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五十七章 没问题

“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中年人,阴沉着脸看着林跃。

“没意思,打人就要被打。”

林跃冷冷的看着对方。

“那你打了人是不是也要被打?”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你可以试试。”

林跃冷笑道。

“我兄弟并没有打人吧,只不过推了你们的人一把,你这动手也太狠了点吧。”

中年人看到林跃嘴角的冷笑,心中顿时一阵火起,但是他还是压住了内心的怒火,寒声上说道。

“狠吗?我还觉得轻了呢。”

林跃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

“你——”

中年人怒视着林跃,气的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不知道干什么的厂主终于来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让开,谁再动手就取消谁的资格,这笔买卖不做了,你们不买有人等着买!”

厂主拨开人群,看到了地上的大汉和在一旁揪着他的衣领不放手的林跃,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还不放手,非要我把你们全部都赶出去吗?”

闻言,林跃怒哼一声,揪着大汉衣领的手猛地以放,大汉的头重重的碰到了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响。

见状,中年人立刻怒哼一声,望向林跃的眼睛中闪动着阴狠的光。

厂主也对林跃的动作皱起了眉头,然后问身边的人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身边的人立刻将事情的原原本本全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厂主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寒声道:“我发标签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既然发生在我厂房里,那我就一查到底,两家,没什么问题吧?”

听似问两家,但是谁都知道这不是问,这是通知。

“没问题。”

贺幼藏冷声回答道。

中年人也很自信的回答了一句道:“没问题。”

“既然是来挑选毛料的,那就别来找事,既然找事了,那就该罚,这件事谁错谁拿出五块毛料来让给对方,这五块必须由对方选,没意见吧。”

厂主冷冷的看着贺幼藏和中年人。

听到这句话,林跃诧异的看了厂主一眼,看来对方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这个处罚太狠了,随意挑选,对方肯定会选最好的五块。

虽然看似公平,但却十分的不公平。因为荣乐轩先挑的毛料,好的毛料自然多,尤其是那个两吨左右的毛料,简直就是毛料中的极品。不过林跃相信自己的兄弟是对的,因为贺幼藏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我同意。”

贺幼藏立刻回答道。

听到贺幼藏的回答,对方的几个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他们早就看上了那块巨大的毛料,如果不是有专门的人把守,他们可能真想办法弄过来。但是剩下的人脸色却有些难看,阴晴不定。

贺幼藏的话让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中年人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他兄弟故意挑的事。他兄弟看上了那块毛料可是被对方贴上了标签,于是就撕了下来。本想仗着自己的强横霸下这块毛料,没想到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二话不说就开打,还有这个厂主,一开口就想要人大吐血。

“怎么?不敢了吧?”

看中年人脸色阴晴不定,荣乐轩立刻有人开始起哄。

“切,仗势欺人,现在才知掉这么下作!”

“就是,竟然把别人的标签撕了,真下作!”

……

“谁撕你们的标签了?把嘴放干净些!”

对方的人是在受不了荣乐轩的冷嘲热讽,出言反击道。

“谁嘴巴不干净,我看是一些人的手不干净!”

“你说谁的手!”

“你们的手!”

“妈的想打架是吧!”

“打就打,怕你们啊!”

……

林跃冷冷的看着对方,如果真要动手的话,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给我停下,谁动手谁滚出去!”

见双方又要动手,厂主立刻大吼一声。

在厂主的吼声下,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因为他们都听出了厂主吼声中的震怒,要是真打起来可能真的被扔出去了。

“克制。”

贺幼藏对身后的众人道。

中年人也让自己的人克制,如果真的打起来对他也不好,为了五块毛料取消一个买毛料的之歌是在不划算,不知道多少年才能碰到这样集中买毛料的机会。

“宋老板,对我的提议于什么看法?”

厂主一句话再次将所有人的木光集中到中年人宋老板身上。

宋老板哈哈一笑,道:“好,我也同意,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在赌,他在自己兄弟失掉标签的时候一直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厂房里确实有监视器,但是没开,只是一个摆设。他赌厂主无法证明标签是自己掉的还是别人撕的,因为当时根本就没人看到他们的动作。

“好,既然两位都太同意了那就好办了。”

厂主转头对身边的人道:“小光,把监控室里刚才的那段监控录像给我调出来,那过来。”

那个叫小光的人点点头立刻向着厂房外跑去。

监控录像?

听到这个,宋老板暗叫不好,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它心中涌起。

林跃和贺幼藏则有些疑惑,因为他们都注意到厂房四周的监控设备没开。如果开了他们早就要求看监控录像了。

看出了林跃和贺幼藏的疑惑,厂主解释道:“这周围的监控设备都是吓唬人的,真正的监控不是它们,周围有微型摄像头。”

闻言,林跃和贺幼藏恍然的点点头,而宋老板确实浑身一震,脸色顿时变得异常的难看。。

“宋老板,你怎么了,脸色似乎很难看啊?”

林跃赔了一眼宋老板戏谑的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

宋老板越说没什么,大家越觉得有什么,因为他的脸色很真切的告诉了所有人答案。和他一起带人看到他的脸色,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这个时候地上的那个大汉一脸的痛苦,怒气冲冲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他妈的敢打我!”

大汉怒吼着举拳向林跃的脸上砸去。

“二子,住手!”

宋老板见状立刻冲着叫大汉喊道。

大汉正在气头上,那关这么多,拳头势头不减的朝着林跃的脸上砸去,这一拳如果砸实了,林跃的半边脸肯定血肉横飞。

人们发现林跃在竟然没有躲,似乎没看到这一拳似地,都忍不住惊呼起来,似乎已经看到对方倒在血泊中的悲惨画面。

宋老板见含不住大汉索性就不喊了,心道:打吧,打吧,说不定真能将这个局给搅浑了,然后浑水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