她,为什么没跟她说一声就回南明王府,而且还是在伤了她之后离去,一句话都没说。

心,好痛,好想哭。

“哟,哭了呀?”香妃看到了月听灵眼晕泛红,更兴奋了,继续嘲讽她,“你哭也没用,南冥王可不是一般的人,决定的事可就不会轻易改变,既然他决定不要你了,那就一定不要你。”

“你说够了吗?”月听灵挺住眼里要往下流的泪水,不让自己哭出来,假装坚强。

她一直都是很坚强的人,从来不轻易哭泣,不准哭。

“想哭就哭吧,没人会耻笑你的,现在把眼泪哭干了,过几天收到休书的时候才不会那么伤心,哭吧。”

“香妃,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好一句欺人太甚,当初在御膳房里你让本宫何其丢脸,那个时候你有想过什么是欺人太甚吗?”

“我原本以为当时在御膳房里跟你说的那些话你已经听进去了,不过现在看来未必。还是那句老话,风水轮流转,皇上现在不是圣宠雨妃吗,你的情况只怕不比我好多少吧。”

“你给本宫闭嘴。”被说中了要害,香妃非常激怒,心底开始恐慌了。

月听灵不闭嘴,反过来嘲讽她,“你和我只不过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何必五十步笑百步?香妃,以后在耻笑别人的时候,要先看看自己的处境,别到时候跌落了,让人更加笑话你。”

“本宫叫你闭嘴,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又怎么样,没听到又怎么样?我今天心情非常不好,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事来,或许什么玉石俱焚、同归于尽都会发生。”

“来人啊,把这个贱人给本宫抓起来,本宫要好好教训教训她。”香妃气炸了,无法忍受这种侮辱,于是直接下令。

命令一下,立刻有侍卫跑过来,将月听灵团团围住。

风语芙刚好路过,看到这里的情况不对,急忙赶来,制止一切,“住手,香妃娘娘,您这是干什么?”

“语芙公主,南明王妃对本宫出言不逊,本宫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你最好别管。”香妃没打算听风语芙的话,非要教训教训月听灵不可。

“香妃娘娘,她可是南明王妃,你这样对她,难道就不怕南冥王回头找你算账吗?”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南明王妃了,南冥王不会在乎她的死活。语芙公主,你让开,本宫要将她关进大牢,好好管教管教她那张嘴,看她以后还敢乱说话吗?”

“不行,我不准你动她,谁要敢动南明王妃,就先动我。”风语芙护着月听灵,不让侍卫动她。

“语芙公主,你这是公然跟本宫过不去吗?”

“我不想跟你过不去,香妃娘娘,您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过于计较好吗?”风语芙哀求道,不想用强硬的方式解决这件事。

她从来不跟后宫里的皇妃作对,可是今天为了二皇嫂,只怕要得罪香妃了。

“不好,今天这件事本宫非要计较到底不可。来人啊,把语芙公主拉开,给本宫抓了南明王妃。”香妃不愿意妥协,非要越月听灵不可。

月听灵不屑的冷笑,握着风语芙的手,感激她,“语芙,谢谢你,在我失意的时候还愿意站在我这边,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会记得。清幽宫里有一个叫夏香的宫女,麻烦你帮我多照顾一下,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回来找她,拜托了。”

“二皇嫂,您这用意是?”风语芙有些惑解,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别再叫我二皇嫂了,就如香妃所说,搞不好过几天休书就下来了,从此以后我不再是南明王妃,也就不再是你的二皇嫂。”

“不,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我的二皇嫂,绝对不会改变的。”

“就算我不再是你的二皇嫂,一样会把你当好姐妹看待,身份和称呼只是表面的东西,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

“二皇嫂,我会跟二哥好好说说,他会明白的,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只要解释清楚就好。”

“语芙,谢谢你,我现在觉得好累,只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多保重。”月听灵放开了风语芙的手,纵身一跃,跳到了旁边的屋顶上,摆脱了侍卫的围堵,然后轻然离去。

“给本宫追,一定要把人给追回来,追不回来,本宫就砍了你们的脑袋。”香妃看到月听灵一下子就飞走了,气得是火冒三丈,对侍卫们吼怒的下命令。

侍卫没办法,只好去追。

风语芙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月听灵离去的方向,惆怅的叹息,想了想,决定为她做点什么,于是跑去找皇上,下跪的哀求他,“皇帝哥哥,我想见二哥,您能不能带我去南明王府?”

皇上此时正在精心的照顾月听雨,根本就没心思管其他事,看到是风语芙,所以随意的问了一下,“语芙,你这个时候找你二哥有什么事?”

“我想跟二哥解释解释,我相信二皇嫂的为人,她一定不会做对不起二哥的事。”

“欺骗、隐瞒都是对不起别人的事,既然她隐瞒天泽自己会武功,那就是对不起天泽,这件事没什么好解释的。雨妃才刚醒,身子还虚着,你没事就退下吧,不要打扰她休息。”皇上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有意不管,只顾着身边的女人,亲自喂她喝药,“来,把药喝完,这样伤才好得快。”

可宫吗意。之前他一直以为月听雨和别的男人私奔,但听了她的解释之后才知道,那只是一个谎言,一个不愿意嫁给南冥王的谎言。任何女人都不愿意嫁给南冥王,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他现在已经不生她的气,反而庆幸她当初没有嫁给南冥王。

风语芙不想轻易放弃,继续哀求,“皇帝哥哥,我求求您了,您就帮帮我,帮帮二哥和二皇嫂吧。”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朕不想多管,你退下吧,不要打扰雨妃休息。”

“皇帝哥哥。”

“退下。”

“是。”风语芙没办法,只好听令的退下,在心里为风天泽和月听灵祈祷。

皇帝哥哥心里现在就只有那个雨妃,不管她说什么都没用。

月听雨看风语芙离去,这才温婉如水的开口说话,“皇上,您刚才说南明王妃会武功,这是真的吗?”

“连你也不知道月听灵会武功吗?”皇上很惊讶,对月听灵的身份更加怀疑了。

连家人都不知道她会武功的事,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

“臣妾和妹妹是一起长大,根本就不不知道她会武功,就连爹娘也不知道,这事还真是怪了,让人百思不解。”

“这件事不关你的事,不要想太多,好好把身上的伤养好,知道吗?”皇上宠爱道,整颗心已经被这个女人给俘获了。

和她相处之后,他才知道她的好,看来一些道听途说的话还真是不能相信。vgil。

“是,臣妾遵命。”月听雨羞涩的点点头,娇态尽显,只为赢得皇上的心。

她现在已经慢慢的赢得皇上的心了,至于月听灵的死活,与她无关,她可不想因为这个妹妹而毁掉刚刚得到的圣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