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五章 林跃赢了!

安老有些不能接受了,今天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不仅仅是指这场比试的激烈程度,还有秦中山和林跃的实力,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老了,自己只能算是日渐变低的长江前浪,而后面的中郎和后浪正是最好的时间。

老了!

安老心中默默的感叹一句,不过他的脸上没有落寞则色,相反还带着一丝的安慰,赌石界未来有望,他如何不高兴。

很快,最后商议的结果出来了。

最后的结果,林跃赢!

林跃赢!!!

短短的三个字却让整个现场都震动了起来。没有人怀疑这个结果的公正性,价格上相差的一块钱和鉴定时间上相差将近三秒一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基本上可以忽略,所以,林跃赢的理所当然!

台下那些支持林跃的人立刻欢呼了起来。

“林跃万岁!林跃万岁!林跃万岁!”

.......

而那些见风使舵给自己找寻心里安慰的人立刻将投向了支持林跃的一方,反正谁强他们支持谁,也跟着喊了起来。

听到结果后,秦中山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输了,第一场他竟然输了!

虽然刚才就已经猜到了最后的结果,但是现在确切的知道之后他的心里一时之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当初王一刀输了第一场的感受了,心中堵的厉害,有种想发泄却发现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憋屈!

下一场,我一定要赢!

秦中山阴狠的看了林跃一眼,他知道自己还没熟,第一场只不过是个热身,和不知道林跃的底线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什么程度,但是他知道自己疯狂起来没有人控制的了。

他疯过一次,在和自己那个赌石天才的弟弟争夺家主的时候,在赌石的过程中他赢了,疯狂过后赢了,虽然他弟弟让着他,但是他赢了!成王败寇,哪里还管得着那么许多。

后来,他将自己的弟弟敢出了家门,并让他立下誓言,永远不用秦家的赌石技术赌石。他弟弟现在在哪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的家主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赢来的,他弟弟就算和他抢家主的位置都没有可能。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比他弟弟还要天才的人,不过他不怕,他有几十年的赌石经验,难道还赢不了一个只不过赌石赌了几年的人吗?

林跃赢了第一场的消息快速的传遍了整个网络,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次比赛结果。

*****

“秦中山输了?”

王一刀轻轻的品了一口旁边的香茗,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

一方面他希望林跃被打残废,另一方面他希望是自己将对方打残废的,而不是假借他人之手,秦中山如果赢的话就证明秦中山比他强,以后见了秦中山就不自觉的矮一头,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秦中山如果输了他们之间的联盟将会更加的牢固,如果林跃输了,他的报仇之路可能就要难了。

真是纠结啊!

王一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索性就不想了。

*****

“什么?!我爸第一局输了?”

秦末看到网上的信息,脸上阴晴不定,同时也带了一点惶恐,如果自己的父亲都输了,拿自己还有什么机会找林跃报仇。

这个消息是假的!

对,这个消息一定是假的!

秦末立刻否定道,然后继续寻找更多的信息,但是满满的窗口全是自己父亲第一场落败的消息。

“妈的!”

秦末站起来,一把将键盘给摔在了地方,对着电脑做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电脑摔在了地上,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然后电脑里面冒出了黑烟,一台电脑侧地报废了。

“全是骗人的!骗人的!”

秦末没有去管自己地电脑,一个几万块钱的电脑他还不看在眼里,立刻掏出了手机给在盈江的秦家人打电话询问真实情况如何。

听到电话那边的回报之后,秦末立刻呆住了。

自己父亲真的输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秦末旋即神经质的疯狂的大喊了起来,他坚信自己父亲一定不会输的,即使输了第一场也不会输的,他坚信自己无所不能的父亲一定能赢,一定!!!

******

贺常和此时已经不关注林跃的消息了,自己这个徒弟太能捣鼓事了,自己整天跟着他提心吊胆的,心脏受不了,输赢就不管不了,随他去吧。磨练也好,成功也好,对自己的徒弟来说都是好事,所以不用他太担心。

花家和谢家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两家人立刻松了口气。林跃能赢了第一场说明就有很大的机会赢了整个比赛,总比第一场输掉连招架之力,一点赢的希望都没有要好。

还有林跃的那些朋友,知道林跃赢了之后,也在第一时间兴奋的跳了起来。秦瑶瑶、李清梦还有贺岚玥和这个逃课的小魔女更加的疯狂,差点没把整个家给拆了。

就在所有的人为林跃狂欢的时候,第二块毛料的鉴定已经开始了。

林跃在得到开始的命令之后立刻转身,透视异能也早已经施展开了。

他不知道秦中山的最终底线是多少,他只能估摸一个大概。

于是,林跃表面上比第一次更加的快速的鉴定起来,而透视视线已经插入到整个毛料里面了。

几秒钟后,林跃完全看到了毛料里面的情况,里面的情况让他头疼不已。

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大块的翡翠,而且只有散落在毛料表面的一块块小翡翠,而且还都是不值钱的花牌料。这些翡翠就像是被人生生的按进了毛料中一样,看起来散落的很厉害,而且大小不一。

两种翡翠是最难鉴定价格的,一种是极品翡翠,因为奇货可居,无法准确估价。一种很差的翡翠,虽然很便宜,但是就是因为太过便宜,而无法准确的确定其价格。这两种完全是两种极端。在比试的时候尤其突出,千分之一的误差,极品翡翠还好说,但是这样差的翡翠你怎么算。可能也就几百块钱,千分一就是几毛钱,也就是误差必须是几毛钱,这就要求非常的精确。

林跃无奈的看了一下眼前的毛料,然后快速的计算了起来。

不管如何他都要给出一个价格,不管这个价格准确与否。

十几秒之后,林跃终于将毛料里面大大小小的翡翠的价值全给计算了出来。最后给出了一千二百一十三块六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