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八十九章 幡然醒悟

一时间,所有人看林跃消失的地方眼神都变了,他们可算是知道林跃为什么这么做了,就是为了多赚几秒钟,从林跃和兔子似地发疯跑了出去,到现在已经过了五秒钟!

聪明?

所有的人摇了摇头,苦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林跃。

“这小子!”

贺常和呵呵一笑,没说什么,而一旁的贺幼藏脸上则露出了一丝苦笑,他没想到林跃会玩这一手。

跑进了房间,林跃立刻就看到了一块二十几公斤的毛料,不算大。

十分钟五秒,这是贺幼藏的成绩,他只要比这个时间短就行。

不过能让贺幼藏用十分钟鉴定的毛料,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林跃一个箭步走了上去,直接开始鉴定了起来。

迅速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裂后,林跃转向其他的特征。以林跃现在的眼力和注意力他已经完全可以将迅速和准确结合在一起,他看看出没有裂,那绝对就是没有裂。

毛料沙壳的颜色是黄色,但是表面却是黑黄的铁锈皮。铁锈皮出现的环境一般比较随意,它可以出现在不同颜色的沙壳上,一般是一条条宽窄不等的,有的是片状走向,有的是块状.形状各一。铁锈壳如果沙粒适中,翻得有力而规整,切割后底和色都好,不怕底灰,就怕无色,只要有色,色必是又翠又水。

林跃以前赌石碰到过铁锈皮,而且是赌了一个大涨,这次再次碰到铁锈皮让他不禁有些兴奋。

说不定这块毛料嫩个赌一个大涨!

虽然不是他自己赌涨,但是自己师傅的毛料赌涨他也是同样高兴的。

下面,林跃去看沙粒,沙粒翻的并不是很均匀,但是也没有到粗糙的程度,林跃将自己的手贴在上面,摸了几下,感受着沙粒给他的感觉。这些沙粒并没有那种带刺的感觉,也没有那种被水冲洗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太好,但是林跃赌大涨的心并没有动摇,他心中还是坚信这块毛料了可以赌大涨的。

接下来就是看松花,林跃在毛料表面上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什么松花,正当他要放弃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处的场景,让额头上的汗立刻流了下来。

差一点!

他竟然没有看到这里松花,刚才的检查证实太不仔细了。他觉得自己该检讨了,自己有些太相信自己的眼力和观察力了,竟然忽视掉了。

虽然心中痛骂了自己一顿,但是林跃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正事,继续鉴定,他心中已经将自己刚才的大意记在了心中准备回去好好的鄙视自己一番。

林跃最后的一眼,在毛料的表骑上看到了一点浅黄色,很小的一个小点,和周围的环境只有细微的差别如果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如果是别人可能不会注意这点类似瑕疵的东西,但是在赌石高手眼力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而且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这些小黄点叫毛针松花,是一种极其难辨认的松花,颜色浅淡,有的黄色,有的绿色,有的白色。

毛针松花很像是茅草的草根,它的松花是直直进去的那么松花卡在这个石料本身上面,要去抠它的时候或是拿起一块石头把它敲一下的,如果它不会掉,那这就是卡得紧的松花,才能暴绿色。如果一敲就掉了,那个松花就不能赌。

这些知识出现在林跃脑海中的时候,他就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他现在并不能直接拿着一块时候去敲,即使想桥他也没石头啊!

仔细的观察吧!

林跃详细的观察了所有松针松花周围的特征,依旧没能看出这些松针松花是不是真的可以敲掉的,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弃了。

蟒带他只看到了一条很小的细线,但是聊胜于无,林跃立刻在脑海中不断地推算起毛料里面放的翡翠的大小,但是最后他得出了两个天差地别的结论。一个是里面有大范围的翡翠,另一个里面基本上没有翡翠。这两个结果完全是因为林跃并不确定外面的松针松花到底有没有插入了石质里面。

这两个结果让林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但是为了赶时间,为最后的使用异能做准备,他就直接进入了下一步也是最后的一不。

林跃看到外面的癣立刻判定是是死癣。

癣也分为两种一种是活癣,一种是死癣。死癣的话把它切开了,然后用灯打的时它是黑的,而且颜色不变那就称为死癣。如果是活癣的话,它是显象会跑这种绿色出来,会跑到外面来。死癣不可赌,活癣可赌。

林跃刚才那种对这块毛料赌大涨信心有了一点动摇,但是还是有相对较大的信心相信这块毛料会赌大涨。

一番折腾下来,林跃现在感觉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二话不说直接使用异能!

集中注意力,放松心情......

三秒钟后,异能立刻出现了。

一分钟后,林跃将异能散去了,一脸的无奈的和失望。

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那确实是死癣,那送花也没有插进去......

现在林跃想到了之前的那些想法,立刻感到了一阵冷汗,先入为主太可怕了!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有刚才错误的判断了,都是先入为主惹得祸,如果没有先入为主,他一定可以客观的看待这块毛料,从而发现某些有疑惑的地方,但是因为先入为主,他把所有有疑惑的地方给忽视过去了,结果......杯具了!

如果没有异能,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先不论贺幼藏的鉴定结果如何,他已经输给了自己的轻慢。

轻心,慢心不可有啊!

林跃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的走出了方面向着厂房走去。

虽然距离很短,但是他想了很多,他知道自己要改改脾气了,虽然很多时候他都是冷静的,但是一直的顺利让他忘记了思考一些东西,甚至养成了傲慢的心理,幸亏发现的早,要不然到最后他不知道自己会成为怎么样的人。

或许会像是陈飞、李潜舟师徒那样......

也许中间会像尚国良和尚家泰那样......

最后就成了秦末那样......

他有异能他怕谁?

但是他真的不怕吗?

他怕!他怕别人知道了会伤害自己的亲人!他怕别人知道了会对自己不利,自己死了,谁还能照顾自己的父母?

因为自己的亲人,因为自己的爱人,所以他怕!非常的怕!

因为怕,所以他要杜绝一切自己出事地可能!

轻心,慢心不能有!

骄傲不能有!

虚荣心不能有!

名利心不能有!

他要做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这样虽然没有被人追逐的虚荣心的感觉,但是至少心思平静的,生活是幸福的,然后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孝顺父母,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