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八十四章 高调

“你们一人打算吃下多少?”

良久,贺常和终于开口了。

这批货的确不是一个人能吃下的,即使三家分开量也有些大。

“我出两亿,钱老板打算出四亿,不知道贺老肯不肯放手一搏。”

周德生笑着说道。

虽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十亿以上的身价,但是并不代表可以吃下这些货,因为买到手里是一回事,卖出去又是一回事,几百吨的毛料开出的翡翠不一定什么时候卖完,一旦行情不好可能就会压手里,会导致短期内资金周转不开,这对一家公司可是一个硬伤。

贺常和没急着说话,反而问了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找上我?”

听到这个问题周德生和钱老板相视一笑。

然后周德生说道:“是出于三方面考虑,一,贺老名声在外,有贺老挑头,我们这些人也比较安心,第二和老的财力雄厚,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贺老您有两个好徒弟。“

说着指了指蹲在一旁的林跃和贺幼藏。

两人都是一愣,没想到竟然说到了他们俩。

“他们俩都得到了贺老的真传,刚才也验证了一点,这次去买毛料一定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每一家只挑选自己的毛料肯定会相对较慢,同时为了下手更快也是为了使利益最大化我和钱老板打算是所有的人一起挑选毛料,然后最后在集中分配,所以多了两个青年才俊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当然如何贺老能亲自出马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知道贺老对我们的意见怎么看?”

两人的小九九自然不能逃过贺老的火眼。各家挑各家的确实比较慢,但是大家一起挑,所有的毛料集中聚在一起,说是集中分配可到最后如何分配这一点很难控制。所以这个方法很难实行。

贺老呵呵一笑,道:“我已经老了不可能出手了,所有的事情你和幼藏谈论吧,他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贺老这……”

周德生以为贺老不想谈这笔生意,所以才让自己的孙子出面,可还没等他说完,贺常和再次说道:“放心吧,我相信幼藏不会放过这笔生意的,具体的细节你们就和幼藏谈吧,荣乐轩已经全权交给他了。”

听贺常和这么说,周德生和钱老板才放下心来,将目光转向一脸冷酷的贺幼藏。

趁着贺幼藏和周德生、钱老板他们谈生意的空间,贺常和将林跃喊了出去。

“你对这两个人怎么看?”

贺常和问道。

“挺随和的,而且举止很有修养。”林跃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随和的人不一定善良。别看他们表现的很随和,每个人的背景都很深,在他不了解你爹时候对你肯定很随和但是当他们完全了解透你的时候就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做人时刻要保持一分警惕心,尤其是在对待和你很亲近但是却不完全了解的人,永远别将自己跌底牌暴露给对方,学会明哲保身。”

贺常和望着远处的山峰说道。

林跃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师傅为什么这么说,但是还是把这段话记在了心中,重重的点点头。

“这两天在昆明放松下吧,第四天再回去,休息一天第五天直接开始比赛。”

贺常和拍了拍林跃的肩膀。

林跃“嗯”了一声,眼神中闪过一抹坚毅。

很快,就在贺常和和林跃聊天的时候,贺幼藏和周德生。钱老板他们已经谈好了。

林跃看着周德生和钱老板一脸郁闷的样子,心中不禁好笑,和贺幼藏谈生意绝对是无比的煎熬。

要么不说话,要么只说一句,而且脸上毫无表情,根本谈不下去。

贺幼藏同意出四亿去和他们合伙吃下五百吨毛料,但是拒绝对毛料集中分配,而是坚持每一家挑选自己的,挑出来的是属于自己的。

无论周德生和钱老板如何劝说愣是没让贺幼藏改变主意,就连嘴都没长,始终以一个表情应对着周德生和钱老板的说辞,最后两个人不甘心的白退了下来,同时也明白了贺常和为什么要自己的孙子来谈生意了,一方面是为了锻炼下一代接班人。另一方是绝对的放心,别看这小子一脸的冷酷跟冰棍似的,但心里很清楚,而且谈生意的时候还有必杀技——冷脸以对,一言不发。

最后周德生和钱老板一脸失望的走了出来,不过他们对这次生意能达成还是感到高兴的。

两个人并没有留下吃晚饭,而是谈完生意就走了,一刻也没有停留,看得出他们的确是时间很紧。

临走的时候,周德生微笑着对着林跃说道:“我们半个月后就是战友了,到时候记得给我挑几块毛料啊。”

看着周德生的微笑,林跃突然有些明白自己师傅下午所讲的那一番话。

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底牌透漏给别人。

异能就是林跃的底牌,任何人都不能知道!

任何可能曝光自己底牌的机会都不能有!

林跃看得出周德生对自己很感兴趣,对他当初能在不开窗的情况下开出两百万的翡翠感到疑惑,所以才尽可能找办法接近自己从而知道答案,而这个答案是林跃最后的秘密,所以他没有答应对方,而是笑着说:“到时候只要自己有空,能帮一定帮。”

周德生临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林跃一眼,似乎要把林跃看透一样,可惜他没看透。

望着周德生离去的背影,林跃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太高调了,哪有赌石界的常胜将军,每个人都赌垮过,而自己从出手到现在一块都没赌垮,这一点让谁都会怀疑,以后还是低调些吧。

可是低调又不好获得承认卡片。

真是难办啊。

林跃无奈的摇摇头。

秦瑶瑶知道林跃回来后,立刻放下手中的货,将李清梦丢在了林跃的老家,在李清梦无奈的眼神中急匆匆的赶回了昆明。

刚打开们,秦瑶瑶就欢喜的高呼一声,扑到了林跃的怀里。

两人在房门口就是一阵热吻,这一吻解了一个月的相思。

从房门口吻到了卧室里,衣服散落了一地。

卧室中,又是一场颠-鸾倒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