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一百零二章 下狠手

当你们看到这章的时候小步已经在考试了,祝福小步吧,谢谢!

***

贺常和的这句话顿时让周围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东方不败?

这贺老头也太有创意了吧!

听贺常和骂自己“东方不败”,陈飞气的脸都绿了,身体有些发颤,牙根要的紧紧的,恨声道:“你除了像一个泼妇一样逞口舌之利还有什么本事?不过是一张嘴皮罢了,丢人现眼!哼!”

“我是没什么本事,估计陈兄连这点本事都没有,我怎么在陈兄的语气中听出了羡慕啊?恩,的确是羡慕,要不然也不会教出这么出色的徒弟。”

“死老头,你有种再说一遍!”

李潜舟怒道,他最讨厌别人损他了,他是要人敬仰的,怎么能三番两次本人骂来骂去。

“一条狗而已,狂吠什么?难道你还想学你师父咬人?你学不来的,资质不够,做狗都做不了。”

这句话太狠毒了,直接骂陈飞是畜生,而李潜舟畜生都不如。

李潜舟就是再傻也知道对方在骂他,而且骂的很难听。

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师傅拉自己的双手有些松动,心中立刻一阵火气,冲着贺常和冲了过去。

“死老头,你这是找死!”

贺常和看着李潜舟的举着拳头向自己冲了过来表现的很淡然,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双眼微微眯起,双腿慢慢躬了起来,同时双手开始轻微的活动,这是标准的防御和反击合二为一的姿势。

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潜舟的拳头已经到了贺常和的面前,不禁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其他的人想救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李潜舟的拳头快要碰到贺常和的时候,贺常和正准备有所动作,突然人们眼前闪过一道黑影,顿时挡在了贺常和的面前。

贺常和微微一愣,待看清来人的时候顿时笑了起来。

李潜舟也被突然出现的人影下了一跳,拳头的进攻趋势微微有些停顿,当他看到那个人的容貌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笑,狠狠的在那人的脸上砸去。

来人正是林跃!

和刘寒聊过天之后,林跃就和他一起向着厂房走来,刚到厂房门口就听到里面激烈的激烈的争吵声,同时还夹杂着一声怒吼。

他很清楚的听出了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是自己的师傅,而另外一个声音是陈飞的,怒吼声是李潜舟。

这让他的心猛地一跳。

难道自己的师傅出事了?

当他进入厂房的时候正好看到李潜舟大喊着冲向自己的师傅,林跃一看勃然大怒,立刻冲了过去。

林跃冷静的看着李潜舟的拳头,如果自己退后或者侧身这一拳头肯定会打在自己师傅的身上。

所以绝对不能退!

林跃猛地向前跨了一步,胸前顿时接触到了李潜舟的拳头,就在火光电石之间他的胸前结束对方拳头的地方微微向下凹了下去,凹下去的速度与李潜舟的拳头的速度一致。

李潜舟感到自己的力气根本没有着手点,让他顿时一惊,下意识的想回收。

就在这个时候,林跃的双手立刻攀上了李潜舟的手臂,两只手臂同时分立李潜舟手臂的两侧,一只手臂外侧贴着李潜舟手臂前臂的内侧,另一只手正相反靠在手臂后臂的外侧。

在李潜舟要回收的手的时候,林跃顿时大和一声,双臂卡住李潜舟的肘部关节,同时相对用力。

“呀——”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顿时传入了现场所有人的耳朵。

“啊——”

下一秒整个厂房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人们全身望去,看到李潜舟的手臂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到后背的汗毛都站了起来。

整个小臂被折成了两截,小臂被折着向外翻,有了一个骇人的角度,接近九十度。

这要是多大的爆发力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啊!

所有人看林跃的眼神中都充满了胆寒,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只能算得上一个怪兽了!

王越呆呆的看着地上惨叫的李潜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肚子上的疼痛也忘了。

刚才活蹦乱跳的人怎么现在倒地上了?打人的怎么成了被打的了?

不过很快李潜舟的阵阵惨叫声就惊醒了他。

妈的活该,让你小子整天在老子面前装逼,这回被揍了吧,爽死老子了……哎呦!

王越的动作过大一下扯到了伤口上。

肚子的疼痛让他恨恨的看了林跃一眼,虽然这小子刚才下手之狠让他爽但是还是他的仇人。

趁其他人还有没有反应过来,林跃再次扑了上去,狠狠踹着在地上鬼哭狼嚎的李潜舟。一遍踹一边喊道:

“我让你打我师傅,我让你打我师傅!我师父你能打的吗?我让你打……”

贺常和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根本就不嫌事大,反而饶有兴致看着发飙的林跃。

这才是男儿本色嘛!

“别打了,别打了!”

其他人也反映了过来,急忙扑上来死死的拉住林跃,可惜第一下被抓住,又让李潜舟身上挨了狠狠的一脚。

“潜舟!潜舟……”

陈飞反应过来急忙扑了上去,看着李潜舟的痛苦的模样急忙大喊道:“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闻言所有人都想了起来这回事,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

老刘深深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潜舟和陈飞,然后转向那些身后的工作人员:‘赶紧过来帮把手,送医院!“

就在人们七手八脚搬着李潜舟向着外面走去的时候,老刘冲着陈飞的背影喊了一句。

“陈飞,如果你要搞什么阴谋的话我希望你掂量掂量,自己不干净就别往别人身上推,你徒弟之所以得这么低的分我想你是很清楚的,如果有什么我控制不了的事情发生,我不介意将一些事情说出去,到时候很可能就鱼死网破,或许,我们这边的网破不了而那条鱼就会死掉,希望你三思而后行!”

老刘的话让陈飞顿时一震,然后冷哼一声,跟着众人的走了,背影有些狼狈。

然后老刘慢慢的看向脸色因为老刘刚才的一句话而变得阴晴不定的魏进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