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贼盗宠
字体:16+-

第一百零二章 成为赌注

自己若是被慕容琪讨了去,不能完成顾施铭的任务是其一,那慕容琪岂能善待,定会为了给妹妹出气而天天折磨。

白宇烈似乎也缓过神,终于将慕容琪的话细细回想了一遍,连忙转眼看向羽落,却只看到她瞬间低垂的头,心知她定是气恼了,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已经应下的事情,怎能轻易反悔。

慕容琪见他半响没有举动便冷嘲热讽饿说道,“怎么?怕了?”

“开什么玩笑,尽管放马过来便是!”说着一转身率先朝门外走去,解开披风的带子,两肩一抖,那黑绒披风便掉落在地。

慕容琪随后也踏出房间,长臂一挥,身上的披靡飞至半空,飘渺落地,其气宇相当之磅礴。

长臂再一挥,一把长剑朝白宇烈飞去,白宇烈伸手接住,有种踏入圈套的感觉,“看来慕容太子早有准备,竟带了两把剑来,难怪将所有人都支开,就是为了跟我一决胜负?”

“莫蓉秋僮亲自上门,已是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既然已经踏进了你王府大门,怎能让你这般轻易的送回,她的名声已经被你毁了,我定会拼死争取这门婚事,了却妹妹心愿!”

白宇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道理,亲自送上门的她,死赖着不走的也是她,自己怎么就毁了她的名声,“你可以去问问家妹,我连她的一根毫毛都尚未碰到,我与羽落的事情整个霄暄京都无人不知,她却偏偏送上门来,期间蛮横无理,不仅多次动手打了羽落,还派侍卫围攻周婉莹,这样的悍妇,我若是娶回府里,岂不是讨了个母老虎!”

本来气恼的羽落被白宇烈这段诙谐的话语逗得笑了,叹了口气,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怕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一生一代一双人”了,女人就是男人身上的饰物和衣服罢了,还不是多多益善?

慕容琪已经拔出长剑,“休要废话这些,看招!”

说着已经手持长剑踏雪奔向白宇烈,脚步急速所带动起来的风将地面的雪花撩起,竟飞起半丈高。

白宇烈也不甘示弱,俯身拾起长袍下角,绕着身体往腰间一别,长袍变成了干练的短袄。

唰的一声,长剑出鞘,动作极为洒脱的将剑鞘扔到了一边,铛铛之声不绝于耳,羽落看得眼花缭乱,白宇烈那三年的军营生活当真本不是白呆的,招式好坏暂且不说,那力道当真是无人能敌,慕容琪每接一招都极为的吃力,脚步不免要后退半分。

一方是黑色劲装金丝细绣四爪蟒,一方是绛红色金丝镶边锦服,莲花暗纹。一黑一红犹如飓风卷着烈火。

只见白宇烈剑若霜雪,闪动着银白锋芒,气贯长虹周身散发着清姿卓然,剑气犹如通了灵性一般,游走在白宇烈的周身,与之配合得天衣无缝。

慕容琪的长剑犹如吐着白蛇吐信一般,嘶嘶破风,时而轻盈、时而骤燃如电,剑光闪过,大有万里吞山河的气魄,却又丝毫不损他那温润如玉的气质。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izeidaochong/15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