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贼盗宠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留下玉佩

若不是因为这里冰天雪地极为寒冷,他还真想将眼前这个小公子的衣衫都退去,将他的周身都擦遍。他随父从军时有艰难无药的情况,若是染了风寒便会用温水一遍遍的擦拭身体,让热度挥发。

青衫男子环顾四周,幸而这个山洞里备有一些日常用品和一件黑色大披风,赶紧将口中一直喊着冷的墨魂用披风裹紧。

墨魂被噩梦纠缠,她梦见自己带着面具与另一个带着面具的人缠斗在一起,她手中的梅花匕闪动着诡异的光芒,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操控着她的手向对方刺去,那人毫不躲闪,竟有种故意迎上她剑的感觉,梦里自己狂笑了几声,继而便是抱着死于自己剑下那人的尸体跪地痛哭。

墨魂猛的睁开眼睛,那个梦在脑中反复播放,她努力回想却看不清那人的脸,好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预兆,墨魂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环顾四周,山洞内一片安静,青衫男子已然不见,再低头看看自己,好像一只被包裹得严实的蚕蛹,只是自己的脖颈处为何感觉有一阵冷风直刮在肌肤上,墨魂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的衣襟已经半开,难道?

嗖的站起身,偌大的披风跌落在脚边,墨魂两手朝自己的胸脯摸去,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大石之上,长舒了口气,还好还好,没有让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手垂下的瞬间迅速拿起,手中多了一块玉佩,墨魂举至眼前细细端详,只见玉佩为两面雕花,正面是一只仙鹤脚踏祥云,栩栩如生仿若高飞。墨魂懂得这是寓意吉祥如意,而背面那个图案墨魂就不知道所为何意了?只见一只造型奇怪的鸟正扭着脖子梳理着自己翅膀上的羽翼,旁边雕又一个‘烈’字。

墨魂将玉佩举止眼前对这光亮处看去,只见这玉佩晶体明度几近透明,油脂光泽;又朝着玉佩吹了口气,放在耳边倾听,声音清脆;紧接着用玉佩在大石头上划过,将玉粉吹掉,那玉佩竟然丝毫无损,当真是价值连城的上好冰沫玉。

这算是给自己的答谢吗?墨魂将玉佩在手中颠了颠,觉得价值不菲,若是将来有了难处,将它当了也能解燃眉之急。心里想着也没什么不能笑纳的,于是安然的纤手一探将玉佩放进了衣衫内。

指尖扫过脖颈,墨魂的手马上僵住,马上转为手掌探进衣襟摸索开来,不见了、不见了,那把梅花匕竟然不见了。

墨魂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怎么会不见,那是唯一一件自己的随身之物,从现代与她一同穿越来古代的,墨魂视它比命还重,一直隐藏在自己的衣衫里,连暗夜都没见过。

墨魂在山洞里急得团团转,四下寻找都不见其踪影。

眼中染上一层恨意,“恩将仇报,一定是那个青衫男子,只有他看到了那项链坠变幻成梅花匕的过程,一定是他心生歹念,难怪会留下这么名贵的玉佩……”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izeidaochong/15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