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贼盗宠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斗嘴惹气

羽落让跟随的士兵和丫鬟等在门口,只身进了皇陵,跪在平西王的坟前,这一身白衣便是为了父王而穿。

白宇烈隐在暗处,看着羽落犹如一片孤零零的落叶一般,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屈指算来,她今年也该有二十二岁了,除了身高她生长得就如同刚及笄的孩童,脸庞上却是冷若冰霜的老练,她的表情、身体和年龄明显不符。

白宇烈命令所有人将皇陵守住不许任何人进入,而自己却潜藏在一旁的灌木丛中,偷偷看着羽落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蹙眉的姿态都没能逃开他的眼眸。

隔得远了,白宇烈只能屏住呼吸提起内力听着羽落嘤嘤的诉说。

“爹爹,若是真相被揭开,霄暄国怕是容不下女儿了,故土不能久留,女儿将何去何从,或许还能引来杀身之祸,若是不揭开,女儿又觉得对不起你的在天之灵。一条线就摆在眼前,只要顺着走下去便好,然而女儿却怕了,铺展在眼前所有的秘密虽不惊天,却不是女儿愿意看到的!有些事女儿心中早知,却一直装傻,只是这傻似乎也装不久了!”

羽落站起身从怀里拿出一个香囊朝平西王的坟墓走去,用手在一旁挖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小坑恰将香囊放在里面,“爹,女儿走了,她是你心爱的女人,你若有灵愿能护着她,她为你吃尽了苦头,想死都不能,羽落现在还不能见她,怕是见了伤害会更大!”说罢羽落起身离开皇陵。

白宇烈见她离开便奇怪的上前,对着平西王的墓碑作揖,“王爷原谅,宇烈不过是好奇罢了,若是能解她心结倒也算帮到王爷了!”说着俯身将羽落埋起来的东西挖了出来,只见香囊里是一个小孩的肚兜和一缕长发,白宇烈将红色的肚兜展开,一寸寸的摸去,并无异样,反手将肚兜装回香囊里,又马上掏了出来,刚刚碰触到肚兜的四角绳带,与布料相差甚远的手感引起了他的注意。

将一条绳带举起迎着光,发现上面是凸凹不平的线头。好像绣着什么字迹一般。白宇烈闭上眼睛细细的摸索,只能确定是字,却由于太过微小而摸不出来。

白宇烈将肚兜揣进怀里,将那缕头发塞回香囊又埋了回去,“宇烈并不想拿走王爷的心爱之物,宇烈不过是想暗中护她,总该知道病疾在哪才能对症下药不是?王爷莫怪!”说着转身也走出了皇陵。

一声口哨隐在暗处的士兵训练有素的奔了出来,队伍重组,浩浩荡荡的向西边城前进。仅有一个士兵快马加鞭的来回往返在官道上,不停的回报着关于前方羽落的一切。

他们本该一个向西,一个向南的,怎奈白宇烈就是没法放任她独自一人,便一路跟着,改变了方向。

白宇烈时间上估算得准确,果然到了琉璃望月天色已晚,他早就派人告知思成搭理好房间做好足够的饭菜等着他们。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izeidaochong/15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