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八十七章 还有这么一手(第一更!)

最让翡翠赌石界的人震撼的是林跃竟然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现出了传说级翡翠通灵翡翠,从照片上看,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那翡翠的色泽也是在他们见到的翡翠中属于极品了,所以很有可能是通灵翡翠。而通灵翡翠是翡翠的玉心,能开出通灵翡翠,那周围一定包裹着其他的极品翡翠。想到之前听到的一个年轻人切割祖母绿色翡翠的消息,偏偏取走了中间的一跨,他们确信了那个年轻人就是林跃,也在心里相信了林跃手里确实是通灵翡翠。第二个让他们关注的是林跃所说的奚落河,他们也知道奚落河里蕴藏着很多的毛料,要不然每年也不会有人从里面捡到毛料了。河中间也是他们预测毛料最多的地方,不过因为太深,没有人下去过。但是想林跃如此精确地说河中间多少米深,一个人一天能挖出多少毛料使他们无法做到的,而且林跃所说的一个人一天弄出二百块毛料实在是吓人。不过他们多少有些相信林跃的话。

对于林跃之前说的发现了矿脉他们现在也完全相信了,能把这么大的一个秘密说出来,这就意味着他保守着更大的秘密,一个小金山给了大家,他身后肯定会有更大的金山,这点毋庸置疑,所以林跃手上绝对掌握了一条独家矿脉,谁也不知道,只有他自己清楚。

最疯狂要属于不是赌石界的人了,缅甸的人通过报道发现了一个生财之路,不少人已经开始花钱去学潜水了,学潜水的费用虽然不低,但是捞上来一块毛料那还不全都赚回来了。最激动也是最紧张的应该属于奚落河河岸两侧的居民了,他们知道了自己守着一个大宝库,但是没办法下水,他们又担心被别人抢了先,所以一直纠结着。不少人已经去尝试了,但是水太深了,没有专业的设备根本不行,所以他们也去学习了潜水。

而对于潜水俱乐部来说他们面临了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教大家潜水赚高昂学费,要么自己下水去捞毛料毕竟自己还是一个专业的,自然有专业的优势,三十米他们还是能潜下去的。纠结过后,有的人选择了教学,有的人选择了下水,反震给整个缅甸基本上乱成了一锅粥,都想去分一杯羹。

对于中国人来说,林跃无疑证明了自己没有骗人,虽然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的,但是他将自己自己知道一个大秘密说出来注意说明问题了。那些支持林跃的人立刻对欢呼了起来,而那些骂林跃虚伪的人也偃旗息鼓哑口无言了。杀手狂魔掌握的那些黑客的IP也在第一时间报案给了警方,而且还有他们人肉出来的那些信息。有些人必须为了自己的口无遮拦而付出惨痛的大家,没有试驾就没有发言权,辱骂一个人也是犯法的!

那些原来还自认为是大家斗士的人看到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就傻眼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在网上发表了言论会触犯法律。在没有实名制的网上,他们想骂人就骂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现在他们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了。网络上不好监管就不意味着有人可以随意没有道德,随意见他法律,他们最终会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价的。

警察一连逮了几个人,立刻让那个那些攻击林跃的人偃旗息鼓了,他们也意识到随意发表言论的后果,在这样下去他们的下场也会和之前的几个人一样,被警察请去喝茶。

原来的风波因为林跃的新闻发布会而停止了,但是赌石界的风波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原来就有林跃手上的一条可以开采五十年的矿脉,现在又多了比矿脉蕴藏毛料还丰富的天然河流。最让他们不敢相信的一个人竟然可以开采出二百分毛料。这可是无主的毛料,谁弄到就是谁的,既然这样了那他们还累死了活的抢毛料干什么啊?有预见性的人知道毛料的价格肯定会降低了,于是立刻出货。

原来还兴致高涨的赌石的人现在立刻被一碰冷水浇了下来,都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了,只能很低调的释放毛料。

张泽中得到了各方面的消息后立刻松了口气,他昨天得到林跃所说的河流里有毛料的事情也吃了一惊,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惊喜,一放出来情况如今天所现,他们再次占了主动权。

下面就看那些人如何应付了。

*******

“魏先生我们下面应该怎么做?”

马文信皱着眉头问道,现在局势不利啊,他现在也是一筹莫展。林跃那小子似乎专门跟他们做对一样,本来缅甸公盘结束之后毛料就该快速的高价出售,但现在越来越难卖了。

魏德胜也一副思索的样子,他确实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等!我们一边少量的往外发那个毛料一边等,我觉得局势可能还会有变。”

魏德胜说道,他这才刚站稳脚跟,必须要告诉他们等,只有等下去才是对他有利的,他已经看出了马文新的迟疑,所以他说要少量的放出毛料,咬一口说等,对方可能不会去做,甚至怀疑他,所以他必须这么说。

“哦?难道魏先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马文信立刻问道。

“有点,等几天就知道了,现在还不敢确定。”

魏德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他这是故意做出来的,他根本就没看出来什么他只知道这么做是对他有利的。

魏德胜的样子唬住了马文信,于是他真的按照魏德胜的话去做了。

****

林跃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是福斯德要睡觉的时候,但是听到林跃新闻发布会的内容后,睡意全消。

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福斯德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这个消息到底对市场有多大的影响力,他不用通过下面汇报的材料就能想出来,这次他真的感受到了危机,对方的手段层出不穷,每次以为把对方逼到绝路上的时候竟然还有底牌。

这次他失算了,谁能想到对方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在底部将自己矿脉公布的基础上散布了一耳光更大的消息,他矿脉消息是不是真的已经无所谓了,那个河流离得毛料应该是真的,他之前想的所有应对对方的新闻发布会的方法全都没用了。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这么下去他一定会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