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贼盗宠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情不自知

白宇烈冷笑一声,再度抓起她的手,细细看去,“哪根手指,碰触到了那里?你们竟然在凉亭,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简直不知廉耻!”

说罢大力甩开羽落的手,心都气得颤抖,将手中的药瓶扔在**转身便走。

羽落心里委屈,被人误会也就算了,还被人侮辱,拿起**的药瓶便朝白宇烈的身上砸去,嘴里骂道,“蠢货,太子成心演戏,你竟看不穿!”

说罢光着一只脚一瘸一拐的走到白宇烈身后,往门外推他,“别再让我看见你!”

白宇烈回了身,看着她脸上被气恼得通红,不禁笑了,突然说了句,“我饿了!”

然后朝门外喊了声,“将饭菜热来,郡主饿了!”

羽落回身朝床榻走去,“无赖,神经病,你饿了,凭什么说成是我!”说着肚子咕噜一声将她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

白宇烈捡起地上的药瓶悻悻然的跟着来到床边,不顾羽落不友善的眼神,自顾坐了下去,扳过羽落受伤的脚,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去脱与伤口粘连的袜子。

羽落支支吾吾,“我自己来就行,那个,哎呦……痛,不会轻点!”

羽落赶紧收回脚,看着伤口再度被撕裂骂道,“你这是报复,你是故意的!”

“痛吗?”

“废话,本来都好了!”

“痛就对了!”

说着白宇烈一把握住羽落的脚,伤口被大力的碰触,痛得羽落龇牙咧嘴,“你这个死变态!”

羽落伸手就去打他,他的手却越握越紧,死死的压在脚面的伤口上,许是真的痛了,羽落两只手紧握成拳头,一下下狠力的砸在白宇烈的身上,“痛死了,痛死了,你松手!”

白宇烈又加了力道,终于催得羽落泪如雨下,两只小手缤纷的砸在白宇烈的肩头,“我恨你们这帮伪善的人,恨你们……”

白宇烈叹了口气松开羽落的脚,长臂一伸便将她带进了怀中,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不停的拍抚着她的后背。

羽落哭得浑身颤抖,将所有坚强的面具全都卸下,她终于有借口可以这般大哭大闹,她是因为脚痛,实在是太痛了才这般的。

白宇烈想起白天从香囊中拿出的那个小孩的肚兜,想起绳带上隐隐绣着的那几行字,他心痛她。

最痛苦的便是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能说、不能做,有种眼睁睁看着死亡靠近的感觉,没有害怕,却是无尽的黑暗,而白宇烈现在能给她的不过是个可以让她靠着哭泣的怀抱罢了。

“永远都不要再哭,我护着你,哪怕生命的期限迫在眉睫,我也护着你!”这是白宇烈心中潜在的话语,他没有勇气说出口。

羽落哭完闹完心里痛快了,一把推开白宇烈,“你是报复狂,都是你的错!”

白宇烈很想伸出手将她脸颊上未干的泪痕拭去,却仅是想想作罢,正逢丫鬟端着热好的饭菜进了屋,白宇烈起身朝桌前走去,“过来吃饭吧!”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izeidaochong/15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