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九十一章 山石(第四更)

“不,我说的是一共两万份,因为每一个风险基金都不可能将自己的钱全都透入到这里来,他们必须还有所保留,所以一共最多能买两万分,这是极限。不过这些已经足够多了,你不用担心,我想看看-中国林还有什么招数。”

福斯德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

“马先生,现在是收购毛料的绝佳机会,市场上现在的毛料看似挺多,但是是加上已经出现了疲软的态势,用不了两天,所有底价的毛料都会被收购完,现在不买到最后赚的钱可能会少。”

魏德胜劝道,这是他观察市场得出来的,第一次他这么有底气的说这些话。

“明天开始购买!”

马文信立刻拍板道,他也看出来毛料有疲软的态势,虽然手头的钱不多,但是为了最后能盈利他还是要决定拼一把。

见马文信对自己的计划言听计从,魏德胜微微松了口气,自己在这里已经站稳脚跟了,到最后马文信胜利了自己绝对功不可没,自己的愿望也能达成了。

马文信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洽谈的合作伙伴,共患难的时候是合作伙伴,赚钱的时候就不是了。

这就是商人的本质。

******

到了第二天,市场上疯抢毛料的更多了,不少人已经加入了抢毛料的大军之中,而那些卖毛料的人也放慢了毛料出货的速度,他们觉得还能涨点。但是一天过去了,毛料价格分文未涨,依旧维持在原来平稳的价格上。这让买毛料的很高兴的,但是让卖毛料的很生气。

到了下午,毛料已经没有涨价趋势,那些低价的毛料似乎卖不完一样。

就这一天,张泽中手上的毛料销售了一万份。他的手上还剩下五千份,这五千份更多的是不能赌的废料。

看着对方来势汹汹的样子,张泽中连续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了,手上没毛料他底气也不足。

张泽中给林跃打电话,问他是不是能在弄一些毛料过来。林跃也很想弄些毛料来,但是开采的路全都给封死了,他现在是有心无力,根本无法弄到毛料。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林跃还是那句话:“我们已经尽力了,其他的看天意吧。”

张泽中也听出了林跃语气中的疲态,现在市场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明天之后毛料的价格会立刻上涨,希望还有转机。

第二天,疯狂依旧,林跃在开采场的石头上坐了一天,漫无目的的做了一天,他做了那么多,结果到头来......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林跃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他现在已经不奢望奇迹的发生了,翡翠市场突然多一大批毛料或者那些投资家突然没钱,全都是不可能的。

洪婉和贺幼藏在一旁默默的赔了林跃一整天,三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远方。,

看着上下忙忙碌碌的人,谁能想到今天过后他们现在所见到的繁荣一切都将不在。

晚上林跃痛痛快快的醉了一场,张泽中的消息已经传来了,手上的毛料已经没了,傍晚,毛料的几个已经涨了不少,到了明天资本家再次收购会将毛料大范围的拉升,到时候就是他们吐货的时候。他们当然不会一点点的吐出来,而是成批卖给那些有实力吃货的人,卖完之后立刻就走,到时候翡翠市场只有一个局面,那就是彻底崩盘,没有其他可能。

不再去想明天了,林跃决定好好地醉一回,一觉睡到一切结束。

就在林跃喝酒的同一时段,缅甸仰光一个灯火通明的小院子里,两个老人喝着茶看着对方。

“郭开达,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已经很久没来我这里走动,这次来干什么?”

一个头发和胡子全白的老人看着面前和他差不多年纪老人笑着问道。

叫郭开达的老人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称我为吴开达,这样才能显示我的身份,是吧,貌山石?”

“貌开达。”

叫山石的老人不屑的哼了一声,在自己面前差插葱装大象,你还嫩点。

“呵呵,看来你的脾气一点都没变啊。今天我来你这里主要是夸夸你们赌石这一行的。”

郭开达品了一口茶说道。

“夸我们赌石这一行?你不是向来瞧不起赌石的吗?认为这里全是投机倒把的人,不像你似的凭真本事赚钱,我很纳闷一个狗屁经济学家怎么赚钱。”

山石没有给对方面子。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原来我确实瞧不起你们,但是现在赌石界除了一个杰出的人才,我怎么能再小瞧你们呢,那个小子年纪轻轻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郭开达对山石的嘲讽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着说道。

“什么人才能让你这么赞赏,我开可没听说赌石界有什么接触的人才能入你法眼。”

“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啊,赌石界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你竟然不知道,你这个翡翠协会会长是怎么当的。不过估计你这个会长也当到头了,明天就什么都不是了。”

“你什么意思?”

山石皱着眉头问道,多年的叫我那个他知道对方说的越轻松的事情越是重要的事情,赌石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不知道啊?还有为什么说他明天就不是翡翠协会的会长了,这个会长可还是终身制的,不存在夺权不夺权的问题,而且就算是有人夺权也不可能自己一点消息没有而让眼前的这个老家伙知道了消息啊?

“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说了你可能不相信,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现在赌石界就靠着一个人支撑着,其他人全是吃干饭的,而这个人从翡翠公盘结束撑到现在,各种方法都用了,但是奈何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啊。”

郭开达唏嘘不已,眼神中满是惋惜。

“什么赌石界只有一个人支撑着?什么其他人都是吃干饭的?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点,别打哑谜了!”

山石很明显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家伙,被人激将了几声之后脾气立刻起来了。

“知道中国林跃吧?”

郭开达也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立刻一本正经问道。

“知道,这小子绝对是赌石界百年难遇的奇才,这点毋庸置疑,他三十岁之前应该能冲击翡翠王。”

说到林跃,山石的眼神中满是赞赏,但还是有些疑惑:“你问他干什么?你不会说的那个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