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八大山人

不管是什么原因,林跃从王一刀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的得意和嚣张。这个神色让那个林跃的皱紧的眉头没有松下来,他近乎下意识的认为王一刀买这一块玉料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这样的想法让他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从他得到的信息上来看王一刀是那种很自负的人,很爱慕虚荣,当然有可能是别人中伤的,但是今天这个买下羊脂玉料的事情可以作为一个佐证,证明王一刀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爱慕虚荣的人都只会爱自己,但同时如果动了他身边的人,他就有一种打狗也要看主人的做主人的耻辱感。一旦他动了吴凯旋,说不定王一刀真的以为林跃羞辱了他,然后不再顾忌一切。

真的这样的话,那事情就难办了。

这个有些退却的念头刚从他脑海中冒出来就就被他打消了。

翡翠王王一刀也是人,同样是人为什么怕他!

想到这林跃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拍卖会继续,第五件拍卖品就突破了千万底价,更是拍出了八千三百万的高价,让在场的那些无力参与后面斗争的人不禁都兴奋了起来,下面的斗争可能更加精彩。

宋万全一直在监控室里观察着拍卖会现场的情况,对于羊脂玉料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虽然也在情理之中,但是一出来业让他微微吃惊,更让他吃惊的是买下这块玉料的人竟然是翡翠王王一刀。

对方这一举动将对方的傲气表露无疑,如果林跃真的要为自己报仇的话,以王一刀的性格不会做事不管的,到那个时候事情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

他已经派人去调查吴凯旋和王一刀真正的关系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他希望在不知道对方具体的情况之前林跃不要轻举妄动,一旦轻举妄动很可能就会打草惊蛇,这个时候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他希望林跃不要脑子热,这也只是希望,真正的当事人是林跃谁也无法控制的一个人,除了他自己。

随着时间的流逝,拍卖会已经拍到了第十件拍卖品,底价已经从一千万上升到了一千万,底价之高让人咋舌,估计短时间之内国内不会有哪一个拍卖会能超过揭阳的拍卖会,也不会如此密集拍卖这么多好东西。

这一场拍卖会最大的赢家不是委托拍卖的人而是宋万全和他的揭阳拍卖会,这一次一定会将名声打出去的。

接下来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同时也是为了给那些富豪打电话调动资金的时间,谁都知道接下来的五件拍卖品随便拿出去一件都是世人疯抢植物,尤其是最后一件滴血翡翠,那可是自从出现翡翠以来人们见到的第二块滴血翡翠啊,第一块是写那本关于五个传说级翡翠的人,他要是看不到传说级翡翠也不可能写出来是,所以林跃这一块是历史上的第二块。不过也同样是举世无双的那一块,谁知道第一块现在跑哪去了,说不定就是林跃的这一块呢,传说级翡翠之所以称之为传说级翡翠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品质是所有翡翠中最好的,同时也是独一无二的,要不然怎么能称得上传说级翡翠。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是最后收藏价值的,因为独一无二而显得更加的珍贵,从揭阳拍卖会一个价,转而拿到世界级的拍卖会上可能又是一个天价,而且绝对比在揭阳的价格要高很多。一听说是独一无二的,那些石油大亨,金钱家族肯定会趋之若鹜的,谁然不动内涵,但是他们要的是独一无二。所以说这块滴血翡翠绝对值得动手竞拍。

中场休息时间,林跃和贺幼藏依旧在自己的位置上带着,欣赏着周围的鱼群,没有去观察王一刀和吴凯旋,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将他们给遗忘,而不是打草惊蛇,谋而后动这个中国古代老祖宗的智慧结晶绝对是超越时空的,任何时候都适用。

如果王一刀真的参与其中,不顾一切的维护吴凯旋的话,林跃已经做了决定,对方想玩,他就陪着他们玩!

二十分钟刚过去了,所有的人都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同时全都坐直了身体,一副如临大敌的戒备神态。

第十一件作品也是拍卖会下半场的第一件作品是八大山人的《竹石鸳鸯》。

八大山人,有点书画常识的人都知道的一个名家,本名朱由桵,明末皇族人,清初画坛“四僧”之一。明灭亡后,心中悲痛于是落发为僧,法名传綮,字刃庵,又用过雪个、个山、个山驴、驴屋、人屋、道朗等号。晚年取八大山人号并一直用到去世。其于画作上署名时,常把“八大”和“山人”竖着连写。前二字又似“哭”字,又似“笑”字,而后二字则类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

八大山人的画中充满了强烈的个人色彩,他一生不与清朝合作,常常以明朝遗民自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人心生敬佩,他的画也自然而然的受到世人的追捧。

底价五千万,每次加价一百万。

拍卖师刚说完,就用人举手示意,不是一般的举手,而是五根手指张开,意思很明显。

“好,三十七号先生加价五百万。”

拍卖师刚报完,又有人举起了手,五指张开,再次加价五百万。

“十二号先生也同样加价五百万,现价六千万......”

下面的那些小富豪完全傻眼了,他们才知道这个拍卖会里是卧虎藏龙,之前这些人是根本不屑于出手,现在才显示出真本事。对自己经济实力失望的同时他们也对接下来的拍卖结果充满了期待,战吧,战吧,我就在这里看戏!

价格不再像原来一百万一百万的加而是全都五百万五百万的加,直到九千万五百万的势头才停了下来,改成三百万。

林跃看着不断举起了手,心中也有些激动,这就是拍卖会啊,作为一个看客比当事人都要来的激动,他最也终于体会了当看客的爽快。

没过多久,这幅画的价格就破亿了,八大山人的精品画价值过亿绝对不是痴心妄想,而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过亿之后一次性加价变成了两百万。

“十二号先生出价一亿零五百万!”

“四十二号先生出价一亿零七百万!”

.......

价格全都胶着在了一起,现在只剩下三个人了,其他的人在如此高的价格面前全都偃旗息鼓,这场战斗他们玩不起啊!所以只能在一旁当起了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