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八十一章 收下

木屑纷纷下落,原来粗坯的猴子开始变得圆滑起来,也更加的惟妙惟肖起来。

看着林跃打磨和雕刻同时进行的手法,常泰嘴张得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不断闪动让他看不清轨迹寒月刻刀。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林跃使用古雕刻术。

难道这就是古雕刻术?

一种无力感顿时涌上了常泰的心头,和古雕刻术比起来,现在的雕刻术根本就是小儿科,而且还是出力不讨好的小儿科。现在几百把刻刀都比不上古雕刻术的一把刻刀,这还有什么可比性!

自己这么多年的研习赌练到狗身上去了!

常泰心中的无力感让他顿时有种想放弃的感觉。

但就是这个时候,林跃的话让他清醒了过来。

“师傅,注意下面。”

常泰闻言全身一震,眼神中一阵清明,死死的盯着寒月刻刀雕刻的地方,生怕漏过一点。

林跃这一声让常泰心中的颓然完全消失了,他忽然有了一种明悟的感觉。

嫉妒谁也不能嫉妒自己的徒弟!

嫉妒谁更不能嫉妒自己的老祖宗!

达不到老祖宗的境界,但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达到自己最大能达到的境界!

雕刻不在用工具的多少,关键在于雕刻出的东西是怎样,就算用再多的刻刀,只要雕刻出自己想雕刻的东西那就足够了!

这一刻,常泰明白了很多,并不是林跃的话的内容给了他什么启发,而是林跃在关键时刻的那一喊,让他从颓废的状态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太多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脑海,他几十年的心结也终于解开了。

他们这一脉几乎所有的雕刻师都有一个心结,一个无法继承祖先的遗志的心结,一个无法学习《刻经》的心结,现在他想通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猴子的灵性之什么?

顽皮,可爱,懵懂,好奇!

要想雕刻出一个生动的猴子,四个灵性缺一不可。

林跃在喊完那一句话的时候,手中的寒月刻刀已经逼近了猴子的眉毛和眼睛。这两个地方是最能表现猴子灵性的地方,也是林跃着重雕刻的地方。

林跃脑海中已经有了整个猴子的模样,他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放慢雕刻的速度,让自己的师傅尽量看清楚一些,他不知道自己的师傅能不能从自己的雕刻中得到什么,但他能做的只有这些。

木屑翻飞的速度明显的降了下来,但是依旧看不见林跃手上刻刀的影子。

两分钟后,林跃终于将猴子的眼睛和眉头给雕刻完了,虽然猴子的脸没有完全的和自己师傅雕刻的搭配上,但是已经能很明显的感受到猴子的灵性了。

顽皮中透着可爱,懵懂中满是好奇!

神似!形似!

李清梦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只木头猴子,如此短的时间竟然能将这只猴子的神态雕刻出和原来一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且这还是在原来的基础上雕刻的!

林跃是怎么做到的!

李清梦望着林跃的背影,眼神中透着激动,但是很快,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整个人也变得没有了情绪,脸色清寒无比。

再次看了林跃一眼,李清梦转身离开了书房。

五分钟后,林跃终于将整个猴子给雕刻出来了,连自己师傅没雕刻的地方都雕刻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作品,林跃不禁满意的松了口气,到了最后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的雕刻世界中,完全忘了自己是在干什么。

师傅不会没看懂吧?

林跃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师傅,发现对方已经陷入了沉思之中。

见状,林跃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最后的临场发挥没有影响到自己师傅。

他也不知道自己师傅究竟能从自己的雕刻中看出什么来,但是能有收获总比没有收获要好。

为了不打扰自己的师傅,林跃收起寒月刻刀,蹑手蹑脚的离开了书房,然后带上了们。

走出书房,林跃才发现自己的师姐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给人的感觉很低落。

“师姐。”

林跃坐到沙发上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

李清梦永远是不急不躁的,即使被人送沉思中唤醒,仍和正常的人在听到别人呼唤的反应一样。

“我们能谈谈吗?”

林跃问道,他想知道自己的师姐是怎么想的,要不然他可能是内疚一辈子。

李清梦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

“师姐,那天你为什么要离开呢?那一百万其实我没什么太多的意思,就是感谢,可能你认为以我们的关系不需要用金钱来感谢对方,但是你对我的帮助太大了,如果不给你相应的感谢,我会感觉欠你的情,而我不想欠别人的人情,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林跃真挚的看着李清梦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感谢,我只是帮忙,不是工作。”

李清梦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向林跃。

看到李清梦手上的银行卡,林跃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认出来了这就是他当时给他的那一张,上面没有任何的刮痕,很显然一次都没用过。

“师姐,你这是......”

林跃一脸的为难,下面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的师姐了,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自己的师姐还没有接受自己的感谢。

“收下。”

李清梦语气清寒的说道。

“师姐,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难道就不能收下吗?”

林跃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哀求。

“不能。”

李清梦语气很是坚决。

就在林跃想说什么的时候,书房里突然响起了常泰的大笑声。

师傅,您真是笑的及时啊!

林跃将银行卡往李清梦哪里一推,站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师傅为什么笑!”

说完,像是逃窜的离开客厅,直奔书房。

看着林跃的有些狼狈的背影,李清梦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将银行卡收回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来到书房,林跃看到了让他惊叹的一幕,他师父常泰正疯狂的对着另外一块完好的木头雕刻着,速度之快让林跃也不禁咋舌。

很快,李清梦也走了过来,林跃尽量让自己不去看对方,他怕看了对方又是一个银行卡伸了过来。不过很快他就松了口气,李清梦并没有往他口袋里塞银行卡的动作。

大约十分钟之后,常泰终于雕刻完了。

随手将自己的雕刻工具一仍,疲惫的毫无在乎的蹲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这辈子从来没有碰到这么开心的事情一样。

林跃越过自己师傅的身体向着远处地上的那个木雕望去,仍旧是一个猴子,虽然不是很微妙微笑,但是能在这个粗糙的猴子上感觉到一丝的灵性。林跃也终于知道自己的师傅为什么笑了,恐怕任何一个雕刻师在作出突破的时候都会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