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愤怒的老者

这种手势并没有太多的含义,只不过是一种身份的认证,这是他师父常泰教他的,对于长辈来说这个手势也是一种恭敬的表现。

“晚辈的身份有些特殊,还请前辈原谅晚辈没有摘掉墨镜的不敬。”

林跃说的非常的诚恳,见长辈就该将自己的墨镜摘下来,但是这条街的客流量太大了,他真害怕自己一点再下来后果将是非常的严重。

看到林跃的手势,老者眼睛明显的一亮,略带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林跃,尤其着重的观察了林跃的右手的虎口,不过当他他发现林跃的手白皙异常,完全不像是雕刻师的手时,眼神中不禁闪过一丝的失望。对于林跃的歉意,老者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他一个老头子,又不是倚老卖老的人,还在乎这些干什么。

老者心中突然生气了想考校一番眼前的年亲人的实力,如果不行就算是给对方的师傅叫了一次徒弟,现在的年亲人跟太浮躁了,不打不成器。

“你觉得我这店里的雕刻如何?”

这句话虽然很突兀,但是老者说出来非常的自然。

林跃怎么能不明白对方是在考验自己的雕刻水平,作为一个雕刻师不仅要会雕刻,还要会品雕刻,从品雕刻中就能看出的一个雕刻师的实力一二。

“均是佳作,想必前辈雕刻出这些作品下了不少功夫。”

林跃含糊其辞的书说道,他这句话表面上看上去是场面上的话,但是实际上已经开始反击了。他通过这句话就可以是弹出对方的德行,如果对方表现的不满,那就说明对方是那种治学严谨并且对晚辈要求很严格的人,如果表现出来的是不屑,那就是意味着对方是那种自视甚高,目中无人的人。而如果表现的很高兴,那这样的人就不知道尊敬了,耳根子软喜欢听好话的人成就不会高哪去,成为雕刻大师已经是极限了,至于成为雕刻宗师,那就是想都别想的事情。

闻言,老者轻轻皱了皱眉头,“哦”了一声,问道:“你说说好在哪?”

见状,林跃立刻知道眼前的老者是那种治学严谨的人,对雕刻界的晚辈很关心,对他们的要求也很高,这和他师父常泰是一样的脾气。于是他也不再说那些场面话,立刻说道:“书法有笔锋,木雕有刀锋。功力不高雕刻师刀工不细,雕出来的作品非常粗糙,于是借助砂布进行打磨,这样出来的作品虽变得光滑细腻,看似好看但是韵味完全没有,刀锋也荡然无存。真正的木雕高手刀工细腻,从不会借助砂布来打磨所刻作品,所雕刻的作品既精细动人,刀锋也跃然闪现。前辈您的雕刻每一件都有刀锋的痕迹,而丝毫没有打磨的痕迹,显得很自然,韵味十足......“

听着林跃的讲述,老者的眉头不禁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的皱紧了,说道:”你这都是背课本的话,这样吧。”说着伸手拿过一件小型的木雕,递给林跃说道:“你参照着这一件作品,告诉我我再上面一共用了多少雕刻的方法,同时又是在哪一个时段,力道如何抱我,还有角度.......”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icuiwang/4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