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贼盗宠
字体:16+-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解析爱情

白宇烈站起身,身影不禁有些颓然,他该怎么选择,像婉莹说的那样吗,哪怕只有一天也要自私的选择拥有?

羽落走的很慢,似乎在等着什么,她有些害怕,怕他不阻止自己脚下的步伐,怕这一走便真的走出了彼此的生命,毫无瓜葛。她喜欢暗夜,喜欢得不得了,却又与对白宇烈这种感觉不太一样,尤其是在刚才暮曦和白宇烈化身成一个人的时候,所有关于两人的一切都归结到一起,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她哭只因为想起那些在一起相处的片段。

白宇烈是真的固执得如同一头牛般的对自己好,没有仇恨、没有欺骗、没有阻碍……

羽落觉得自己似乎走了一个世纪之久,然而身后却没有传来任何追赶而来的脚步声,心不禁沉入了谷底,逃走一般的奔跑起来。

白宇烈站在山崖边的草地上,看着那道影子奔跑起来,衣赽翻飞,就好像要跑出他的生命一般,心里自问着,真的能放她走?永生不相见?

身体已经不受大脑的支配,凭借着心中所愿飞身追了上去,长臂一环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下巴搭在她的肩头,摸索着将她脸上的面具摘掉扔在一旁。

“我似乎无法放你走,羽落,我知道你心里爱着暗夜……”

羽落赌气一般的说道,“我也知道你的心里喜欢的是婉莹!”

“如果我说没有,如果我说从始至终我爱上的只有你一个,你会否相信?”

羽落蹙起眉,“怎么会,明明……”

白宇烈伸手抚在羽落的肚子上,“这里的疤痕可消了?”

羽落一愣,“你知道了?”

“怎会不知道,在城南湖岸边救下落水的你便开始怀疑了,你的这张脸太难忘记!”

“你一直都知道我便是当初在钰珑雪山山脚集市上救你的人,所以从一开就知道我是刺客墨魂?”

白宇烈抱着羽落,慵懒得不想睁开眼睛,“不知道,当初仅是猜测而已,毕竟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很难想象到一起。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我竟将手探进你的衣衫揉着你肚子上的肌肤,我们岂不是早就有了肌肤相亲?”

羽落想起当时的情景,脸上一片绯红,接着愤怒的说道,“你那是趁人之危,你和思成明明身怀武功却装成弱者,还打着要与自己青梅竹马生离死别的苦肉计博得我的同情,害我受伤,然后还偷走了我的梅花匕逃之夭夭,你简直就不是人,我接到混进王爷府的任务,在湖岸边看到你便是小王爷,心里便想着要对你报复一番,可却……”

“可却不忍是吗?”白宇烈替她将接下来难以启齿的话说出,见她还气恼着便解释道,“那时我是去林盛国找慕容太子秘密商定联手事宜,知道霜凌谷这个组织便前往一探究竟,那些追杀我的也不是劫匪,而是白羿飞派出的人,他的目的便是试探我,无奈之下我只能装成弱者,谁知恰巧碰到你。我急着离开也是因为有事在身,不是因为偷了你的梅花匕,那梅花匕是思成捡到的,来不及给你送回雪山之中的山洞中,便只能将它带走。”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izeidaochong/15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