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十九章 在我内裤兜里

“你觉得我是不是会打你?”

林跃一脸人畜无害的说道。

“恩。”

阿福点点头,然后随即急忙摇头道:“哦……不!不会!”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打你?”

“因为你是好人。”

“是啊,我是好人,但你不是好人,你没少给秦末出主意吧?”

林跃紧紧的盯着阿福的眼睛,问道。

闻言,阿福心中一动,脸色立刻垮了下来,似乎有无限的委屈一样,说道:“我那是被逼的,我要是不帮我家好少爷,他会打断我的腿的,其实我也不想欺负人,甚至还有几次主动的劝说我家少爷不要欺负别人,但是他不听我的啊,我也是有心无力,每次少爷想欺负人的时候我都会让少爷不要欺负的太狠,其实我也是忍辱负重,真的!”

林跃如同看笑话一样看着阿福,等对方说完后,说道:“编,接着给我编,既然你每次都会劝说你家少爷,为什么你刚才还拿了一件那么粗的棒球棒?不会是用来打苍蝇的吧?”

“我……”

阿福正想解释,却被林跃抢白了。

“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第一,和地上的这些人一样,甚至比他们更狠,后半生生活不能自理也不是不可能!第二条路,你不是忍辱负重吗,我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选哪条路?”

说着,林跃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贺幼藏,还在不停的对地上的秦末动手,看来他心中怨恨的不小,地上的秦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

“我选第二条!”

一听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阿福全身立刻打了一个寒战,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聪明!第二条就是把你家少爷这些年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情的证据全都交给我,你别告诉我没有!”

林跃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阿三。

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防止秦家的报复,他要掌握证据,这样秦家就可以对他们有忌惮了,他们在瑞丽也可以大摇大摆的买毛料了,他根本不知道阿三会有证据,他这是在诈对方。

“证据?什么证据?我没有啊。”

阿福立刻有些顾左右而言他。

看着阿福的神色,林跃立刻明白自己猜对了,这个阿福的确掌握着证据,一般这样的小人都是有小聪明的,而这个小聪明往往用在该给自己留后路上。。

林跃被跟他废话,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寒声问道:“那你就是选择第一条了。”

说着,手上的力气不断的加大。

“呃……”

阿福的脸色立刻变得胀-红起来,想去掰开林跃的手,但是无论他用多大力气都无事于补,他正想用指甲挠和掐,两手却被林跃另一只手控制住了。

阿福感觉整个人的呼吸困难,似乎生命正从他的身上一点点的流逝。

“给还是不给?”

林跃的声音就像从幽冥地狱传来。

命重要还是证据重要?

阿福很肯定的选择了后者,虽然很可能被秦家追捕,但是只要他不在赌石这一行,带着自己的钱远走高飞,谁也别想找到他。

“……给……给……”

闻言,立刻立刻松了手,任由阿福在那捂着喉咙咳嗽着。

半晌,林跃愣愣的说道:“现在可以交给我了吧!”

“咳咳……证据没在我身上,你跟着我去拿吧。”

阿福终于恢复了神智,艰难的说道。

“不在?哼!”

林跃冷哼一声,他不是傻子,对方这么说肯定是将他往陷阱里带,他现在也是在赌,赌对方身上一定带着证据,因为,像对方这么怕死的人一定会将证据带在自己跌身上,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在第一时间拿出来和敌人同归于尽。林跃赌对方已经做好了被秦末抛弃的准备,如果秦末要害他,他会立刻将身上的证据公布于众。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他们不相信任何人,除了他们自己。

听到林跃的冷哼,阿福身体微微一颤,以为林跃知道了什么。

他这个动作没有逃脱得了林跃的眼睛,立刻将他从地上一把拽了起来。

“你最好拿出来,否则……”

林跃眼中冒出深深的寒意,直直的刺入阿福的心底。

阿福身体一阵哆嗦,他看了看地上的那三个不断呻吟的人,心中一阵害怕。

“别杀我!别杀我!”

他小时候看到过自己村子里那些得病而痛苦死的人临终的时候那痛苦的模样,所以他怕死,他觉得死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或许世上没有比他更怕死的人!

“证据!”

林跃再次吼了一声。

不远处的贺幼藏已经处理完秦末了,慢慢的向着林跃走来。

林跃瞥了一眼地上的秦末,看着对方的惨样,心中感叹这就是恶有恶报。仗势欺人,这就是下场!

“在……在……在我内裤兜里。”

“……”

林跃无语的看着手上的阿福,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恶心的人,今天真他妈的长见识了!

你就不怕咯到蛋吗?

“拿出来!”

被林跃松开的阿福哆哆嗦嗦的解开自己的裤子,然后一把手掏了进去。

看到这个动作,林跃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好猥亵的动作……

很快,阿福手上就多了一个黑色的U盘,颤颤巍巍的递给林跃。

“你可千万别杀我啊!”

看阿福的脸上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他已经被林跃刚才拿一下吓破了胆子,他感觉眼前的人真的会杀了他。

林跃伸出两根手指头嫁过来那只U盘,他似乎已经闻到了上面的异味。

好恶心~

林跃也不管这个U盘到底是不是证据,现在他也只能这么认为了,能放到内裤兜里的东西想来也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了。

“将秦末送到医院吧,医药费自理,概不负责。”

林跃招呼过贺幼藏一起离开了小巷。

看着林跃这个杀神离开,阿福顿时松了口气,过了很久才从死亡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幸好老子还有备份。”

阿福从地上爬了起来,很熟练的将自己裤子上的拉链拉上,然后走向不远处的秦末。

此时的秦末已经昏迷了过去,看着地上的秦末的惨样,阿福心中一阵痛快。

你也有现在!

哼!以前老子没少被你欺负,没想到你也有现在!

阿福心中暗骂道,他看了看周围确定地上的呻吟的包边没看他的时候,狠狠的踢了地上昏迷的秦末一脚。

让你以前不把我当人看!这一脚先是利息!

说完,阿福就将秦末弄上车,然后开着车向着医院驶去,至于怎么处理林跃和秦、贺幼藏那就是秦家的事情。他非常希望秦家的人能把那个让他当场把裤子扒掉的林跃给灭掉,因为这个人差一点就杀了他,也让他知道死亡的滋味果然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