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六十章 耳语

看到林跃如此好学,贺常和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是你记错了,白瓷白里透青是清朝德化窑的特征,而不是明朝德化窑的特征。”

“不是明朝的特征。”

林跃闻言一愣,然后苦笑了起来,自己果然记错了。

“没错。明朝早期德化窑的白瓷釉面白中微泛红,尤如东方少女之脸白中泛红;明代中期的釉面白中微泛牙黄,尤如成年象之牙,泛牙黄色;明代晚期至清代早期釉面白中微泛牙白,尤如猪油凝固时之白。而白中透青是清朝中后期的特征。”

林跃闻言赶紧默默地用心几下,以后可不能再记混了。

“我刚才听你鉴定白瓷的方法,总体没错,但是鉴定的步骤和方法还太少。”贺常和抓住这个机会继续授课:“白瓷还可以从易损的部位上下手。真品在长期收藏过程中,如观音像的手指、衣纹、珠粒、牙齿等,尤以精细易损部份常出现的折断、损伤甚至脱落现象,这些伤痕均应为旧痕。新仿品则没有这些特征。真品判定一般应掌握以下三个要领:一是看,方法是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易损部位有无断裂痕,界面是否为旧痕。二是闻,方法是把瓷器放在一个无任何异味器皿中一段时间,然后在房间或办公室内确定无风静止的状态下,将器物迅速从器皿中取出的一瞬间,立即用鼻子闻断裂口及其它部位之味道。

这种方法至少可以印证以下几个问题:一、可以判断出断裂缝是用什么粘合剂胶接;二、根据气味的强弱,可以判定断裂口胶接的大体时间;二也可以断定除使用各种粘合剂外,还可能使用了哪些化学药剂。第三种方法是舔,和你在最后鉴定陶器的方法是一样的,不过要先刷牙漱口,清除口腔中异味后,在物品的无上釉部分轻轻舔一下,接触面尽能大些,看是否有异味,一般情况是,凡舌头感觉有轻微“麻”之现象,这件物品通常是使用过酸性化学药剂浸泡过的……”

贺常和娓娓而谈,林跃在一旁用心猛记。等贺常和讲完了,林跃也把这些知识记住了,并在心中反复的回忆了几遍。

贺常和并没有只讲德化窑白瓷的情况,顺便把所有时期的德化窑所产的瓷器,包括青瓷都讲了一遍,等讲完已经是又是半个小时之后了。李潜舟也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出来的李潜舟一脸的春风得意,得意的看了贺常和和林跃这方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挑衅。

贺常和皱着眉头看着昂首阔步向凉亭走的李潜舟,说道:“看来他也找出了十件瓷器中的真品,他的能力不容小觑啊,也对,要是一个大草包,陈飞怎么会让他来呢,而且还稳压我们一头。”

林跃淡淡的看着李潜舟的背影,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这次比赛让他认识到自己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差,至少可以在比试中完整调动起自己的知识储备。虽然有些知识的记忆并不算精准,而且判断也有些吃力,但是和其他人的差距绝对不是不可追赶的差距。

第一个项目给了林跃信心。

同时林跃想到了高岭土,自己还没有用异能体验过,现在陶器是他异能上的一大软肋,说不定可以用异能感受到高岭土的差异,从而弥补这一缺憾。

今天下午去看看吧。

林跃心中下定决心。

“走吧,咱们过去。”这个时候,贺常和说道。

林跃跟着自己的师傅走向凉亭。

刚到凉亭,贾维耿和章辉明就凑了上来。

“怎么样?是不是这一局稳拿了?”

贾维耿笑问道,语气中充满了对林跃的赞赏。

这句话一问出,所有的人都将耳朵竖起,眼神若有若无的看向和贺常和这里。

贺常和闻言“呵呵”一笑道:“当然,我徒弟的能力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小觑的。”

说着淡淡的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陈飞。

陈飞闻言冷哼一声,将目光看向其他方向。

“好样的!”

章辉明忍不住锤了一下林跃的胸口,笑道。

“结果还没出来,谁也不知道自己找出的一定是对的,而且我师傅只是根据我描述的进行判断,我可能有没有观察到的地方,这样的话就坏了。”

林跃说的很真诚,似乎真有这么回事般,但是只有他知道,他把能看到的都看到了。因为他的无比优秀的眼力注定他漏不掉那些细微的地方。

章辉明闻言点点头,看来他真的相信了林跃所说的,但还是说出了鼓励的话。

“我相信你肯定是找出了十件瓷器中真正的真品。”

“对了,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说下,关于里面的事情。”林跃说道。

闻言,除了李潜舟和庄梦蝶剩下的六个人都将眼神投向林跃的身上,他们很想从林跃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李潜舟和庄梦蝶回来后什么也没说,即使跟他们要好的人他们也丝毫没有透漏里面的信息,所以心中失望的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了林跃身上。

但是,他们注定要承受更大的失望。

林跃凑到章辉明的耳朵,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里面用得到放大镜,记得带进去。”

说完,林跃冲着章辉明微微一笑。他之所以没有告诉章辉明自己的判断,一方面是两人还是一定的对手,而且告诉了对方答案有些瞧不起对方的意思,说还不如不说。

听到林跃的话,章辉明微微一愣,随即双眼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这是在比赛,你死我活的比赛,但林跃却可以将这些东西告诉自己的对手,这是什么魄力?

仗义啊!

这个朋友我章辉明交定了!

章辉明重重的拍了一下林跃的肩膀,什么都没说,但一切都在不言中。

看到章辉明和林跃之间的友情,贺常和贾维耿对视一笑。

他们想到了当年他们建立友谊的情景,无比的相似。

老一辈是兄弟,小一辈也是兄弟,这也是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