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
字体:16+-

第四十四章 一份感动

说着,指了指林跃。这块翡翠价值绝对在二十六万之上,他对林跃能赌涨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是自己的徒弟,但是心底还是隐隐有些疑惑,为什么林跃能稳坐钓鱼台知道一定会赌涨呢?

马老闻言又将目光投向林跃。

林跃略微沉吟了一下,想贺常和问道:“贺老,这块翡翠能卖给荣乐轩吗?”

他现在全身的家当只剩下这块翡翠了,一个星期后还要跟着贺幼藏去赌石,需要足够的钱,所以他必须先卖了这个翡翠。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马老的关系自然不能卖到其他地方去。

“卖掉?”贺常和一愣,随即释然的呵呵一笑,点点头道:“好,我代幼藏收下了,六十万怎么样?”

“六十万?”林跃心中一惊,他判断也就是值三十万,没想到竟然价值六十万,不会是贺老故意照顾自己吧?林跃迟疑了。

“是不是嫌价钱太少?”林跃的迟疑让何尝或有些不解。

“不是,我觉得价钱有些高了,我觉得这样的翡翠值不了六十万,最多值三十万。”

林跃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旁边的人一听乐了,见过做生意的,没见过这么做生意的,别人价出高了还不愿意,偏偏要收低价,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呵呵。”贺常和笑道:“最近翡翠的价格逐渐升高了,而且这块翡翠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雕刻出来绝对是一个珍品,虽然种不太好,但是价格不会太低,如果雕刻好的话,小百万不成问题,六十万的价格绝对不低。”

林跃闻言咋舌,心里同时也有些汗颜,自己得到消息已经是几年前的消息了,现在翡翠市场日新月异他已经跟不上形式了,有机会一定要多留意这方面的信息。

“老贺,这回翡翠是你的了吧,应该让我雕刻了吧。”马老还是惦记着眼前的这块翡翠。

“呵呵,老马放心吧,这肯定是你的。”

毛料的事情告一段落,林跃趁机缠着贺常和学习了一下翡翠知识,为自己一个星期腾冲之行做准备。贺常和被林跃缠的没办法,只能对照着加工厂里的毛料一点点的教他,同时也警告他好好学瓷器知识,别落下了。林跃在一旁狂点头称是。

晚上回到家,林跃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了的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林跃吗?”一个粗犷但却是有些憔悴的男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你好,我就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林跃很确定给自己没听到过这个声音。

听到了林跃承认,对方有些激动起来:“你好,你好,今天上午我女儿是不是找到了你,然后你花了二十六万买了一块翡翠毛料?”

“你女儿是明依然吧,没错,是我买的。”

“是你就好,对不起啊,小孩子不懂事,她不知道轻重,那个翡翠毛料根本值不了那么多钱,我知道你是好心人,可我们不能收你的钱,你把你的卡号给我,我把那些钱还给你。”明依然的爸爸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

林跃听到这些话,身心狂震,心中有了份很重的感动。

多么朴素的人啊!自己母亲重病在床,宁愿自己背负这份责任,也不愿意拿一份昧着良心的钱!

也只有这样的父母才能教出明依然这么纯洁的人吧。

听着对方的声音,林跃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朴素的中年男子的形象,形容枯槁,面色憔悴,但眼神中却透露出坚毅。生活的苦难压不垮塌,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不是自己的绝不贪一分。

林跃慢慢的将自己心中的感动压下去,尽量让自己声音平稳的说道:“这个钱你不用还我,那块毛料真的值这么多钱。”

“你不用骗我,问了多少人都说那是一块废料。”男子的声音很真诚。

“我说的是真的,绝对没有骗你,今天下午我把那块毛料解开了,里面开出了翡翠,所以你就放心的接受那些钱吧,给老人家看病要紧。”

“你没骗我吧,那块毛料真的开出翡翠了?”

“真的,没骗你。”林跃的语气很肯定。

男子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长时间声音略带哽咽的说道:“谢谢,你是好人,别人绝对不会给一个小孩子这么多钱的,我们全家都噶捏你,如果不是你这些钱,我真不知道老人家晚上的手术怎么做……”

说到这,男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手机里隐隐传来一阵哭声。

那哭声如同一块石头一样紧紧的压在林跃的胸口,让他觉得异常的发堵。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处。

林跃可以想象这几天明依然的爸爸承担的压力有多么的大,如果不今天明依然意外的抱着毛料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如果自己没有异能看到毛料里面的内部,再如果自己是一个铁石心肠唯利是图的人,一条生命可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自己有一笔救命的钱,在自己母亲即将做手术的时候给别人打电话还钱,林跃自认做不到这个地步。不是明依然的爸爸不孝,从他的哭声林跃能知道这样的人的孝心,但有些东西是不能比的,林跃知道如果对方将这笔钱还给了自己,对方就算卖血卖器官也会把自己的母亲治好。

得儿如此,母复何求!

“还是去救老人吧,那些钱够吗?”林跃深吸一口气,压住自己内心的感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着问道。

“够……够了。”声音哽咽,夹杂着让人同情的哭声。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给我打电话。”

“谢谢……”

挂断电话后,林跃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暗暗祈祷上天保佑明依然的奶奶能逢凶化吉躲过这一劫。

秦瑶瑶走进林月的房间,看到林跃的脸色有些难看,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你的脸色有些难看。”

“没事。”林跃摆了摆手说道。

“真没事?”秦瑶瑶再次问道,林跃越说没说越让她担心。